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八百二十六章 明争暗斗,乱舞刀塔第826章 明争暗斗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八百二十六章 明争暗斗
    “他们不知道?”迪娅加拉对斯拉克的话表现的颇为惊讶,她瞪着自己的眼睛,冲着面前的斯拉克轻声问道,“可你刚才不是说……所有知道他们计划的人,都被他们给杀掉灭口了吗?”
  
      “呃……这个,这个只是我的话说的有点问题而已,不要那么在意。”被迪娅加拉一句话点住了关键的痛处,饶是斯拉克也只能干咳几声来缓解自己现在的尴尬,“咳咳……那什么,呃,最起码,除了我朋友这个知情者之外,其他所有的知情者,都被这十二个家伙给杀掉灭口了。”
  
      “其实我倒是觉得,以这十二个家伙在暗黑之礁里面的辈分和地位,想要越过牢内守卫这关完全算不上什么问题。”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温和突然开口说道,“问题是守在暗黑之礁外面的那些苍洋教团……出来的人不论是谁全部格杀勿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年轻的人类小子,你说的一点没错,那些暗黑之礁里面所谓的‘守卫’,其实本质上和囚犯没有任何的区别,只不过那种毁掉别人的感觉,对他们来说有着无比巨大的诱惑就是了。”斯拉克说着说着,脸上突然出现了一副不屑的表情,虽然在他那张满是利齿的鱼人脸上面,这表情的特征没多么明显,但在场的众人依旧清晰地感觉到了那种嘲讽的意味,“一群没脑子的白痴,在知道逃生无望以后就开始堕落,他们才不像我……我的这个朋友一样,意志坚定,只想着从那个该死的鬼地方逃出来呢。”
  
      “那你的这个朋友,最后逃出来了吗?”这时,一脸认真的迪娅加拉又冲着面前的斯拉克问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我们影承之国对于暗黑之礁的了解很少,但也多多少少听说过那里的传说,据那些经常跟海族接触的行脚商人们所说,还从来没有人能从暗黑之礁里面逃出来过呢,可是我从你刚刚的描述中,似乎听出来,你……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人类的小丫头,你还真是后知后觉啊。”斯拉克的语气有些嘲讽,他看着面前的迪娅加拉,冷冷地开口说道,“你不会……连自己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都不知道吧?”
  
      “呃……嘿嘿。”迪娅加拉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斯拉克的嘲讽,傻呵呵地笑了两下之后,继续说道,“我……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来这里是干嘛的,温和没跟我说过。”
  
      这话一出,就连对面的斯拉克都眼神古怪地看着温和:“我说你这个人类小子……就这么敷衍自己的朋友吗?”
  
      “不是,我们不是听故事听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又说到我这里来了。”温和无奈地摊了摊手,“而且不瞒斯拉克大人所说,我们这次来确实是有求于你,真的不是来抓你回暗黑之礁的。”
  
      “哼哼……小子,在暗黑之礁待了那么久,你真的以为我就白白浪费了几十年的生命吗?”斯拉克语气不屑地开口说道,“如果我真的能够感受到你们的恶意,你觉得就凭你们这几只臭鱼烂虾,真的能活着听我说这么多吗?我只是……呃,有些太长时间没说过话,所以才会这样的。”
  
      “嗯,我能理解。”温和点了点头。
  
      “所以,人类小子,不管你有什么事情要求我,也必须要在我把故事讲完以后,明白吗?”斯拉克抬起自己的手指,指着面前的温和大声说道,“你没有反对的权利,如果你不让我说完,那我不介意……给这片贫瘠的红树林,增加一些养料!”
  
      “斯拉克大人,虽然我有求于您,但也不代表您可以随随便便地就这样威胁我们。”斯拉克话音一落,温和便抱着胳膊,语气平淡地开口说道,“我对大人的本事了解的一清二楚,但大人却对我们的优势一无所知,再加上这里可是影承之国的东部海岸,站在您面前的这个就是影承之国摄政王的小公主……所以说斯拉克大人如果真的跟我们闹翻,我也不觉得您能真的能够把我们这些人都留在这里,就算无法对您造成生命上的威胁,可兔子急了还咬人,我们几个拼尽全力之下,跟斯拉克大人闹个鱼死网破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腹背受敌的斯拉克大人,又该怎么办呢。”
  
      温和这话说的极不客气,但却异常在理,斯拉克不是个傻子,自然明白他面前这个年轻的人类并没有在危言耸听,现在的自己说白了还是暗黑之礁逃出来的囚犯,即便已经了无牵挂,可是他怎么说也不会愿意再次回到那个该死的暗黑之礁去,苍洋教团现在一定已经掀遍了大海来寻找自己,如果真的被逼回大海,那他剩下的日子,可远比不上现在这般逍遥自在了。
  
      “所以……人类小子,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虽然明白其中的道理,但斯拉克也是个脾气暴躁的狠角色,要不是一丝理智尚存,他怕是已经抄家伙冲上去了,“真有意思,敢威胁我的人……还真的不多见呢。”
  
      “斗胆一试,无奈而已。”温和的嘴角微微上扬,轻笑着开口说道,“所以要我说,前辈和我们好好说话不行吗?没必要因为几句话,拼的个走投无路吧。”
  
      斯拉克没有像先前一样立即说话,而是在沉吟了好大一会儿之后,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人类的小子……你的胆子不错,能跟我这样说话的却还让我不敢动手杀你的,没有几个,你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回大人的话,我叫温和。”温和语气谦卑地介绍着自己,“当然了,如果大人愿意,我们大可以听斯拉克大人讲完您想说的故事,等您的故事讲完以后,我在把我们的来意说清楚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们这次前来……留足了时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