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四百三十一章 晚安好梦,乱舞刀塔第431章 晚安好梦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四百三十一章 晚安好梦
    “把这茬给忘了……”
  
      温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把两个女人,额……一个机器人和一个女人拽到了自己身边,而她们俩也明显没醒过味来,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就被温和给拎过来了。
  
      拉娜娅没反应温和还能理解,可木子你个机器人也没反应是什么鬼,运算量太大把芯片给烧了吗?
  
      可这个时候,温和还没来得及说话,被他拽过来的木子就猛地抬起头,冲着面前混沌的黑暗冷声说道:“当年向我下达了指令的那个人……是不是你???”
  
      温和先前虽然已经知道了侵入时空梭能量系统的不明生物就是奈里夫,但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一层关系,如果当年向木子的脑海中下达了疯狂的指令,以至于她这个主机做出了那些错乱的决定,最终才导致了时空梭的覆灭的话……那么奈里夫先前向自己所表达出来的善意,到底是不是真的?
  
      温和才不会因为他是刀塔里面的英雄就对他心生好感什么的,就因为这里是一个真实且残酷的世界。
  
      刀塔世界。
  
      不过温和的疑虑很快就打消了,因为奈里夫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开口说道:“不……我并没有给你下达过指令,那个时候的我极其的衰弱,所以直接就陷入了沉睡当中,就如同我先前告诉温和的时候所说的一样。”
  
      听到这里,温和满脑袋问号:“你怎么知道我叫温和的?”
  
      这个时候,几人面前空旷的台阶上面突然缓缓地浮现出了一个虚幻的人形,他没有开口,声音却依然传到了几人的耳朵里面:“我是一名神谕者,可以窥探未来,而答案就是你刚才跟我说的这句话,对于神谕者来说,这就像是呼吸一样简单。”
  
      温和赞叹地眨了眨眼睛:“我的老天,你们这些家伙真是可怕,那你是不是什么都能看到啊?”
  
      “不……我也不是万能的,我只能预知到事情的发展,但有一些领域就算是我们也无法踏足,比如……生和死的领域。”
  
      “这我能理解,预言类嘛,一般都是这样。”
  
      尽管周围的几个家伙都一脸茫然地看着他,但温和依旧非常淡然地摊了摊手。
  
      “可我当时……明明感受到了一个非常强烈、非常疯狂的意识。”没有理会温和的插科打诨,木子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面前虚幻的人影,继续着她自己的问题,“当时整个时空梭上的外来者只有你一个人,这一点,我非常确定!”
  
      “当我当时确确实实是陷入了沉睡当中,正如我自己所说,我没有必要隐瞒任何东西。”奈里夫虚幻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当时的我已经在这片虚幻的空间中飘荡了无数的岁月,甚至找不到任何一个合适的落脚点,就如同当年我的意识在这片星海中徜徉一般,没有目的,也等不到终点……我太虚弱了,虚弱到根本无法影响任何人的地步。”
  
      对于奈里夫所说的话,温和没有太大的怀疑,他虽然不知道高维度世界的生物对于他们低维度世界的生物来说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但他却非常清楚奈里夫似乎没有对自己这些人说谎的必要,而且有关于他的历史故事,温和也早在地球世界的时候就已经有所了解了,如此强大的一个时空预言者,也着实没有必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错乱位面中和自己这几个人玩什么“你猜我猜不猜”一类的解密游戏,所以从很大程度上来讲,他说的一定就是事实。
  
      可既然如此,木子当时所听到的那个疯狂指令又是从何而来呢?
  
      场面似乎一下子陷入了僵局之中,木子在待机,拉娜娅在发呆,而对面的奈里夫则不知道在干什么……温和也扶着下巴思考着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周围的空气都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过了好大一会儿,还是温和率先打破了这阵难捱的沉默,他看着奈里夫那虚幻的身形轻声问道:“我说……你那个时候特别虚弱,然后一进入时空梭的能量系统,就睡着了对吧?”
  
      “没错。”奈里夫肯定地回答道。
  
      “那你那个时候,就接收到了一段疯狂的指令……也没错吧。”温和转过头,看着身边的木子。
  
      “没错,可说这些有什么用?”木子疑惑地歪了歪脑袋,机器人的特征显现的淋漓尽致,“这些不都是我们已经知道了的东西吗?”
  
      “没错……可你们两个一个是高维度世界来的时空预言者,一个是超级科技文明下面的超时空产物,所以我们就不由自主地忽略掉了一个很简单的生物常识。”温和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指着面前的奈里夫出声说道,“如果我的猜测和推论没有错误的话,那么那个时候向你散发了疯狂指令的家伙,确实是他。”
  
      “可我那个时候,确实在睡着。”奈里夫回应道。
  
      “没错,听我说完。”温和摆了摆手,继续说道,“你那个时候确实在睡觉,但也确实向木子发送了一段疯狂的指令……而你却不是故意的,原因很简单,你当时在做噩梦!”
  
      “做……噩梦?!”
  
      此话一出,不仅奈里夫和木子哑口无言,就连一边的拉娜娅都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身边的温和:“你……你确定吗?”
  
      “奈里夫是高维度世界的生物,加上他又是一个口含天宪,言出法随的时空预言者……所以即使是无意识时候的行为,也可能对比他这个存在维度要低的生物产生难以想象的影响力,我虽然不知道木子所诞生的世界维度是什么样的,但时空梭上面的那些时空旅行者们和铁帆国人似乎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所以我也只能把你理解成为一个拥有着超级科技文明的三维世界下的产物,这么一来,奈里夫做噩梦时所散发出的影响力,就会不自然地影响到你……恕我直言,当时整个时空梭上面的人,恐怕都被他给影响了!”
  
      “这么说……我那个时候似乎确实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我梦到一种无限循环的状态,不管我怎么努力,都走不出来。”奈里夫的话语中似乎带上了一丝笑意,“好在,那只是个梦。”
  
      “老哥……那对你来说确实是个梦。”温和苦笑着舔了舔嘴唇,“但对我们这些低维度的生物来说,可真是一场可怕的灭顶之灾,所以为了别人着想,你以后还是好好休息早点睡,然后晚安好梦吧……”
  
      奈里夫:“……我尽量。”
  
      温和:“别尽量,必须。”
  
      奈里夫:“……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