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柏伊赛尔的追兵,乱舞刀塔第1049章 柏伊赛尔的追兵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柏伊赛尔的追兵
    “大人,周围没有发现……但正如您先前所言,确实有复仇之魂的能量残留。”
  
      温和三人躲在扎贡纳斯的魔法屏障下面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眼睁睁的看着头顶的一名天怒守卫向着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天怒之子报告着,而后者则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但这还没完。
  
      短暂的停顿之后,那名天怒之子突然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伸手从旁边的虚空里面掏出来了一张魔法卷轴,随着卷轴上记载的魔法发动,整片山谷的区域里都被一片绿意盎然的颜色所笼罩,在这片光芒出现的同时,扎贡纳斯双眼猛地一瞪,原本笼罩在周围的魔法屏障飞速收缩,然后在那片绿色完全袭来之前的一瞬间,像保鲜膜一样紧紧贴在了温和三人的身上。
  
      尽管这感觉非常难受,但温和三人都不敢随意挣扎,先不说到现在还没有确定敌我身份的扎贡纳斯,就连他都如此防备这些突然出现的同胞,温和就更不可能傻乎乎的跳出去搞什么幺蛾子,万一这些家伙比有意求和的扎贡纳斯还要难缠,那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苍翠的颜色散发着明亮的光芒,保鲜膜一般的魔法屏障把温和三人从头到脚裹了个遍,在那些绿色卷到脚下的瞬间,绿芒仿佛没有触碰到他们一般直接穿过去了,这片绿色的范围只持续了数秒钟的时间,那名领头的天怒之子便大手一挥,布下的感知结界也在瞬间收回。
  
      “这地方确实有些古怪,但还真没什么可疑的地方……难道说我们被骗了?”
  
      看着面前的天怒之子陷入了思忖的状态,他身后那名天怒守卫适时的开口说道:“大人,你说会不会我们刚开始感受到的那股气息只不过是那个女人放出的烟雾弹,毕竟她那么狡猾奸诈……”
  
      听到这里,温和突然发现他身边的扎贡纳斯一脸怒容,这幅表情在他脸上可不多见,好在他不是那种凭着一股子冲劲行动的莽夫,胸脯剧烈的动了几下之后,他整个人顿时就冷静了下来。
  
      但那冰冷的眼神,还是没有丝毫改变。
  
      “别乱说话,你们这些小辈没经历过那段岁月,仙德尔莎曾经也是一名称职的荆棘王座继承者,如果不是……嘁,你们知道了也没用,走吧。”领头的天怒之子训斥了身边的守卫两句,然后转身向着天空飞去。
  
      “走了,走了!”
  
      在一片招呼声中,几名天怒守卫飞快的离开了,但扎贡纳斯并没有立马放开自己的魔法屏障,而是又等了几十分钟之后,这才把自己的奥术魔法收了回来。
  
      “哎哟!”
  
      身体僵硬的温和三人没了屏障的支撑,顿时狼狈的摔倒在地,而温和也连忙抬起头,看着夜幕下的扎贡纳斯:“扎贡纳斯大人……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您刚才的出手相救。”
  
      “你们暴露了,我也会非常麻烦。”扎贡纳斯点了点头,缓缓地开口说道。
  
      “恕我直言……刚才那些天怒族人不应该是你的同伴吗?”温和顿了一下,轻轻地开口问道,“所以你又为什么……”
  
      “那是柏伊赛尔的私人部队,并不是我的同伴,她准备的这些人,是为了把仙德尔莎彻底赶尽杀绝的。”扎贡纳斯攥了攥拳头,冷冷的开口说道。
  
      “柏伊赛尔?”
  
      “就是你昨晚故事里,仙儿那个恶毒的妹妹……我真的不觉得你知道的这个故事能巧合到这个地步,但这些东西连我的族人都没有几个相信,他们都认为是我失心疯了。”扎贡纳斯的语气中显得颇为寂寥,“你到底是什么人?”
  
      “喊打喊杀了这么长时间,确实没有跟扎贡纳斯大人自报过家门。”温和无奈的笑着说道,“我叫做温和,铁帆国人。”
  
      “铁帆国?”扎贡纳斯的眼睛稍微斜了一下,“我听过这个名字,根据下面这些人们流传的话语,你们铁帆国在大海上似乎就跟我们苍白之巢于天空一样,都是霸主级别的统治者,对吗?”
  
      “这个评价还真是高的可怕。”温和打了个哈哈,旋即突然面色一正,低声说道,“但有关于我市司夜女神之子的这件事情……我确确实实没有欺骗你。”
  
      “骗不骗是你的事情,相不相信是我的事情。”扎贡纳斯低声说道,“我能够发现你们,就是被昨天仙德尔莎的能量波动吸引过来的,相信柏伊赛尔派来的那些手下……应该也跟我一样吧。”
  
      听到这里,温和顿时疑惑的抬起了自己的眼皮:“那他们到底是在追我们还是在追你?我们虽然也跟她掐过一架,但那是昨天的事情了……倒是你刚刚才跟她接触过。”
  
      “我身上有防护魔法,他们不可能察觉的到。”
  
      扎贡纳斯的回答言简意赅,甚至说一针见血也不为过。
  
      这句话弄得温和稍微有些尴尬,他轻咳两声,说道:“好吧……就算他们是来追我们的,你也没有必要为我们做到这样的地步吧?如果刚才我们真的被发现,你不是也脱不了干系吗?”
  
      温和这话一完,扎贡纳斯的眼神一下子就冷了下来:“怎么?你是在说我做的多余吗?”
  
      “当然没有这个意思。”虽然心里就是这个意思,但温和嘴上可不会承认,忍受着扎贡纳斯眼神中那些刺骨的敌意,温和艰难的开口说道,“我只是……只是想问一句。”
  
      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扎贡纳斯又变成了先前那副人畜无害的暖男表情:“那些柏伊赛尔手下的废物等级太低,根本追踪不到仙德尔莎的确切踪迹,但如果让他们把你们三个抓回去的话,天怒一族的奥术就能循着魔法能量的碎屑追到仙德尔莎身上的,我不能允许他们那么做。”
  
      “可你不是也接触过吗?”就这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爱由莎突然冲着扎贡纳斯说道,“既然你说的那个方法那么厉害,直接从你身上弄不就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