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诺伊尔家族,乱舞刀塔第1061章 诺伊尔家族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诺伊尔家族
    由于诺伊尔家族的处事法则和他们所掌握着的强大力量,这个墙头草家族在苍白之巢里面混的倒也算风生水起,在过去的历史上也确实有上位者想要把他们家族除之以后快,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最后都变得不了了之了。
  
      时间久了以后,诺伊尔家族就变得愈发肆无忌惮,以至于到了仙德尔莎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毫不掩饰的去选择站队了。
  
      “族长大人,最近外面很不太平,据说有一个人类混进了苍白之巢里,而且还击杀了卫戍队长**洛斯。”
  
      仆从的话语并没有在伦策的心中掀起太大的波澜,他有着属于自己的眼线和内幕,自然有渠道去探听一些事情可能的真相,尽管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总比这个“有人类混进苍白之巢”的理由听起来要靠谱一点。
  
      “没有关系,我们诺伊尔家族跟他无冤无仇,他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的……而且就算他真的不知死活的闯到了我们这里,区区一个人类,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伦策一边翻看着手中的报告,一边回应这面前仆从的担心。
  
      “可现在毕竟是特殊的时期……”仆从还是显得有些不放心。
  
      “该在什么时候去干些什么,还不需要你来教我,美纳瑞斯。”伦策抬起头,看着面前容貌俏丽的女性仆从,低声说道,“我是诺伊尔家族的族长,我所要做的、以及迄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家族谋取更好的福祉……为此,我不在乎是否去充当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我的先祖都是这么做的,我也一样。”
  
      “是的……族长大人。”美瑞纳斯赶忙恭敬的点了点头。
  
      “柏伊赛尔的召见,我还是没有办法拒绝的,她毕竟是现在的天怒女皇,当然了……也许她坐上那个位置确实存在着许多争议,但那又有什么呢?”伦策从魔法长椅上面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窗户边上,“现在的天怒皇权,可不是一两个人说颠覆就能够颠覆的了的……仙德尔莎当年的事情,那些亲近着柏伊赛尔的家族又有几个是干净的?”
  
      “族长大人说的对。”美瑞纳斯应和了一下。
  
      “他们的做法很危险,远不如我们现在这样,我们只是在观望,只是冷漠的旁观者,不参与到其中,我们就是安全的。”伦策转过头来,伸手捏住了美瑞纳斯尖俏的下巴,“我们只是想要像现在一样的生活,我们不去争什么东西,只要保持这样下去,我们就是安全的。”
  
      “族长……族长大人,请别这样……”
  
      放开自己捏着美瑞纳斯下巴的手,伦策又把自己的视线移到了桌子上面整齐罗列着的文件上面来:“被卷入势力争斗的漩涡中心可不好受,我们就像现在这样,乖乖做好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就可以了。”
  
      “族长大人……恕我冒昧的问一句。”就在这个时候,美瑞纳斯突然低低的出声问道,“您对仙德尔莎……还是念念不忘吗?”
  
      美瑞纳斯的问题换来的是伦策的一阵无言,如果放在平时,这个年轻的族长一定会大发雷霆,可这一次他却罕见的沉默了。
  
      良久之后,这名诺伊尔家族的年轻族长才缓缓地开口说道:“相比较于我,扎贡纳斯是一个更合格的守护者,原本我并不承认他的身份,但自从仙德尔莎出事之后,在明知道仙德尔莎不可能再回来继承荆棘王座的情况下,他还能够像原来那般一如既往……我就已经清楚的知道了,现在的自己也许真的没法跟他相提并论。”
  
      “不……在我眼中,族长大人是最伟大的存在!”美瑞纳斯抬起头,坚定的向着伦策开口说道。
  
      “谢谢你还能够如此的信任我。”伦策摇了摇头,“我曾经最讨厌反复无常的无耻之徒,可却没想到自己所信仰的父亲,自己所深爱的家族,恰恰就是我最讨厌的货色……但这也许就是命运吧。”
  
      “族长大人……”
  
      “好了,到时间了。”伦策右手一抬,身上所穿的衣服顿时变成了华美的正装,“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告诉其他人不要随意乱跑,不要四处惹事,还是像原来一样。”
  
      “属下明白了。”
  
      伦策离开了之后,诺伊尔家族的大院又恢复了往日里的平静,美瑞纳斯是诺伊尔从属家族送过来的孩子,从小就跟在伦策身边,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的关系虽然不像小时候那样亲密随便,但实际上也还是有着些许不为人知的地方。
  
      诺伊尔家族虽然家大业大,但能够跟在伦策身边侍奉他的仆人还真没有几个,美瑞纳斯倒也不厌烦自己现在的生活,送走了伦策之后,她便像往常一样,开始打扫起外面的花园来。
  
      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跟过去一样,可随着时间的推移,美瑞纳斯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但这里是诺伊尔家族的宫殿庄园,安全自然是不在话下,但越是这样,美瑞纳斯心中的感觉就越发明显。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美瑞纳斯一边走神一边打扫庄园的时候,耳朵里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道陌生的话语:“第一个目标就是个女人?真是的……我是不是该好好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做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啊?”
  
      “什么……你是什么人?来人……”
  
      下意识的回头看去,美瑞纳斯正好看到了自己身后站着的那个高大身影,瞬间反应过来的她刚想要高声呼救,视野中却突然出现了一只老虎钳一般的巨大手掌!
  
      呼喊的话语刚蹦出两个音节,就被那支硕大的手掌强行掐断,呼吸困难的感觉让美瑞纳斯拼命的挣扎着,可就在这个时候,心口处传来的剧痛却让她全身陡然一颤。
  
      “抱歉,我也是身不由己……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你能够原谅我的所作所为。”
  
      在美瑞纳斯最后的记忆中,就只剩下了这句淡淡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