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八百零九章 这地方,老子比你熟!,乱舞刀塔第809章 这地方,老子比你熟!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八百零九章 这地方,老子比你熟!
    这只老狐狸!
  
      温和心里面虽然把面前的明大人骂了个狗血淋头,但表面上还是要客客气气的笑脸相迎:“哈哈哈……明大人这个要求,还真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过分呢,虽然这是一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任务,但这样就使它变成了一个别人可以用来要挟我的筹码了吗?”
  
      “您看您这话说的,我可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啊。”察觉到了温和的不悦,明大人却也没有直截了当地开口点出来,“这个任务对于我们双方来说,只不过是一个表面上的仪式罢了……您需要我们的帮助,但因为我们的内部规定,我们不能够随便帮助您,可如果有了这个任务,这种另一个意义上的互帮互助就可以顺利达成,这不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吗?”
  
      “一次向我提条件的机会?”温和冷笑一声,“明大人不觉得这个条件有些过分吗?那如果以后你们黑店要我们铁帆国帮你们做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是不是也没办法反抗了?”
  
      “温和大人,这就是您的误解了。”明大人却丝毫没有因为温和的态度而受到任何的影响,依旧是先前那副笑眯眯的样子,“首先,我们黑店是绝对中立的自由组织,我们不想,也绝对不会跟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任何一个势力产生纠葛,当然主动挑衅我们的除外;第二点,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只不过是写在字面上的任务形式和任务奖励而已,真正的奖励其实已经是我们私下里商量好的,那就是温和大人答应在铁帆国的战栗之岛上面,协助我们黑店建立我们的铁帆国分部,所以您刚才所担忧的情况,是无论如何也绝对不会出现的。”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难受感觉,温和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就算是他的伶牙俐齿,也完全没有办法从面前这个老狐狸的身上占得半点便宜,这其中最主要的难题,还是在于他知道的东西太少,而对方知道的东西太多,然后在对方知道的这些东西里面,还有着他所迫切需要的。
  
      这就非常的僵硬了。
  
      现在摆在温和面前的就是一个“简单”的难题,要么,把恢复期的铁帆国拿出来,跟黑店这个来路不明的可怕组织进行共享,同时还要面临着无数外来的麻烦,不管怎么说对于现在的铁帆国都是极其不利的选择;要么,他就拒绝面前的明大人,然后让迪娅加拉去独自面对的所有可能到来的危险隐患,虽然能保住恢复期的铁帆国,却要让迪娅加拉冒很大的风险。
  
      其实这个选择对于温和来说,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选择余地,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在自己最落魄、最脆弱的时候帮助过自己的迪娅加拉呢。
  
      “既然明大人都这么说了,那我似乎也就没得选了啊。”顿了几秒钟之后,温和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面前的明大人轻轻地开口说道,“我同意明大人刚才的提议……”
  
      “那我们……”看着面前的温和,明大人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她那副标志性的笑容,“就合作愉快咯。”
  
      ………………………………
  
      雨下了一整晚,清晨的时候虽然已经小了许多,但还不足以能够让守夜堡里的人们随意地进行日常的生活,对于这些普通的守夜堡市民来说,昨晚的动荡似乎离他们很远很远,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跟摄政王大人做了多年朋友,并且身为现任首席宫廷魔导师的波次大人连同其府邸上的所有家眷和仆人,一并被皇家骑士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夜突击,直接丢进了皇城死牢里面,第一时间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有心人全都一脸懵逼,因为他们谁也不明白阿斯兰帝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势力”下手,当然了……在这些懵逼的人里面,并不包括某几个特殊的存在。
  
      在守夜堡东边,毗邻着广阔贫民区的一个小山崖上面,数个简陋的农家小院扎堆一般地堆在了一起,因为下雨的原因,导致这几间看上去无比简陋的农家小屋似乎变得更加摇摇欲坠了,但外人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么几间看上去廖无人烟的农家小院下面,却隐藏着一片别有洞天。
  
      “波次这个家伙,还真是靠不住啊。”声音的来源是一个消瘦的身影,虽然背对着门口的方向,他的话语依旧在身后恭敬跪着的几人耳朵里来回游荡,“原本还以为他能够有所建树,结果没想到温和那个该死的家伙居然这么难缠,第一时间就把我们最深的一枚棋子给挖掉了。”
  
      “大人……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身后跪着的一人轻声问道,“如果连波次大人都暴露了,那其他的眼线基本也没有希望了,要让他们撤回来吗?”
  
      “没这个必要。”声音的主人摇了摇头,轻轻地开口说道,“反正他们就算是死,也什么都不会说的……温和,这个该死的家伙过了这么长时间,居然还是这么难缠,当年在试炼圣殿选拔赛上就是这个家伙让我受尽了屈辱!结果昨天晚上,又是他废掉了我辛苦养成的一个躯体……这真是,不可原谅!”
  
      声音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在守夜堡的郊外被温和一刀劈掉了脑袋的梅森,可此时的他声音虽然没变,但身体却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再联系上他刚刚说过的话,整件事情似乎在瞬间就真相大白了。
  
      “大人,现在温和强势,我们最好不要跟他们硬碰。”就在这个时候,地上跪着的一个人突然张嘴说道,“教会还有着自己的计划,因为上一任皇室已经全部被消灭掉了,所以我们应该配合上级,等待机会。”
  
      “不用你教我。”梅森的新身体头也不回,声音在地下的房间里面回荡,“虽然波次那个白痴不知道干了什么才暴露了自己,但只要血源法阵不散,迪娅加拉那个贱女人就不会醒来,而温和也会沉浸在痛苦之中……哈哈哈哈,这都是你自找的,是你咎由自取,这就是你惹怒了我的代价!”
  
      就在梅森沉浸在自己傲慢中不能自拔的时候,深藏在地下的房间里面却突然飘过了一阵冷风,冲着墙壁自言自语的梅森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道清冷的声音就突然从他的耳边飘了过来。
  
      “藏在这么个老鼠洞里,你就以为我真的找不到你了吗?告诉你……对于这片地方,老子可比你熟!”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