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六百二十九章 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乱舞刀塔第629章 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这话确实没错。”温和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过最起码你现在已经走上了正道,不打算回家去看看吗?”
  
      “温和大人,我的家……早就在很久很久之前,消失在这片蔚蓝色的大海上面了。”怀特尔的表情显得有些痛苦,“我的家原本安稳的坐落在生命大陆南方的浅海海域之中,是一个叫做‘佩尔国’的小小海国,我们周围没有交通要道,我们的岛屿上面没有丰富矿产,我们的族人也完全不好站……总的来说,我们佩尔国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海国,仅此而已。”
  
      “那怎么会……算了,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就不用说了。”
  
      温和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自己这么问是否合适,即便对方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铁帆舰队战士,他依旧会百分之一百地尊重对方。
  
      敬人者,人恒敬之。
  
      “没关系的,温和大人。”怀特尔被温和的尊重所感动,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之后,这个年轻的男人低声说道,“尽管在大陆人和其他海国的人们看来,我们佩尔国什么都没有,但在南方浅海上的那些海盗们眼里,我们还是有着不少可以称之为‘财富’的东西,而就这这些所谓的‘财富’,将这些劫掠成性的凶狠海盗给吸引了过来。”
  
      “财富?难道说你们佩尔国,其实是某个藏宝之地吗?”温和疑惑地出声问道。
  
      怀特尔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苦涩的笑容,他缓缓地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们佩尔国哪里有什么财富,更不是什么藏宝之地,在当时那些凶残的海盗眼里,女人和孩子,就是无与伦比的‘财富’!”
  
      怀特尔的话让温和一阵沉默,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没有理会发呆的温和,怀特尔仿佛回忆往事一般,自言自语地继续说道:“那时候的我还只有七八岁,我只记得那个漆黑的夜晚,无数的火把,人们的呼喊,仅一夜之间,我的家乡佩尔岛,就成了一座尸横遍野,满目疮痍的人间地狱,我之所以能够在那次灾难中活下来,只是因为我的母亲把我藏在了地下室里面,我才能够躲过一劫。”
  
      “这真是难以想象的暴行!”温和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可我还是有一个疑问,既然是海盗毁了你的家乡,你为什么……还会成为一名海盗?”
  
      “温和大人,你要知道,佩尔岛被毁的时候,我还仅仅是一个小孩子,在如此纷乱的世界上面,如果没有您那般强大的实力,是根本活不下去的,更何况是一个小孩子。”怀特尔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感情,“我的家乡是被一支自称‘红海斗士团’的海盗势力袭击的,当时在生命大陆南海诸国之中,有着一个叫做‘南海联合会’的组织,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就是帮助南方的那些海国抵御凶残的海盗或者可怕的海兽,维护地区的稳定,协调地区的发展,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南海联合会到底是谁建立的,但是在我的记忆里面,南海联合会每次一到渔获的丰收季节,就都会到我们佩尔岛上来,收取税款……小的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他们是在跟我们进行交易,收购我们的渔获,到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仅仅是来收钱,仅仅是来向我们佩尔国收取他们所谓的‘保护费’。”
  
      “如果说这个南海联合会真的发挥着它的作用,那向这些被自己保护着的小国收取税款,似乎也没什么错。”温和点了点头,“毕竟如果没有收入,这个联合会也不可能一直办下去的吧?”
  
      “可问题就在这里,温和大人。”怀特尔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嘲弄的笑容,“红海斗士团是在太阳还没消失的时候,就抵达了我们佩尔国附近的海域,他们刚一出现,我们国内的巡逻队就开始让国民避难,我们佩尔国虽然离海岸不近,但从我们那里到南海联合会最近的一个驻防点,不过十几个海里而已!可红海斗士团在我们佩尔国整整肆虐了一整个晚上,我们都没有登岛南海联合会的‘保护部队’!”
  
      “那个时候……你就知道这些了?”温和疑惑地出声问道。
  
      “那个时候我当然不知道,那时候的我还傻傻地前去南海联合会,寻求他们的帮助。”怀特尔脸上的自嘲,突然变成了一种滔天的憎恨,“可他们却污蔑我是红海斗士团潜在佩尔国内的奸细,他们说如果我不是奸细,凭什么能在那么凶险的晚上活下来……然后他们就把我扔进了死牢里面,不但没有帮我们佩尔国报仇雪恨,反而还将这一整件事用自己的关系生生地压了下去,佩尔国被灭国之后,整件事情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的石沉大海了。”
  
      “后来呢。”温和想了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作为一个忠实的听众继续询问着事情的进展,“后来发生了什么?”
  
      “当时有一些海盗跟我一样被关在死牢里面,那些白痴一般的狱卒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那些海盗们联合起来杀掉狱卒,并逃出了牢房。”怀特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在我隔壁的海盗问我,是要跟他们一起逃出去,报复这个可恶的联合会,还是留在牢里,等待屈辱的死亡……我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选择了前者。”
  
      “这不是你的错,任何人,就算换做是我,也会跟你做出一样的抉择。”温和点了点头,“这不怪你。”
  
      “可后来……我却发现在我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变了。”怀特尔自嘲般地出声说道,“我曾经无比痛恨那些凶残的海盗,结果自己却成了他们中的一员;我原本想着要去想红海斗士团复仇,结果却发现自己势单力薄,连红海海域的边缘都接触不到;我原本还想着让南海联合会灰飞烟灭,结果……依旧是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我自己,浑浑噩噩地苟活了这么多年,当了这么多年我最痛恨的海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