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白骑士臂甲,乱舞刀塔第1059章 白骑士臂甲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白骑士臂甲
    温和没有说话,只是咬着牙自顾自的思考着,扎贡纳斯也不急,就这么静静地等着他的回答。
  
      “就算我杀掉了那些人的仆从,你又能从中获得什么好处?”温和抬起头,低声问道。
  
      “我并不会出面,但苍白之巢混入了人类这件事情将变为不争的事实,而且这个不知名的强大人类还在威胁着他们自身的安全,天怒女皇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躲藏在自己安全的寝宫里面。”扎贡纳斯低声说道,“这些人虽然是墙头草,但都还是想要活下去的,毕竟连卫戍队长**洛斯都被杀掉了,这个躲藏在暗处的人类杀手什么时候会盯上他们,谁又知道呢。”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了,你只是在找一个借口,让你说的那些贵族对天怒女皇失去信心,然后以另外一种形式把他们团结起来。”温和低声说道。
  
      扎贡纳斯点了点头,说道:“柏伊赛尔上位之后,为了加强自身的统治,严谨苍白之巢内的一众贵族训练私军……对于这件事,那些贵族也是敢怒不敢言,而现在我只不过是给他们一个契机罢了。”
  
      温和伸出手指轻点着面前的木质桌面,不动声色的晃了晃脑袋:“那你这样的做法纯粹就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工具,对吗?”
  
      “可以从这样的角度上来理解,但你不是普通的工具,而是我手中的一把利器。”扎贡纳斯的脑袋往前一凑,紧紧盯着温和的瞳孔,“我需要你的帮助,事成之后你还可以带走我给你的所有奖励,甚至还能够掌握到天怒一族从未外传过的奥术魔法技巧!”
  
      温和毫无畏惧的跟扎贡纳斯对视着,冷笑着开口说道:“整个计划听起来完美无缺,奖励也非常丰厚,但你我都清楚就算你站在复仇的一方,你所做的一切依旧是大逆不道的祸乱造反,而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在我原来的事情里面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而到了最后,被当做‘棋子’也好,被当成‘利器’也罢,可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啊?”
  
      “你是在害怕我推翻柏伊赛尔的统治之后,会把你灭口?”
  
      “不管你成功与否,我都害怕你会那样去做……丢车保帅的道理我还是很清楚的,更何况我可能只不过是一个马前卒,根本到不了‘车’的级别。”温和的声音很冷,听上去耳朵就像是结了冰。
  
      “虽然完全不知道你说的这个‘车’是什么东西,但我想我还是能够大致理解你的意思……你说的没错,但我不会那样做的。”扎贡纳斯似乎完全没有因为温和的话而产生任何的犹豫,继续以那股近乎冷酷的语气开口道。
  
      “空口无凭,话谁都会说。”温和低声说道,“如果你真的能够联合那些贵族,把柏伊赛尔从女皇的位子上面扯下来,那我们现在所有的谈话都属于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知道的事情……一旦被人知道,就算是你也会引起你们天怒族人的极大不满吧?”
  
      “也许吧……但我没有资格让你去承受那些,我说过了,所有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会亲自帮你向天怒一族解释清楚。”扎贡纳斯的眼睛里闪烁着些许的光芒。
  
      但温和可不是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就算扎贡纳斯表现的再正经、再认真,他也断然不可能凭几句话就去相信对方,而扎贡纳斯也察觉到了温和眼神中的不信任,叹了口气之后,他直接在桌子上面画了一道魔法符咒,然后从符咒中心取出来了一件闪闪发亮的东西。
  
      树洞房间里面没有强烈的光源,足以见得这略微有些刺眼的白光是由这个东西本身发出来的,稍微适应了以后,温和这才看清楚这个东西的原貌。
  
      那是一件纯白色的骑士臂甲,连带着手套的部分一起,几乎是全封闭式的。
  
      但尽管外形看上去颇具硬度,扎贡纳斯伸手拿起它的时候却显得格外轻松,看着递到自己眼前的东西,温和带着一丝警惕的开口问道:“这是什么?”
  
      “一件英雄的圣遗物,我叫它白骑士臂甲……据说是上古时代的英灵们曾经使用过的神物,但我是奥术魔法师,掌握不了它的力量,对于我来说反而像是一个精美的艺术品。”扎贡纳斯一伸手,就把手里的白骑士臂甲顶到了温和眼前,“它的上一个主人,是一个名叫普洛比修斯的剑客……他的实力强横无匹,单凭手上的武器就能够压制我们天怒一族的奥术魔法,而这个白骑士臂甲,甚至还有着可以‘击碎魔力’的超绝能力。”
  
      “白骑士臂甲?普洛比修斯?”温和咀嚼着这两个名词,总感觉其中有些熟悉的感觉,愣了好大一会儿,他才从自己的脑海深处把这个有些晦涩名字的来源给揪了出来,“哦!我想起来了!你说的这个普洛比修斯,是不是一只半精灵,而且绰号是叫……是叫什么激光战神?”
  
      “至于他的绰号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他穿着一身纯白闪耀的盔甲,所以在我们天怒一族的历史中都喜欢叫他‘白骑士’,而且被你这么一提,他好像确实是一只半精灵。”扎贡纳斯顿了一下,似乎回到了当时那个年代,“就以地上人的能力来说,他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尽管不知道他是怎么到达苍白之巢的,但当时的他确实给天怒一族的人们敲响了警钟,在我们沉醉在天空和力量的这些年中,地上的种族早已经变得强大无比,再盲目的自信下去,迟早会招来毁灭!”
  
      “所以呢?”扎贡纳斯说到这里,温和却突然打断了他,“你拿这个出来是什么意思?是打算给我完成任务之后的追加奖励吗?”
  
      “用途确实是这么个用途,但并不完全。”扎贡纳斯笑了一下,“我说了……这件名叫白骑士臂甲的圣遗物,有着‘击碎魔力’的超绝能力,有了它,你大可不必像现在这样忌惮我所拥有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