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八百二十三章 这个朋友,乱舞刀塔第823章 这个朋友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八百二十三章 这个朋友

      温和熟知斯拉克的背景故事,自然清楚他口中的这个“朋友”,百分之九十说的就是他自己,但为了取悦对方,他现在只能跟着身后的几人一起,做出一副忠实听众的样子。
  
      “后来呢?您的这个朋友……”温和顿了一下,假装出一副疑惑的样子,“他怎么样了?”
  
      “哼哼,这个愚蠢的家伙在最一开始的时候,居然还奢望那些凶残的守卫会因为同情他而把他放出去,真是蠢到家了……”愣了一下之后,斯拉克突然抬起头,继续开口说道,“这家伙跟我一样,在里面足足浪费了自己的半辈子!他用半生的时间,从希望到绝望,再从绝望到希望,哦天哪,那真是一段痛苦的心路历程啊!”
  
      “从希望到绝望我能理解,可他怎么在那种地方还能燃起希望?”温和假装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开口问道,“这么说来,他的心态还真是好啊?”
  
      “我……我的这个朋友心态好?!拜托,天真的人类小子,你别傻了好吗?”斯拉克大笑着开口说道,“在那么黑暗的地方,心态还有什么用处?先不论那些以虐杀囚犯为乐趣的凶残守卫,就是牢里面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说不定也会在你睡着的时候在你的背后捅上一刀!前一秒还在跟你称兄道弟,下一秒就能用砍刀切开你的喉咙!”
  
      “那后来,您的这个朋友怎么样了?”作为一个“忠实”的听众,自然要时刻跟故事的讲述者保持互动,这一点温和自然做的非常完美,“听起来,他在那里似乎活不了多长时间啊,又是怎么坚持了半辈子的?”
  
      “坚持,嘿嘿嘿嘿,人类小子,谁会在那种地方坚持啊?”斯拉克黄色的眼瞳里面闪过了一片凶光,“在哪里要么选择死,要么……就选择泯灭掉自己的人性与良知,我……我是说我的这位朋友,选择的就是后者。”
  
      “您对他这么了解,可见他对您非常信任啊。”温和露出了一个天真的笑容,话语里面却藏着对于斯拉克那种莫名固执的吐槽,“不然,您怎么可能会对他了解的这么详细啊?”
  
      “信任,小子,在那个该死的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信任,这些……这些都是我后来听别人说的。”斯拉克顿了一下,语气略带不悦地把温和的疑问搪塞了过去,然后自顾自地继续着自己的讲述,“哼哼,年轻的人类小子,你要知道在那样可怕的地方,想要活下去就只能变成他们之中的一份子,你要学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刀,诡秘的行动准则和残酷的行动方式,才能够让你在那个可怕的地方活下来,怎么样在一群凶残的畜生里面生存下去,那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变成那种凶残的畜生!”
  
      “哇……这么残酷的吗?”
  
      温和表情浮夸地赞叹着说道,身边的众人都对斯拉克所讲的故事颇感兴趣,所以并没有人去说他什么,暗黑之礁对世人来说一直是个恐怖的地方,就算是曾经的司里西丝,也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些秘闻,因为被丢进暗黑之礁的家伙,只有死了才能出来。
  
      “残酷?哼哼,残酷两个字已经形容不了那里面的黑暗了。”面前的几人都表情专注地看着面前的斯拉克,斯拉克也一脸认真地继续给他们讲述着自己“这个朋友”所经历的故事,“就那样,他也变成了一个凶残的畜生,每天在那里面苟活着。”
  
      “真是可怕的地方,他就没想过要逃跑吗?”这一次温和还没来得及接话,他身后的迪娅加拉就突然一脸呆萌地开口问道,“要是我……恐怕早就自杀了!”
  
      “嘿嘿嘿,小姑娘,你要知道,如果那里真的出现像你这么漂亮的‘罪犯’,就算是一具尸体,恐怕也会让那些家伙开启一场盛大的狂欢。”斯拉克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话是否会让面前的迪娅加拉心生恐惧,依旧自顾自地开口说道,“他怎么会不想要逃走,他在那里待的每一天,没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秒,都在想着怎么从那个恶心的地方逃出去,当然了朋友……这需要很多很多的耐心。”
  
      “后来呢?”
  
      虽然这句话温和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但站在讲故事人的角度上面,这可能是最合适的接话语了……
  
      “后来,我……我是说我的这位朋友啊,居然能凭借自己的本事,在那个暗无天日的该死地方就这么静静地等待着机会,嘿!你还别说,还真让他等到了一个机会!”说到这里,斯拉克那张鱼头脸上面突然洋溢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他是一个独行主义者,因为在他的眼里,那座监牢里面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是蠢货,当然这么说不无道理,因为如果你的队友里面有着一个大嘴巴,或者是有着一个弱智的蠢蛋,那再完美的计策也全都是白搭,所以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不喜欢跟那些没脑子的家伙来往的原因!”
  
      这一次没人插话,因为就连温和都听的稍微有些入神,但斯拉克明显不在乎这些事情,只是缓缓抽出自己腰间先前一直按着的那把弯钩形状的锋利匕首,然后展示给面前的众人。
  
      “看这个,多锋利啊……要知道,这就是我,呃,我是说我朋友当时在那座监牢里面私藏的刀,这东西帮他度过了无数凶险!当然了,别问我他是把这东西藏在哪里的。”斯拉克语气自豪,眨了眨眼睛继续说道,“虽说独行确实是我这位朋友的行事准则,但在那种地方,有个伙伴总比孤立无援要强上不少,最起码……当然了,我是说最起码,在最关键的时候,你总是可以用他们的命来为自己争取到宝贵的机会,哦,别嫌我太冷血,在那种地方,仁慈的家伙第一天就死完了!”
  
      温和跟身边的几人悄悄地对视了一眼,在目光的交换之中,大家其实都很清楚,斯拉克口中的“这个朋友”,说的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