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六百七十六章 老朋友?,乱舞刀塔第676章 老朋友?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六百七十六章 老朋友?

      “温和大人,是你把他赶走了吗?”就在这个时候,司里西丝的头鳍从一边的水面上露了出来,看着靠在船头的温和,美丽的娜迦海妖低声问道,“我原本还在犹豫,要不要这样做呢。”
  
      “哼,不用猜也知道是安东尼家族手下的那些魔法协会捣的鬼,那么杂乱无章的精神力,明显就是几个人临时抱在一起结合而成的,这些家伙也真是肆无忌惮……不过话说回来,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也没有理由不这样做。”温和直起身,使劲地伸了一个懒腰,“你不用那么在意,他们估计也是感受到了你的气息,所以单纯的过来探查一下而已……只是这种不礼貌的做法让我很不爽,所以给了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而已。”
  
      “大人,你这可不是什么‘小小的教训’。”听到温和的话,司里西丝的脸上不由地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估计你刚才那一下子……那几个人的精神力都受了不小的损伤,要是实力不济的话,怕是会被直接给搅碎了呢。”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打不过还有什么好说的。”温和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反正我们跟他们也不会有什么交集,这只是告诉他们以后不要这么肆无忌惮,这是遇到了自己人,要是换个脾气不好的来,刚才直接就把他们的精神力给彻底扯断了!”
  
      点了点头,司里西丝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钻回了大海里面,而温和则远远地望了一下海边那片繁荣的港口城市,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深奥笑容。
  
      与此同时,东南魔法联合会的主魔法塔的观测室里面。
  
      偌大的大厅里面到处都闪烁着晶莹的魔法光辉,明亮的魔法阵在地面上汇成了一片奇妙的魔法符文,房间的四个角落原本各立着四根闪亮的魔法水晶,此时这四根魔法水晶却系数崩碎在地,而魔法大厅的中央位置也东倒西歪地躺着七八个衣着华美的魔法师,除了最中间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只是略微有些狼狈之外,其他几名年轻男女有吐血的,有抽搐的,还有昏迷不醒的。
  
      “真是……该死的魂淡!”须发皆白的老者死命压下自己那沸腾的魔法力,精神力上传来的不适感让他非常痛苦,但即便如此,他依旧狠狠地咒骂着刚才在幻想里面见到的可恶面孔,“这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可恶家伙!居然还敢带着一只危险的娜迦海妖来到我们这边的海域!求恩索斯……快去!快去通知丝诺大人,有外人……不对,去告诉她有入侵者!”
  
      “入侵者?”名叫求恩索斯的是一个看上去非常年轻的魔法学徒,只有十六七岁的他根本没有明白自己导师的真实意思,他的魔法造诣还没有资格参与面前的“精神监测”仪式,所以算是魔法大厅里面唯一一个完好无损的幸存者,“可是……导师,那只船不是离开的吗?而且我们也没有看到他们的武器……”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求恩索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居然都敢对我的决定提出质疑了?”
  
      倒在地上扶着胸口喘粗气的老者名叫普普特朗,他是东南魔法联合协会的副会长,虽然像他这样的副会长在东南魔法联合协会里面有数十个之多,但在普通的影承之国人民看来,他的身份还是非常尊贵的,而且这个普普特朗其实并没有多么高深的魔法造诣,他只是有着超越常人几倍的强大精神力,才能够强行参悟那些高深的魔法,而且他明白自己擅长的是什么东西,凭借着独一无二的“精神监测”魔法仪式,他才获得了东南魔法联合协会的认可,成为了里面的一名魔法副会长。
  
      “是……是的!导师,我……我这就去通知丝诺大人!”
  
      说完之后,求恩索斯便连滚带爬地从门口跑了出去,自己年轻的学徒离开之后,普普特朗才一脸萎靡地彻底躺在地上,周围的几名助手都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凄惨状态,他虽然还不至于跟他们一样,但在刚才的魔法反噬中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该死的家伙……我记住了你的长相,这件事……没完!”
  
      因为导师的语气非常严厉,所以求恩索斯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直接冲下高高的主魔法塔,向着旁边的行馆就跑了过去,而这个赞助在行馆里面,安东尼家族在东南魔法联合协会中暂行代管职责的“丝诺大人”,就是当年在试炼圣殿选拔赛上面,被迪娅加拉狼狈险胜的魔禁圣女————丝诺·安东尼。
  
      “大人……丝诺大人,不好了!不好了!我的导师,我的导师发现了外敌入侵!!!”
  
      虽然普普特朗不过是一个有些精神力特长的魔法副会长,但他的“精神监测”魔法仪式确实能够提前预知到很多别人发现不了的潜在威胁,所以当他手下的魔法学徒急急忙忙地跑来通知丝诺有外敌入侵的时候,这个安东尼家族的大小姐还是结结实实地吃了一惊,她看着面前气喘吁吁的求恩索斯,连忙说道:“你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你的导师发现了什么。”
  
      “我的导师刚刚进行了精神监测仪式,而且就在刚才,我的导师和他的助手全都遭到了魔法的反噬,受了伤。”丝诺的话语中带着一种安心定神的特殊感觉,以至于他面前的求恩索斯也很快就冷静了下来,看着面前美丽的丝诺大小姐,年轻的魔法学徒有些小紧张地轻声说道,“他让我来通知您,他发现了外敌入侵。”
  
      “外敌入侵?”丝诺虽然对于求恩索斯的话半信半疑,但谨慎的性格还是让她优先假设对方话语中的真实性,“走,带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着身边的家族侍卫,丝诺跟着求恩索斯直奔主魔法塔的观测大厅,看到魔法阵中那片东倒西歪的魔法师之后,丝诺还是狠狠地愣了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