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八百四十四章 死亡先知,乱舞刀塔第844章 死亡先知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八百四十四章 死亡先知
    “哦……我亲爱的,我曾经在死亡与生者之间徘徊了无数次,就连永劫之墟都不愿意收容我这个孤独的灵魂。”莎拉歪着脑袋,一脸病态的笑容,冲着温和低声说道,“但只有你,能够让我感受到那么一丝丝真正的死亡气息,这很神奇,真的非常神奇。”
  
      “在地宫里面的时候,你不是死了吗?”温和握着回音刀,冷冷地开口说道,“被我的回音刀一刀洞穿心脏,我记得清清楚楚!”
  
      “对于像我这样的灵体生物来说,寻常的刀剑早就不能把我怎么样了。”被克萝贝露丝附身的莎拉转了个圈儿,满不在乎温和会不会从她背后突然发起攻击,“生命核心对于生者来说虽然无比的宝贵,但我却完全不同,我没有生命,生命核心这种东西……自然就不会像其他的生物那般,那么重要。”
  
      见面前的克萝贝露丝似乎没有突然发难的意思,温和便不由地有些迟疑,说实话,面前这个不知道活了多少辈子的超级大魔王,还真不一定是能靠自己解决的了的,尤涅若身为遮面一族最强大的主宰,却依旧没能把附到莎拉身上的她怎么样,这么一来,温和自然更加的没有想法了。
  
      伸手从物品包里面把那枚泛着绿芒的玻璃珠掏了出来,温和看着面前的“莎拉”轻轻地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而且这东西……你还要不要了!”
  
      “那半个生命核心……虽然对于曾经的我来说无比重要,但现在,那只不过是我的灵力精华碎片罢了,亲爱的要是喜欢,尽管拿去好了。”莎拉的声音虽然听起来非常空灵,但却没有一丁点舒服的感觉,“至于我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哦我亲爱的,不是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的吗?”
  
      尽管心中存在着无数的疑惑,但现在听到面前的莎拉这么一说,温和顿时就打定了主意:“这样吧,尊敬的克萝贝露丝女士,我不知道你的过去,也不知道你的想法,只要你对铁帆国没有威胁,我们十分欢迎你的到来,如果你想要从这里离开,我也可以安排最近的一班船只……当然了,就算你想要在铁帆国上继续自由自在的生活下去,我们也没有任何的意见,只要你能够遵守铁帆国的法律法规,并且别时不时地就附身在这个精灵女孩的身上,我就可以在我能做到的范围内,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哦我亲爱的,生或死对于我来说,早就已经不存在任何的意义了,我现在只渴求死亡的真谛,如果你能把我想要的东西全都给我,我自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附身在莎拉身上的克萝贝露丝一脸慵懒地开口说道,“而且我的身体早就已经超脱了现世位面,在这里,我没有办法把自己完美的呈现出来。”
  
      “你可别完美的把自己的力量呈现出来……我的老天爷,你那么磅礴的死亡气息,战栗之岛上的花花草草可经不住你那么折腾。”虽然没有完全放下自己的戒心,但最起码温和语气已经没有了先前那般强硬的感觉,“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给自己找一个可以封住你那些死亡气息的驱壳,别说普通人,就连我自己在这里跟你说上这几分钟的话,都感觉自己少了好几年的寿命。”
  
      “时间是扇门,而死亡……是扇窗,那是可以洞悉世界的强大力量,你难道不渴求吗?”克萝贝露丝附身的莎拉缓缓抬起自己的眼睛,“那是一种令人陶醉的强大感觉,在时间和死亡面前,没有任何一个人敢说自己能够踏入永生,但只要你拥有了死亡之力,弄透了死亡的真谛,你就能看见自己未来的命运,即便是这样,你还是不愿意拥有这份力量吗?”
  
      “就算是足以毁灭这世界的力量,在没有实力足以让我能够驾驭它之前,我可不愿意去触碰,毕竟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我还是很清楚的。”温和笑着耸了耸肩,“说这么多没什么太大的意义,虽然我好奇的事情还有很多,但现在明显不是细说的时机,所以不论是为了你好还是为了我好,我都希望你能够以自己的形态降临到这个世界上面,毕竟你附身的这个精灵女孩,是无辜的。”
  
      “她是无辜的?咯咯咯咯咯……”温和的话音一落,他面前的莎拉顿时前仰后合地笑了起来,过了好大一会儿之后,这个浑善缠绕着松翠绿色的精灵才缓缓地开口说道,“哦亲爱的,你可能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呢……你所说的这个无辜的精灵女孩,其实一点都不无辜,因为她,其实就是我散播在探寻死亡真谛的过程中,无意衍生出来的一缕游魂罢了,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日积月累,这缕游魂有了自己的身体,并且在脱离了我的控制以后,附着到了那个生命力旺盛的精灵胚胎上面,然后才有了这个‘无辜’的精灵女孩。”
  
      “你……你说什么?”温和怔怔地看着面前的莎拉,难以置信地开口说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说一直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精灵女孩,其实只不过是你的一缕游魂?”
  
      “可以这么理解,但也不完全是,我亲爱的。”被克萝贝露丝附身的莎拉笑着开口说道,“在脱离我的意识,独自成长的这几百年里,她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独立的人了,尽管对于我来说,她还是我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我能通过她来跟你们对话呢……”
  
      事情的真相让温和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他眨了眨眼睛,纠结了好大一会儿,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那你……现在到底是想干什么?是想把莎拉收回到自己身上去吗?”
  
      “收回她?”这次反而换成了对方一愣,“收回她干什么?自从她有了属于自己的生命那天起,她就再也不是我了……我在追寻死亡,她却有那么多的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