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六百二十六章 角色呼唤?,乱舞刀塔第626章 角色呼唤?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角色呼唤?
在风暴骑士团的疗养院这边还是有着诸多不便,在温和的强烈要求之下,众人只能将他转移回了那座位于铁帆港市边缘的海湾别墅,玻儿薇娅因为出色的灵魂治愈力,现在已经成为了风暴骑士团中最受欢迎的首席医疗师,毕竟他虽然是个男人,但却有着与性别相反的可爱外表,再加上那种有些桀骜不驯的小脾气,所以很快就和骑士团的骑士们打成了一片。
  
  玻儿薇娅其实是男人的这件事只有温和跟白火白水两兄妹知道,而他们三人也都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再加上温和的特别叮嘱,所以玻儿薇娅居然就这么在风暴骑士团里面安顿了下来,作为回报,玻儿薇娅对温和的伤势恢复可真算得上是尽心尽力,每天一大早,这个女装大佬都要特地从点化之都那边坐自动列车赶到铁帆港市,为的仅仅是缺人一下温和的病情是否稳定,恢复的情况是否良好,尽管温和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示这些东西都可以通过手头的电话来解决,但玻儿薇娅却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行为,他说他这是在为温和负责。
  
  尽管同样作为一名医生,温和非常理解玻儿薇娅的所作所为,但他这样执着的行为却着实让温和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在爱由莎跟艾若无微不至的陪伴与照顾之下,温和恢复的进度绝对称得上是突飞猛进,可即便如此,这个来自于魔霭家族的半精灵却依旧我行我素,根本不为外界所动。
  
  这天一大早,玻儿薇娅就照例赶来查了一趟病房,等他走了之后,温和也没了继续睡下去的性质,一个人搬了张凳子,直接坐到了别墅后面的海湾边上,吹着早上清凉的海风,静静地看着面前荡漾着微波的海面。
  
  “我听说你受伤了,还差点死掉。”就在这个时候,温和的身边突然响起了一道好听的声音,“你可不能这么快就死掉啊,你可是答应过我,以后要帮我去麦尔朗恩那里夺回我失落的圣杯。”
  
  “我说你啊……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吗?”温和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就那么盼着我去死啊?”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我只是在用我们的方式,在对你表示适当的关心而已。”说话的自然就是游曳在战栗之岛周围海域的娜迦海妖司里西丝,她作为“雇佣兵”,巡守海域是她应尽的职责,“现在怎么样了?”
  
  “严格来说,我这其实并不算受伤,顶多算是旧伤复发。”温和叹了口气,“天天在外面拼命,身上带点伤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不用担心,我一时之间还死不了。”
  
  “那就好,这附近海域的小怪物们都已经被我给赶走了,靠近沉沦海国的海域我不太愿意去,毕竟就我现在的身份而言……是没有资格在海国附近的海域游荡的。”司里西丝的话语中有着一丝落寞的感觉,“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去找那个暗黑之礁里面逃出来的家伙?我不能上岸,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少了……所以,我想多做点贡献。”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想多做点贡献,让我们早点去帮你对不对?”温和冲着海面上的司里西丝眨了眨眼睛,“不过就算你做了再多的贡献,我们再想帮你,也是需要许多时间来准备的,毕竟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在眼里,如果以这种情况去硬闯麦尔朗恩的老巢,根本就无异于自寻死路,我这个说法……你同意吧?”
  
  “我明白,深渊触手毕竟是曾经斩杀了无数海族勇士的超级怪物……我不是一个疯子,不会让你们做出那种疯狂的行为的。”司里西丝长长地叹了口气,表情落寞地出声说道,“我只是……我只是有些等不及,这种等待的感觉非常煎熬,即便我的意志坚如钢铁,却还是有些迫不及待,对不起。”
  
  “没必要道歉,这本来也不是你的错。”看着司里西丝脸上那些暗藏的痛苦,温和轻声安慰道,“任何一个人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心里面的感觉都是一样的,我想在这一方面上……我应该是最能理解你的那个。”
  
  “最能理解我的?这么说……”司里西丝心中仿佛有了猜测,但又不敢说出来,只能试探性地看向坐在岸边的温和。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这里也不是我的家,我和你的情况,基本上一样。”温和笑着说道。
  
  “那你的敌人是谁?我可以帮你先解决掉他,当然……前提是我能打得过他。”司里西丝冲着温和拍了个水花,“你可别看我现在不能上岸,在水里面,我可是很强的!不……不光是在水里面,如果能够上岸话,我也是一样的!”
  
  “我相信你的实力,但问题就在于,我其实并没有所谓的‘敌人’。”温和轻声说道。
  
  “没有敌人?那你为什么不回家。”司里西丝疑惑地看向温和,“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定早就回去了。”
  
  “问题就是回不去啊。”温和看着远方的海面,声音悠远又平静,“铁帆国不光不是我的家乡,就连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现世,原本就不是我的世界。”
  
  “什么……意思?”司里西丝被温和说的有点懵。
  
  “我是从异世界掉到这个刀塔世界来的人。”温和冲着司里西丝眨了眨眼睛,“也就是说,我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司里西丝听完温和的话之后一阵茫然,良久之后,这个颜色美丽声音悦耳的娜迦海妖才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开口说道:“原来你也是……流落在外面的孩子呀?”
  
  “可不是流落在外面这么简单。”温和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越发明亮的海平线,“我这应该算是……根本看不到回家希望的孩子吧?”
  
  “嗯……你也不用那么伤心啦,只要努力,总有一天能回去的,不是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司里西丝和温和的角色居然在两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悄悄互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