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四百八十四章 徽记,乱舞刀塔第484章 徽记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四百八十四章 徽记
    “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温和跟迪娅加拉两个人面面相觑,“怎么?”
  
      “这个徽记。X23US.COM更新最快”艾若上前一步,伸手从桌子上面的资料中掀出了一张纸,将其平铺在桌子上面,点着左上角的一个徽记说道,“我见过,在主宰之剑的资料室里面。”
  
      “这个徽记?”
  
      温和仔细地看着纸上这个黑白色的徽记,乍看之下既像一个延展出来的准星,又像一个被掏空了中央部分然后以一个简易的人头绘图填补的粗绘版十字架,他左看看右看看,总感觉这东西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这个徽记有什么来历?”一旁的迪娅加拉不解地问道。
  
      “温和应该知道,我在主宰之剑的身份是圣女,但这个职位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位高权重、光彩照人,正相反的,这个身份只不过是主宰之剑中的一个试验品,是一个奴隶,只不过是属于这个组织的奴隶,并不是属于某个人的。”艾若缓缓地摇了摇头。
  
      迪娅加拉不知道这些,只能乖乖地听着,而另一边的温和却出声问道:“其实有一件事情,我很早之前就想问你了,主宰之剑的那些家伙是怎么囚禁你的?”
  
      “囚禁我?我没有被囚禁啊。”艾若愣了一下,“当时我在主宰之剑里面,并没有被限制自由啊。”
  
      “那你干嘛不跑?”温和更纳闷了。
  
      “虽然没有囚禁,但当时主宰之剑的大祭司每天都让我朗诵一本所谓的‘圣戒’,我当然知道那东西会带来精神污染,会让我的身心臣服……可我没有反抗,也没办法反抗。”说到这里,艾若的脸上突然浮现起了一抹无奈的神色,“再说了……跑?往哪跑?遮面之岛上的闭塞程度你是亲眼见过的,普通的民众一生都没有见过大海,所有的海岸线上几乎都有主宰之剑的眼线,就算我的行动比较自由,能够到达海边,然后呢?游回去吗?”
  
      “这倒也是。”温和点了点头。
  
      “而且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你是生是死,影承之国里面,也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就算是跑,又要跑去哪里?”艾若淡淡地说道。
  
      温和一阵语塞。
  
      “好了,这些东西以后再说吧,我继续给你们讲这个徽章。”艾若把话题转了回来,她伸手点了点面前的纸张,低声说道,“我在担任圣女的期间,了解到主宰之剑这个组织其实只不过是某个庞大的势力在遮面之岛上面抛下的一根触须而已……”
  
      “这个我能感觉的到,当时被我打翻的那个叫做达拉崩巴啥啥啥啥的圣骑士,貌似就来自主宰之剑背后的组织吧?还有后来那五个白痴……你当时不是说了吗,他们五个是什么所谓的‘五色骑士’,你还吹他们是什么魔剑士之中的佼佼者,不一样被我一个个的挑翻了。”温和骄傲地回忆着。
  
      “好好好,你最厉害,你最强大,行不行?真是的,你就没感觉你炫耀的样子可像是一个小孩子吗?”艾若笑着说道,“别说他们,就连我都没有想到你居然真的能够一挑五。”
  
      “哈哈哈哈,小场面,都是小场面!”艾若的夸赞让温和莫名的爽,尽管他一再告诉自己要矜持,要稳重,可是嘴角的笑意却怎么都止不住。
  
      这个时候,一旁的迪娅加拉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伸手拽了拽艾若的衣角,像个小媳妇似的出声说道:“那个……艾若姐姐,我想听。”
  
      看着迪娅加拉那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艾若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脑袋,她居然真的像个姐姐似的宠溺地说道:“好好好,等给他讲完这些徽记的事情,我就讲给你听,行不?”
  
      “好的!”
  
      迪娅加拉这副“乖乖宝贝”的样子看的温和一阵愕然,别说他没见过迪娅加拉这副样子,就连想他都没有想过。
  
      “我说你是不是天生的魅惑体质啊?怎么这些丫头见到你一个个都神魂颠倒的。”温和摸了摸鼻子,无奈地说道,“爱由莎是这样,这个傻妞也是这样。”
  
      “你说谁是傻妞!”迪娅加拉一下子就不干了。
  
      “谁反应最大就是说谁!”
  
      “你!我咬死你你信不信!”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还听不听了。”艾若无语地扶住自己的额头,看着温和一脸的嫌弃,“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就不能让让她呀?”
  
      “她还用让?”温和斜了斜眼角。
  
      要不是艾若冲过去死死抱住迪娅加拉,她早就龇着牙扑上去了。
  
      闹腾了好大一会儿,话题终于又回到了正确的方向上来,艾若坐在迪娅加拉和温和中间,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咳咳,那什么,我们继续说……主宰之剑是教会在遮面之岛上面延伸出来的触须,尽管这个组织确实是遮面之岛上面土生土长的,至于其中的缘由……你别问,因为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大祭司和我,应该是直接隶属于教会的,主宰之剑大祭司可以只手遮天,我甚至觉得,在教会里面,他的地位比五色骑士还要高。”
  
      “那个老家伙……没死终究是个祸患。”温和点了点头,“但是要为了他专门去一趟遮面之岛,我还真是挺不乐意的。”
  
      “而这个徽记,我就曾在大祭司屋子里面的桌子上面见到过,只不过那个是一枚魔法符文,是有颜色的。”艾若继续说道。
  
      “有颜色的?什么颜色?”温和问道。
  
      “紫色,徽记是黑紫色的,而它周围的这些范围。”艾若伸手在纸上面的徽记边上画了一个方块,将徽记包了起来,“是渐变的紫色,中间浅,外面深,而在这个徽记下面似乎还有一句很难懂的话……好像是叫什么‘生与死之夹缝’。”
  
      “黑紫色的徽记,渐变的背景,生与死之夹缝?”温和盯着面前的徽记,缓缓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卧槽,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