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五章 最起码,不用再害怕了,乱舞刀塔第1005章 最起码,不用再害怕了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五章 最起码,不用再害怕了
    她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他同样也察觉不出对方的真正意图,失去了一切的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淡然的面对死亡,可当这种感觉真的降临到她生命中的时候,她却又惊慌失措的选择了逃避。X23US.COM更新最快
  
      她不想死。
  
      话说回来,谁有能够心甘情愿的去死呢?
  
      慌乱之中,自己可能选错了前进的方向,但只要能够甩掉心中那股可怕的感觉,她不在乎自己到底会跑到什么样的地方。
  
      此时的银发少女就像是一个小女孩,毫无目的的奔逃着,她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无敌于天下,可以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因为在她的认知里面,所有阻碍都不配称之为阻碍,统统杀掉就好了。
  
      只要是活着的东西,就没有杀不掉的。
  
      她曾经是这片土地上最出名的领导者之一,残酷且强大似乎已经成为了她恒定的标签,她的手下甚至曾经在私底里面讨论过她到底有没有感情。
  
      “平原之灾”,就是人们曾经对她的称呼。
  
      她当然不是没有感情,而是觉得不需要这些无谓的情绪,他只需要以绝对强大的姿态去莅临战场,然后骄傲的获得胜利就可以了……她从来没有想过,会有那么一天,自己真的要去面对那些不算是“活着”的东西。
  
      死亡之神的仆从强大无比,带着足以毁天灭地的亡者大军,从数千年前的坟墓里面爬出,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恶意,汹涌的蚕食着一切,而身为那片区域里的绝对主宰者,少女自然第一时间就带着自己的军队冲向了那些看似不堪一击的怪物们,她本以为自己会像原来一样大获全胜,却没想到无敌于天下的自己会头一次体会到失败的滋味。
  
      而这一次的失败,她就失去了一切。
  
      亡者大军无穷无尽,她的军队就像是停泊在岸边的小船,毫无悬念的在尸潮中顷刻便覆灭了,她昔日的部下早已成为了残破的尸体,甚至是……某些更加糟糕的东西。
  
      远离故土,饥饿至半疯状态流浪了好几个月,甚至身上的伤口都以溃烂发炎,她每一天都能感受到那些疯狂的死亡之力,而在沣水镇的时候,她更是被那份铺天盖地的死亡之力吓到几乎发疯。
  
      她只想逃跑,逃到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去,而这片古老的银色森林……也许正合她的心意!
  
      如果没有这种可怕的监视感,那一切就更加完美了。
  
      银发少女的实力非凡,所以才能够悄无声息的从温和跟达维安的眼皮底下溜走,她明白那两个男人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大,尤其是那个可以化成巨龙的男人,更是有着真神一般碾压众生的力量,她不想寄人篱下,更不愿意跟这样强大的人同行,那种不安全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可怕的梦魇,时时刻刻都在侵蚀着她的理智!
  
      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她的腿再也抬不起来了,她才靠在一棵不知道有着多少年岁月的古树地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可就在这个时候,先前那种可怕的感觉突然疯狂的占据了她的心灵,她抬起头来,赫然见到一只美丽却致命的巨大野兽就静静的蹲坐在她面前不远处的树丛之间!
  
      那种被直视着的感觉,让她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先前给自己处理伤口的时候,那些人并没有夺走少女防身的匕首,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它都是少女心中最忠实的伙伴,而这个时候,银发少女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拖着疲惫的身躯直接爬起,握紧了手中那生了锈的匕首,做好了死战到底的准备!
  
      但让她没想到的是……
  
      那只藏身于黑暗之中的巨大生物似乎对她失去了兴趣,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转身离开了。
  
      昔日的“平原之灾”,统领着众多爪牙和野兽,敢于在任何地方肆虐的银发少女,如今却被一只畜生轻蔑般的“放过”了?
  
      她的荣誉,她的骄傲,都在那一瞬间,被这只野兽化为齑粉!
  
      愤怒冲昏了她的头脑,让她不顾一切的追了上去,当少女越过那片低矮的草丛之后,却突然发现那只体型巨大的野兽居然像是在自家窗台上散步的懒猫一样,一步三晃的向前走着,别说像先前那般紧盯着她,甚至当她握着匕首冲出来的时候,连点回头的意思都没有。
  
      和先前在龙狗人洞穴里面一样,银发少女彻底丧失了自己最后的一分理智,她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情。
  
      杀掉这个狂妄的家伙,不论付出怎么样的代价!
  
      银发少女嘶嚎着扑向了前面的野兽,只为寻回哪怕一丝丝曾经的荣誉。
  
      但这只美丽的野兽却不打算给她留下一丁点儿的机会,一个闪身就把少女捅过去的匕首让了开来,但它没有战斗的意思,依旧自顾自的向密林中走去。
  
      银发少女放弃了防御,一心只想刺中面前这个该死的家伙,或者说只是想寻得一份属于自己最后的注意……可这只野兽却完全没有跟她战斗的意思,她一次又一次的把它逼进掩饰和树木所构成的死角之中,但每次她扑过去的时候,却只能看见一抹褐色的残影冲进森林的更深处。
  
      好在头顶的月光十分明亮,银色的森林将野兽的足迹呈现的一清二楚,她就这样一路追到了一座视野开阔的山顶上时,却突然发现那只体型巨大的野兽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像一个人一样,专注地等待着她。
  
      再一次抬起手中的匕首,再一次用尽全力捅刺过去,就在少女以为一切都会跟先前一样的时候,那只野兽却突然后退了一下,然后咆哮着冲向了她。
  
      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坚持了这么久之后,她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死期终于来了。
  
      就这样死去似乎也不错……
  
      最起码,不用再害怕了。
  
      她平静的站在那里,准备接受结局,脑海里尽是自己这二十几年所经历的一切,她是战火中的孤儿,她没有错,错的是这个时代,是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