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误会解除?,乱舞刀塔第1016章 误会解除?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误会解除?
    魔法小屋门口的气氛一时间变得非常僵硬,因为对峙中的双方实在是没什么可聊的话题,好在那个前去叫人的士兵脚程很快,没用多长时间,就把一个穿着暗灰色魔法袍的白胡子老者连拖带拽的拉了过来。
  
      “伯乐雷瑟老爷,这么匆忙把您找过来,确实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帮忙。”克蕾丝汀在面对这个灰袍老者的时候完全没有一点气势,“您在魔法检测屋里面设下的检测魔法发动了,但这名冒险者坚称自己没有被恶疫感染,石堂城不是那种混乱的无主之地,我们需要您专业的建议。”
  
      “普通人被脑虫恶疫感染,虽然会保持一小段时间的清醒,但却不能持续太长的时间,我特意在魔法检测屋里面加入了能够刺激那些恶魔的魔法,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被称为伯乐雷瑟的灰袍老者顺着众人的目光抬起头,看了看魔法检测屋门口站着的温和一行人,眼神中似乎带着些许怀疑,但片刻之后,他就把自己的视线移开了。
  
      “我们自然明白您的良苦用心,但这毕竟是关乎全城安危的事情,马虎不得。”克蕾丝汀低声说道。
  
      “我知道,所以你说的那个需要我亲自检测的外来冒险者是这四个人中的哪一个”灰袍老者转过头,询问道。
  
      “这您看不出来吗”
  
      灰袍老者的问题让克蕾丝汀有些动摇,面前这名老者是一名罕见的恶魔学者,他穷尽一生都在研究那些地狱里的怪物,所以自己虽然也曾经有跟恶魔正面交锋的经历,但在他面前依旧像是一个门外汉。
  
      可现在,这个恶魔学者却无法分辨是哪个人身上出发了魔法检测屋里的检测魔法难道说真的是误判吗
  
      “这位老先生,是我。”见克蕾丝汀犹豫着没有开口,温和便上前一步自报家门,他的眼神中闪烁着一种坚定的光芒,让人很难相信他会是一个被脑虫感染了心智的怪物。
  
      伯乐雷瑟没有说话,直接向前迈了几个小碎步,冲着温和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紧接着一些细碎的白色光点突然于虚空之中浮现,片刻之后这些白色的小光点突然汇聚成了一个又一个蛋清一般的球状流体,随着灰袍老者摆出来的一个奇怪手势,这些蛋清般的球状流体晃晃悠悠的就向着温和飘了过去。
  
      爱由莎跟达维安依旧紧紧站在温和身前,小美鹿皱着眉头,满脸警惕的盯着飘过来的东西,谨慎的样子还带着些许迷人的可爱感,尽管在当事人自己看来,她并没有这种感觉。
  
      蛋清一般的球状流体飘到温和身前之后,突然发出了“啪嚓”一声脆响,但就在周围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这道脆响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这个形状不定的球状流体就突然碎裂开来,变成了一片片淡白色羽毛般的光芒。
  
      这些淡白色的“光之羽毛”从半空中缓缓飘下,轻轻落在温和的肩头,温和斜着眼睛看了一下,片刻之后,这些光之羽毛又反重力一般重新飘回天空,重新合成了先前那个蛋清般的球状流体。
  
      最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这个球状流体转了一圈儿,又回到了那名灰袍老者的手指之间。
  
      “克蕾丝汀大人,这位外来的冒险者并没有被脑虫感染他之所以会触发魔法检测屋里面的检测魔法,我想多半是因为他那只不同寻常的眼睛。”
  
      “因为他的眼睛”
  
      被这名灰袍老者这么一说,在场的所有古铜军团城防军,包括克蕾丝汀在内,这才抽出时间来仔细看一看温和那种冰蓝色的左眼,先前他们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这是什么意思”克蕾丝汀眉毛一挑,低声问道。
  
      “如您所见,指挥官大人。”伯乐雷瑟顿了一下,继续缓缓的开口说道,“这位外来者的眼睛明显有着很大的不俗之处,但我确信上面没有地狱的气息,魔法检测屋里面的检测魔法本质上不单单是寻找脑虫所带来的恶疫感染,只要被检测者的身体上面带着某些比他本身实力强大的东西,都会触发警报我这么做的初衷原本是加大恶疫感染排查的力度,没想到会给大家带来麻烦,真是抱歉。”
  
      “原来是这样。”克蕾丝汀点了点头,直接抬手一挥,那些静立着的城防军士兵顿时向周围散开,把附近的空间让了出来,“既然是我们误会了这几位外来的朋友,那我们理当为自己的过错负责布尔玛,你去把这几位大人好好的安排一下,我这边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晚一点会亲自过来致歉。”
  
      说完,克蕾丝汀转过头,盯着温和那只冰蓝色的左眼,似乎在询问是否满意自己的决定。
  
      温和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克蕾丝汀的行程似乎安排的非常紧,双发达成了初步的一致之后,她便直接出城离开了,而温和四人则在布尔玛的带领下,顺着石堂城那蜿蜒的大路向着这座人族坚城的顶端走去。
  
      因为心中有些自责,所以一路上布尔玛都一改先前那副强硬的姿态,虽然自己的心里非常尴尬,但好在背后这四人似乎都不是那种参差必报之人
  
      悄悄地松了口气。
  
      把四人安顿好石堂城顶端最好的旅店里面之后,布尔玛匆匆忙忙的就赶紧离开了,但克蕾丝汀之前毕竟亲**代过她,她也不可能就这么离开,直接让手下的士兵们在旅店边上绕了个圈儿,才总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真是一群麻烦的家伙啊。
  
      晚饭时间一过,下面的山路上就传来了一串急促的马蹄声,布尔玛的耳朵很灵,立马就能听出来这串清晰的马蹄声是属于克蕾丝汀的,如获大赦的女骑士几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期待过自己的指挥官大人。
  
      但与此同时,旅店里的四个人却完全没把外面的女骑士放在心上,他们刚刚在大厅里面吃过晚餐,现在正目不转睛的听着温和讲述着遭遇过恶疫感染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