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九百七十章 懊悔之战,乱舞刀塔第970章 懊悔之战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九百七十章 懊悔之战
    战争旷日持久,结束后却没有给世界带来任何改变,参战的三方都是失败后,也没有一方站出来标榜自己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没有任何一方为这场代价空前巨大的战役举行任何庆祝、或者是任何悼念类活动,尽管历史书上并没有明确的记载,但温和却知道他们到底遇到了什么东西。
  
      三国的战斗也许互有胜负,但当他们挖入那片传说中埋藏着“无数珍贵矿物”的地下之后,却只发现了一座远古的坟墓,里面除了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尸体以外,就只剩下了远古的熔岩管道。
  
      这段时间节点历史并没有记载,所以即便是温和,也不清楚那只传说中死亡之神的忠实仆从————不朽尸王到底复活了没有。
  
      回到围绕在懊悔之地附近的战斗上来。
  
      引发三国惨烈战争的谣言不了了之,但战争的的结果……是参战的三国几乎尽数倾覆。
  
      据说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亲人的人们流过的泪水,汇成了一条河流,一直流到流血丘陵的北部,赤红色的血泪汇聚成一个又一个的湖泊,至今仍刺激着人们的灵魂……当然这些也只是传闻,民间的传说总是非常的具有传奇色彩,生命大陆上的也是一样。
  
      温和虽然谈不上熟知这段历史,但也略有耳闻,所以在一开始,他就打算让刚刚击退了洪流恶魔的铁帆国能够有安稳修养的时间,毕竟按照现在的时间节点来说,这场围绕在懊悔之地附近的旷世大战应该才刚刚结束,他们太需要时间了。
  
      真是不明白德尊教团和欧贝里斯教会这两个莫名其妙的组织……怎么会在这么纷乱的时期还满世界到处跑着搞事情的。
  
      不过这些事情温和都不太在乎,铁帆国远在世界南端,而影承之国也被古老的悲叹山脉所环绕,懊悔之地的战火再旺,也很难烧到他们脚下的土地上来,这也许就是地处偏远所带来的唯一好处吧。
  
      “好大的平原啊。”爱由莎抬起头,轻轻地眨了眨眼睛,“但这个地方其实特别的不太平,前几年我路过的时候,就听说过有很多人在这里打仗呢。”
  
      “前几年?”温和瞅了身边的小美鹿一眼,开口问道,“你不是在悉拉老爷子那里吗?这几年间的空白在哪里?”
  
      “我一直在野性之泾啊。”爱由莎的回答却让温和有些摸不着头脑,“几年前我本来是打算横穿懊悔之地,可这边一直在打仗,只能花上数倍的时间绕过去……其实说来也有些可笑,我会去找乌尔萨他们,完全是想躲避战乱的。”
  
      “以你的本事,应该没人能拿你怎么样吧。”温和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在我遇到你之前的那两年,你一直都在野性之泾?”
  
      “对的呢。”
  
      “明白了。”温和点了点头,向着远方眺望了几分钟之后,冲着身边的两个女孩开口说道,“走吧,我们尽量绕着这片平原走。”
  
      “啊?!”温和的话让爱由莎愣了一下,“家主大人……生命大陆的实际面积可能远超你的想象,面前这片广袤的懊悔之地,就算我们想要直直的穿过去,最快也要走上半年多的时间才能抵达蓝心冰川,你真的确定我们还要绕着走吗?”
  
      “你当时绕着走……花了多长时间?”
  
      “记……记不清了。”爱由莎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反正走了好久好久。”
  
      “那就没办法了。”温和耸了耸肩膀,“绕着走吧。”
  
      “啊……啊?”
  
      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温和已经先行一步离开了,回过神来的爱由莎赶忙加快脚步,小跑着跟了上去。
  
      高耸的山崖边上就有一条下山的小路,温和跟爱由莎一前一后,快速地向下面的平原移动着。
  
      一边走,温和还一边冲着背后的爱由莎开口问道:“爱由莎,关于这里发生的懊悔之战……你了解多少?”
  
      “懊悔之战?”爱由莎愣了一下,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之后,缓缓开口说道,“我很讨厌战争,所以一直在想尽办法逃避它,但对于这场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之久的旷世之战还是有所耳闻的……虽然道听途说的故事不一定是真,但参战的三个大国应该是不会错的。”
  
      “斯洛姆王国以及厄泽王庭。”温和点了点头,“这两个我知道,还有哪个国家也参战了?”
  
      “除了这两个大国之外,应该还有一个国家……但我不太了解这片平原,这里是生命大陆的中原地带,周围聚集了大量的王国和城邦,地理环境又非常复杂。”爱由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而懊悔之地之所以在这片大陆占有重要地位,源于他们这里确确实实是大陆文明的中心,地缘政治的大漩涡……在我看来,这里的中部,也就是最激烈的主战场反而是最贫瘠的地方,而在懊悔之地周围有着数不清的河流啦湖泊啦,甚至还有传说自上古时期就存在的银夜森林呢,我当年就是从银夜森林的境内穿过这片纷争地区的。”
  
      “不管怎么说,这里的地理位置就决定了他们的重要性。”温和点了点头,“各国的交通要道。”
  
      “虽然已经过了这么多年,我们却没有明确听到发生在懊悔之地的大战已经结束的消息……所以家主大人选择绕道而走的决定很可能是正确的,但我们真的有时间吗?”
  
      “没办法,如果被卷到战争里面,恐怕更难脱身,变数太大了。”温和低声说道,“你当年是从银夜森林那边穿过来的,回去的路你还认识吗?”
  
      “应该没有问题,只要没有太大变化的话。”爱由莎点了点头,蹦蹦跳跳的步伐居然一个闪身就把温和身下的马匹甩在了后面,“我当时是从流血丘陵那边过来的……如果要让我带路的话,我们恐怕还得往西边走呢。”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