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八百二十二章 正主出现,乱舞刀塔第822章 正主出现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八百二十二章 正主出现
虽然有着“霸王龙虾”这么一个霸气的名字,但这东西说到底也不过是一种野生的魔兽罢了,在温和跟昆卡两人的合力攻击下根本没坚持上几分钟,就英勇牺牲掉了……
  看着面前巨大的霸王龙虾,温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头也不回地冲着身边的海军上将出声问道:“我说大叔啊,这么大个东西……我们怎么把它弄回去?”
  “这倒算不上问题,这里离海边这么近,一会把船开过来搬走就是了。”昆卡伸手摸了摸面前这只大龙虾壳子上的花纹,傻笑着开口说道,“嘿嘿嘿嘿……这么稀有的玩意儿都被我遇见了,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啊!”
  “行了行了,除了你,我还真不知道有谁会对这些破龙虾壳子感兴趣。”温和无奈地摇了摇头,旋即他突然转身,看向霸王龙虾背后一个没有人的方向,一脸笑意地开口说道,“好了……给我们送上这么一份‘大礼’,你还打算在一边偷偷看到什么时候?”
  温和的话让在场的众人都不由地一愣,半秒钟过后,大家瞬间都反应了过来,于是一时之间,几道紧张的目光顿时向着温和所看的方向扫了过去,却发现那里空无一物,什么都看不到。
  “温和……怎么回事?”迪娅加拉虽然性格坚强,但她怎么说也是个在父亲呵护下成长起来的千金大小姐,所以在这支队伍里面,她自然就是那个最容易惊惶无措的,好在有温和陪着她,这一点才没有被放大的那么明显,“你在跟谁说话?别吓唬人呀!”
  “我没吓唬你们。”温和笑着开口说道,“好了出来吧,这么近的距离,我不可能再让你消失掉的。”
  “哦……看看是谁来了。”一阵空气的扭动过后,一道模糊的身影缓缓出现在温和一行人的面前,几人抬眼看去,赫然看到了一只带着橘黄色头巾,有着黄眼睛蓝皮肤、以及满嘴利齿的南海鱼人了,“我还说怎么这么眼熟,没想到居然是你们两个小子……至于其他的这几个,又是什么意思?沉沦海国的娜迦海妖,离得老远我就能闻到你身上的那股鱼腥味儿。”
  “哼……”斯拉克话音一落,温和还没来得及说话,他身后一直没吭声的小娜迦就冷哼了一声,“你好意思说我?”
  “说正事吧,小子,我看得出来你是他们的头儿。”斯拉克的右手伸到腰间,被海水泡的发白的皮扣上面露出了一抹金属的光泽,“如果是暗黑之礁派人来抓我的,那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诉你们,那些白痴可能要失望了,因为就凭你们几个,是抓不住我的。”
  说到这里,斯拉克还不由的着重瞟了队伍最后面的斯温一眼。
  “斯拉克大人,您误会了。”因为是来求人的,所以温和不由地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很低,“我们一不认识暗黑之礁的人,二不是来抓您的,我们只是有求于您,想让您帮个忙的。”
  “嘿嘿嘿……让我帮忙?我可不是你这个小子的大人,我只是一只一无所有的丑陋鱼人,才没有你们想要的东西。”
  斯拉克瞟了面前的众人一眼,往后退了一步,他的身形居然变得愈来愈浅,就像要溶解在身后的环境中一般,但已经走到了这里,温和又怎么可能会让他再次溜掉,于是连忙上前一步,开口说道:“斯拉克大人,这件事还真是只有您能够做得到,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但我还是希望您能够看在他的份上,帮我们一把。”
  说着,温和直接把身后的斯温拉了过来。
  虽然这么做,温和也觉得自己蛮不厚道的,但对于这个斯拉克,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这么说来就相当于是他欠了斯温一个人情,但一想到以后的铁帆国会多上司里西丝这么一个强力的战斗大师,他感觉自己这笔买卖如果能够做成,那还是蛮划算的。
  “哼哼……狡猾的人类小子,你对我的弱点捏的很准嘛。”斯拉克抬起自己的眼睛,眼神冰冷地看着面前的温和,“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看在安可的份上……不杀你们吧?”
  虽然斯拉克的语气凶狠,但他面前的温和却没有一丁点的慌乱,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开口说道:“以斯拉克大人的实力,想要杀我们几个又何必会跟我们说这么多呢?”
  “嘿嘿,人类小子,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你的狡猾的。”斯拉克咧开自己的大嘴,露出了那满口锋利的牙齿,“暗黑之礁里面就没有你这么狡猾的家伙,那里都是一些白痴加蠢货,哦天哪!我都不敢相信,我是怎么会跟那些没脑子的东西关在一起的。”
  “除了水下原住民,暗黑之礁很少为外界所知晓,而我也听说过那里的传说……传说中,那是一座沉没的监牢,会被关在里面的都是罪行滔天的恶徒,外面挂满了倒钩,里面充斥着心狠手辣的鱼人,狡猾歹毒的深海住民还有嗜杀同类的南海人,在这阴暗的迷宫中,天性凶残的深海鳗鱼四处巡逻,巨大无比的毒刺海葵担任着守卫的工作,在里面想不死就只能为恶……这真是,太可怕了!”在这种时候,温和才不会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面前这家伙吃软不吃硬,能动脑子的事情温和才懒得去费力气,“而您居然能从那种可怕的地方脱颖而出,足以见得您的实力,远在我们这些人之上呀。”
  “人类小子,恭维的话我听得够多了,但你这句还真是让我心情舒畅。”斯拉克那独特的口音让温和的心里满是笑意,但他才不会表现在自己脸上,“哈……那个该死的地方,我……我的一个朋友,注意是我的一个朋友!也因为某个莫须有的罪名被关了进去,你知道他在里面待了多久,嘿嘿……我告诉你吧,这个倒霉的家伙,足足在里面浪费了自己的半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