乱舞刀塔第四百零二章 欧贝斯里教会,乱舞刀塔第402章 欧贝斯里教会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四百零二章 欧贝斯里教会
    终于,在一个礼拜之后的凌晨,靠在船头栏杆上吹海风的温和终于看到了他们的目的地————那座在黑夜中泛着点点辉光的大科幻城。
  
      战栗之岛的画风一直让温和有些在意,毕竟在这样的魔武奇幻世界中,他们的建筑风格实在是有些清新脱俗,虽然温和一直对于他们第一代皇帝遇到的那些位面旅行者非常在意,但是他现在却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探明整件真相。
  
      按照亲王和尤涅若的说法,他们两个都和那个欧贝里斯教会有着难以化解的过节,而且以温和的角度来说,他也不打算放过这个暗中使坏的宗教组织,毕竟几乎所有他遭遇过的艰难险阻,都是拜这个教会所赐。
  
      “欧贝里斯教会?欧贝里斯……这四个听起来怎么这么熟悉。”
  
      温和趴在栏杆上,努力地回忆着,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刀塔世界的历史在他的记忆中也变得有些模糊,但是在回忆了一会儿之后,他猛地想起了这个所谓的欧贝里斯教会。
  
      “欧贝里斯,欧贝里斯教会!我还以为是什么组织呢,原来是老陈所信仰的那个邪教啊!”
  
      吹着海风,温和努力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些,他拼尽全力,想要回忆起自己记忆中所有和圣骑士陈有关的东西。
  
      陈是一名英雄,起码在刀塔历史记载的遗迹之战中,他是以英雄的身份参战的。
  
      圣骑士陈出生于无信仰的哈扎达尔废墟,而他出生的那个年代,正是那些沙漠中的游荡部落苦苦挣扎求生的混乱年代。
  
      在人们流传的说法中,这些世代生活在沙漠中的游荡部族能够通过古老的奴役手段,来控制并利用沙漠中土生土长的动物们,甚至有传说,圣骑士陈所在的那个部落能够奴役亚龙种生物。
  
      亚龙种生物并不能算是龙,他们虽然是龙的后代,但却没有龙族的血脉,传说中,亚龙种生物是纯正的龙类在**泛滥下和其他生物所创造的产物,可即便他们没有龙类的可怕力量,却依旧不是人类或者其他什么生物能够降服得了的。
  
      更可况是这种卑贱的游荡部族。
  
      但实际上,圣骑士陈所在的部族确实有这样一种独特的秘术,而他们所奴役的也不是什么亚龙种生物,而是一种沙漠中特有的掘地蜥。
  
      陈的同胞们细心看护着这些掘地蜥,严格来说,它们算是一种发育不良的掘地龙变种,这些特有的掘地蜥虽然没有什么作战能力,而且也不好吃,但是它们却能够用一种特殊的体液将沙土和碎石熔化重铸————它们原来一直是用这种方法来造窝的。
  
      可现在,陈的同胞们却发现了这些掘地蜥的特殊用途,他们能够为这些在沙漠中苦苦挣扎求生的游荡部族,制作可以携带的集雨用的玻璃管道!
  
      尽管,这个地方甚至整整两年才有可能会下上一次雨。
  
      所谓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没山没水那就只能吃人,长期挣扎在饥荒和干旱的边缘,不停和周围的部落争斗,圣骑士陈所在的部族也不例外,那个时候的他还不是圣骑士,真正让陈的命运轨迹发生重大改变的,是他们的部族族长所做出来的一次错误决定。
  
      在命运女神所注视的那一个夜晚,他们袭击了一个不该袭击的车队。
  
      在接下来的残酷战斗中,陈的部落完全处于下风,他们根本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袭击对象,他们也不知道这些看上去和普通商人没什么区别的家伙们,其实全都是全副武装的教会骑士。
  
      掘地蜥虽然不是真正的亚龙种,但在这片大沙漠中,它们绝对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掠食者,土生土长的掘地蜥从来都是无往不利的,可是这一次,他们却一头撞在了钢板上。
  
      璀璨的魔法和华丽的战技,一朵朵鲜艳的血花在战场上绽放开来,毫不留情的教会骑士们清理掉部族拥有的所有掘地蜥并没有花上多么长的时间,而随着这些部落“神兽”的死去,陈的族人们也一个接一个地被残忍杀死了。
  
      在这片资源匮乏到了极点的沙漠中,部族之间的战争往往都是极其残酷血腥的,但正因为如此,他们通常都不会将对方赶尽杀绝,男人会被活捉下来当成奴隶使用,而女人则会被监禁起来作为生育的工具或者卖给过往的奴隶贩子,但这一次,陈的部族所遇到的这些教会骑士杀伐无情,冷酷狠辣,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要留下活口的意思,不论是男人女人,亦或者是老人小孩,全都被悉数杀死。
  
      年轻的陈痛苦地挣扎着,他忍着刀伤和疼痛,艰难地向前爬行着,几近死去。
  
      逃跑失败以后,他被教会骑士揪了回来,跪着准备接受充满羞辱的处决,引颈待戮,但至死,都依旧保持着那股愤怒与仇恨的眼神,和其他的所有族人都不一样,他没有求饶,就这么昂首挺胸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陈的特立独行吸引到了仲裁者的注意力,他不明白这些卑微的家伙为什么会出现这么顽强的家伙,仲裁者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这个年轻人死撑出来的表象罢了,可当他抬起刀,划破对方脖子上的血肉的时候,这个年轻人依旧是那种眼神。
  
      那种恨不得将自己这边的教会骑士全部杀掉,然后喝血吃肉一般汹涌的仇恨。
  
      仲裁者很欣赏他,他把对方的行为归为了“勇气”一类,没有处死他。
  
      他给陈提供了一个选择:死亡,还是转变信仰。
  
      陈本来就没有信仰,作为游荡部族的一员,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从那时起,陈加入了教会,开始执着地信仰神灵,信仰那个拯救了他的欧贝里斯之神。
  
      而他,也使用教会中的凶残秘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血腥改造,逐渐赢得了自己的地位和武装。
  
      而现在,出于对改造他人信仰的狂热,力量达到巅峰的他,和他的动物奴役一起,寻找着那些无信仰之人,给予最终的“赏赐”。
  
      这就是温和对于圣骑士陈,所回忆起来的一切,温和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家伙,但欧贝里斯教会在他的眼中,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
  
      守夜堡外和守夜神殿里面发生的一切温和都历历在目,如果说咪尔真的是让恶魔侵蚀皇室的罪魁祸首,那她这种和恶魔沆瀣一气的家伙哪有什么信仰可言,再加上那些变成肉球爆炸了的暗鸦卫队高层,以及守夜神殿内被改造成了怪物的散风和他的下属,还有遮面之岛上主宰之剑的“造神计划”……
  
      这一切的一切,就如同一个纠结着的毛线团,不但将事情发展的趋势,还将整件事情的真相都紧紧地裹在了里面。
  
      温和越想越心惊,他虽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欧贝里斯教会到底打算干什么,但毫无疑问,这些家伙想干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