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哪怕孤身前行,乱舞刀塔第1039章 哪怕孤身前行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哪怕孤身前行
仙儿是仙王之位的第一继承人,她的无故消失在整个天庭里面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即便阿贡把自己藏在藏书库里面,却依旧从其他人口中得知了这个可怕的щww..lā
  
  在一开始,阿贡还天真的以为这只不过是仙儿太过无聊,想和大家开一个玩笑,可当满是鲜血的仙法陷阱和仙儿那残破的双翼被仙人们发现之后,所有人几乎都在同一时间沉默了。
  
  沉默之后……
  
  便是难以言喻的愤怒!
  
  仙人们的脾气都异常暴躁,但即便如此,仙儿这个仙王之位的继承人在他们心中依旧有着近乎完美的印象,她的敢作敢当,她的亲力亲为,无时无刻不在标榜着她的与众不同,而这些在大部分的仙人眼中,都是难能可贵的珍惜品质,他们需要的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而是像仙儿这样能够带领他们走向远方的王。
  
  但现在,她却因被袭而下落不明了!
  
  聪明点的仙人在经过最开始的暴怒之后,很快也就冷静了下来,仙儿那血肉模糊的双翼已经被找到,而她自己就算不死,恐怕也没有丝毫继续领导天庭的可能性了,所以不管那些所谓的袭击者是受何人指使,又会获得怎么样的下场,那些不想让仙儿登上仙王之位的人也已经得逞了。
  
  在这个时候……选边站似乎就变得尤为重要。
  
  随着时间的推移,想通这一点的仙人变得越来越多,冷静的声音甚至盖过了复仇的呼喊,而隶属于天庭的天空卫队虽然倾巢而出,却依旧没能带回太多有用的线索,别说仙儿的下落,甚至就连袭击者的蛛丝马迹,他们都没有发现多少。
  
  到了现在,袭击者可能的人选大家基本上已经心知肚明,所以别说仙儿找不回来,就算回来了她也很难再继续领导这整个天庭……
  
  而这,才是最重要的。
  
  可就算所有仙人都这么想,依旧会有一个执着的身影继续自己的坚持,他曾经是一个天纵英才,后来又变成了藏书阁里的幽灵,而现在,更是变成了一个疯狂寻觅仙儿下落的复仇者。
  
  自己的行为有什么结果?
  
  阿贡没想过。
  
  寻觅的过程会得罪多少人?
  
  阿贡不知道。
  
  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到底有没有意义?
  
  阿贡不在乎。
  
  他心里想要做的,就是把仙儿……把他的挚爱,找回来。
  
  哪怕她没了双翼,哪怕她再也成为不了仙王,哪怕自己拼尽全力,费尽周章……
  
  他也要把她找回来。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虽然仙儿依旧下落不明,下一任仙王的试炼却还在继续,因为第一继承人的失踪,只能由其他仙王之位继承人中的佼佼者————仙儿的亲妹妹,珀依森继续仙儿没有完成的任务,参与仙王之位继承的试炼。
  
  阿贡不是傻子,当然察觉到了这整件事情中最大的受益者就是珀依森这件事情,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这名曾经宣誓永远效忠天庭的仙人之子,独自一人来到了珀依森所在的宫殿里面。
  
  “哦……曾经的天纵英才?这么晚了,你来我这里有什么事情吗?”珀依森看到面前的阿贡没有丝毫惊惶,反而一脸嘲弄的看着他,“你难道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可以把你丢进天牢里面的吗?”
  
  “我当然知道,尊贵的仙王之位继承者。”阿贡不甘的低下头,话语中带着些许怨恨的情绪,“我深夜至此,只是有一些小小的疑问想要当面向您询问。”
  
  “当面向我询问?”珀依森饱含深意的瞟了阿贡一眼,语气轻浮的开口说道,“呵呵……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如实回答你。”
  
  “此话……当真?”阿贡抬起自己的眼睛,锐利的目光如刀锋一般。
  
  “此话当真。”珀依森突然笑了起来。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阿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语言,一字一句的开口问道:“仙儿的事情……继承者大人知道吗?”
  
  “知道?”珀依森顿了一下,“知道什么?”
  
  “知不知道袭击她的人是谁,知不知道那些袭击者现在在哪里,知不知道那些袭击者……是受谁的指使!”
  
  阿贡说这话的时候声色俱厉,根本没有丝毫疑问的意思,即便是盛气凌人的珀依森,也被他这冲天的气势吓了一跳,但她很快就醒过神来,双眼一瞪冷声说道:“高阶法师,请注意你自己的语气,现在跟你说话的,是未来的仙王!”..
  
  “未来的仙王?!”阿贡冷笑一声,轻轻地开口说道,“人们怎么可能会承认一个雇凶杀害了自己的亲姐姐、杀害了原本仙王之位继承者的人,来领导他们?”
  
  “你太紧张了,高阶法师。”珀依森却不怒反笑,阴冷的表情让人心中泛凉,“我告诉你,我并不知道那些袭击她的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更不知道他们是受谁的指使?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了吗?”
  
  “你……在撒谎。”阿贡的呼吸逐渐加重,“果然,果然是你!”
  
  “请注意你自己的言行,高阶法师!”珀依森低喝一声,斥责着面前的阿贡,“就凭你现在毫无证据的怀疑我这个仙王之位继承者,我就可以判处你死刑!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你别指望还有人能够庇护你!”
  
  “庇护我?”阿贡双目一凝,流火一般的光芒骤然乍现,“我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的庇护!”
  
  “你……你想造反?!”
  
  阿贡身上的魔法波动让他面前的珀依森大惊失色,论战斗力,她怎么可能会是面前这个超级强者的对手,但狂怒之下的阿贡根本管不住自己心中那沸腾的杀意,随着他魔法力的波动,这股疯狂的杀意迅速蔓延到了整个天庭之中。
  
  没几分钟的时间,天空卫队的成员们就飞满了屋外的天空,看着从屋里走出来的阿贡,他们的心里都非常清楚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
  
  没有一个人会站出来为他说话,就像除了他以外,没有一个人会相信仙儿还能够回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