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四百四十四章 我不是公主,我是战士!,乱舞刀塔第444章 我不是公主,我是战士!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我不是公主,我是战士!
    “其实我来,还有一件事情……只不过这件事情严格来说,可以算的上是我自己的私事吧。”迪娅加拉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在灾后的调查之中,了解到了影承之国这次蓄谋已久的恶魔入侵事件,似乎和哈扎达尔地区的欧贝里斯教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一点,我们已经知道了,当年追杀我和艾若的那个暗鸦卫队的领头人,应该就是欧贝里斯的信徒,而且……亲王和我一样,都跟这个所谓的欧贝里斯教会有着说不完的过节。”
  
      “那可巧了,我们威暹罗家族也是。”说到这里,迪娅加拉的眼睛里面突然绽放出了一股锐利的光芒,“在我的母亲刚刚生下我没有多久的时候,我们威暹罗家族便遭遇到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可怕袭击……在那天晚上的袭击中,我妈妈为了保护我,而被那些可怕的袭击者给带走了。”
  
      “你妈妈被抓走了?”温和愣了一下,“你们难道不知道她的下落吗?”
  
      迪娅加拉轻轻地摇了摇头,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无奈:“据我爸爸所说,在当年的那次袭击之中,威暹罗家族守备军死伤无数,却连一个活口都没有抓到,因为每一个被抓到的袭击者,都迅速无比的直接自杀了……那些袭击者的尸体身上,除了伤疤、刀剑和毒药之外,剩下的只有一枚印着奇特图案的金白色徽记。”
  
      “印着奇特图案的金白色徽记?”温和敏锐地捕捉到了迪娅加拉话语中最重要的一个讯息。
  
      “没错,印着奇特图案的金白色徽记。”迪娅加拉顿了一下,然后看着窗外那被大雨联结起来的天空和海面,低声说道,“我爸爸不知道他们从何而来,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来袭击我们,这么多年以来,我爸爸一直在试图寻找他们当年留下来的蛛丝马迹,却一无所获……直到,他发现了守夜堡皇宫下面那个隐藏的实验室!”
  
      “接着说。”见迪娅加拉停下叙述看着自己的眼睛,温和轻轻地点了点头。
  
      “据我爸爸所说,实验室墙壁上面所刻画着的图案,和当年那些袭击者留下的金白色徽记上面的图案一模一样!”迪娅加拉微微地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这么一来,当年我们家族遭受袭击的真相也就已经缓缓的浮出了水面————那就是这个所谓的欧贝里斯教会,借由皇室之手一手策划了对我家族的袭击!”
  
      “阿斯兰帝大叔……想要复仇?”温和低低的问道。
  
      “爸爸的想法,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他想把妈妈救回来。”迪娅加拉抿了抿嘴唇,继续说道,“而且,我……我也想,也想见一见自己的亲生母亲。”
  
      “欧贝里斯教会在我的眼中无疑是一个邪教,实不相瞒,不光是影承之国,就连遮面之岛上面的遮面一族,都早在很多年前就被这个邪教给侵蚀掉了。”温和顿了一下,眯起来的眼睛里闪烁着一股危险的光芒,“加拉,我无意冒犯……但还是请恕我直言,那个邪教的手段我见过,他们从不在乎生命,甚至连教内成员都是他们用来杀伤敌人的武器,而且……在暗地里面,他们似乎还在用各族的人类或者是类人生物直接进行残忍的实验,再加上突然出现的地狱恶魔,我甚至怀疑这个所谓的欧贝里斯教会,和恶魔也有交易!”
  
      “你……到底想说什么?”艾若沉声问道。
  
      “如果你的母亲,是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这个邪教抓走了的话,那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真的还活着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温和就不由地有些后悔,可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收是收不回来了。
  
      然而迪娅加拉的反应却在很大程度上面出乎了温和的预料,只见她缓缓抬起头,平静地出声说道:“我的妈妈还活着,我们威暹罗一族的禁地里面有着一种特殊的魂灯,不论我们身在何方,只要我们的灵魂没有前往永劫之墟,那么魂灯里面的火焰就会一直燃烧……而我妈妈的那盏魂灯,至今还亮着。”
  
      听到迪娅加拉这么说,温和也长出了一口气。
  
      铁血威暹罗,名不虚传。
  
      哪怕至亲之人生死未卜,也依旧能够保持最高度的理智来处理整件事情,从其中收集蛛丝马迹,向着最终的目的缓缓前进,不骄不躁,但又勇往直前,阿斯兰帝大叔如此,迪娅加拉亦然。
  
      这也许,就是血脉的力量吧。
  
      “我知道了。”温和抬起头,看着迪娅加拉美丽的大眼睛,凝声说道,“那阿斯兰帝大叔的意思……想要获得铁帆国的帮助吗?”
  
      “不。”
  
      出乎温和意料的,迪娅加拉摇了摇头。
  
      “怎么?”温和有些疑惑。
  
      “我说过,我不了解爸爸的真实想法,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那就是我爸爸现在是影承之国的摄政王,他肩负着整个影承之国的命运,不可能再像原来一样把所有的心思都扑到自己的家族上面来,但我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未放弃过寻找我的母亲。”迪娅加拉说着,不由地咬紧了自己的银牙,“我是阿斯兰帝的女儿,我的身上流淌着威暹罗一族的血脉,我不是公主,我是一名战士!”
  
      “是啊,你不是公主,而是一名战士。”温和笑着摇了摇头,赞赏地看着面前的迪娅加拉,“这么说,你是想要去帮阿斯兰帝大叔把你妈妈救回来是吗?”
  
      “不光是帮他,那也是我妈妈,我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但她的魂灯亮了这么多年,她一定还在坚持着,还在等待着……等待着我们去找她的那一天。”迪娅加拉扭过头,避开了温和的视线,“我可以借助威暹罗一族的力量,但面对一个足以颠覆王国的宗教组织,一族之力还是太微弱了,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亲自跑来找你的原因。”
  
      “阿斯兰帝大叔知道这件事吗?”温和眨了眨眼睛。
  
      “嗯……应该不知道吧。”迪娅加拉歪着头想了一下,轻声回道。
  
      “那也没办法了,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次吧……但是如果阿斯兰帝大叔找上门来,你可得自己跟他去解释。”
  
      “真……真的吗?你愿意帮我?!”迪娅加拉惊喜地看着温和。
  
      “没办法,谁叫我跟那个邪教之间,也有着算不完的帐呢?”说到这里,温和的嘴角突然扬起了一抹斜斜的弧度,“而且……在这个岛上跟他们有过节的,可不止我一个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