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暗流涌动,乱舞刀塔第1077章 暗流涌动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暗流涌动
“族长大人!您没事吧?”
  
  高大卫兵的询问在伦策的意识里来回飘荡,但此时的他却顾不上思考自己到底有没有事,鬼魅身影最后的话语在他脑海中回荡,心乱如麻的感觉和外面街道上的安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平添了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如果现在自己从噩梦中惊醒,该有多好啊。
  
  可惜,这一切都不是梦,而是残酷的现实。
  
  “去……”伦策在椅子上又缓了好长时间,这才抬起手指了指门口的方向,冲着面前的卫兵吩咐道,“把丽麻、塞卢斯他们都叫到会议室去……我有事情要找他们商量。”
  
  “族长大人……您没事吧?”面前这个高大的卫兵不是外人,而是伦策的亲侄子格瑞斯,“我看您的脸色很差,要不要再多休息一会儿?”
  
  “我没事,去叫人吧。”伦策扶着自己的额头,轻轻摇了摇头。
  
  “可您不像没事的样子。”
  
  虽然是伦策的卫兵,但格瑞斯跟他这个族长之间还有着长辈的关系,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会把伦策的安危和状况放在第一位,这本无可厚非,伦策也没有说过什么。
  
  “我说了,我没事……快去叫人!”
  
  伦策掐着自己的眉心,皱着眉低声说道。
  
  “可是……”
  
  “啪————!!!”
  
  身材高大的格瑞斯刚想再说点什么,坐在椅子上的伦策突然直起身来,一巴掌狠狠甩在了他的脸上,语气冰冷的低吼着骂道:“你这个该死的魂淡,我还用不着你在这里嘘寒问暖,赶紧滚去办我交给你的事情!”
  
  伦策的勃然大怒吓了格瑞斯一跳,在他的印象里,自己这个叔叔一向都是温文尔雅的,哪怕是遇到了天大的事情,良好的教养也使得他也不会有一丝失态……可现在,他居然发了这么大的火。
  
  脸上挨的一下倒没有多疼,但伦策的做法着实让身为他侄子的格瑞斯有些接受不了,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他的叔叔变成这个样子,不敢再有任何怠慢,他直接转身跑出了房间。
  
  好像一只突然泄了气的皮球,伦策再一次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面,作为仙德尔莎曾经的挚友,他自然明白这位曾经的天怒皇位继承者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正是因为他知道,才不可能保持像原来一样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对方没有逼他现在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而是采用了一种变相的方法,来告诉他……不,是来告诉诺伊尔家族一个道理。
  
  要么为我而战。
  
  要么被我毁灭。
  
  诺伊尔家族一贯奉行的中立政策,都是基于斗争中的各方势力无法对他们造成太大的威胁,才能够保持所谓的“中立态度”,如果刀都被人架在脖子上了,又何来中立之说。
  
  而现在,似乎就是这么个情况。
  
  先是美瑞纳斯在自家庭院里面被杀,现在又轮到了收缩整个家族的势力后,出现了这么一个能够越过所有防线的可怕家伙……在这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面前保持中立,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怕是没有那个资格了啊……”
  
  ………………………………
  
  与此同时,在苍古神树下面的生命节点里面,睁开眼睛的温和正好对上仙德尔莎那赤红色的视线,不由的吓了一大跳。
  
  “干嘛……干嘛这么看着我?”温和问道。
  
  “我虽然也跟你们这些人类有过不少的接触,但像你这样的……还真没有见过。”
  
  仙德尔莎和旁边的两个女孩,在温和借助“苍天视界之眼”恫吓诺伊尔家族的时候,都是全程参与了的旁观者,此时不单单是面前的复仇之魂,就连一边的两个女孩都缓缓点了点头。
  
  “有什么没见过的……让我说的话,你们天怒一族的那些先祖,玩这些东西说不定比我玩的好得多,只不过到了你们这些后辈身上,没人继承了而已,想当好统治者还不会这些东西?那我看你也没必要重新夺回荆棘王位了。”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似乎察觉到了温和话语中那一丝不悦,仙德尔莎急忙改口说道,“我只是说……单凭心理战就能把伦策逼到这个份上的人,我是真的没见过,当年对于我这个挚友所遭遇的一切他都能冷眼旁观,我还以为他能够做出绝对正确的选择呢。”
  
  “那只是因为你没有攻破他的心理防线……什么蝙蝠家族,不过是一棵随风飘摇的狗尾巴草罢了,赖以仰仗的只是家族所谓的防线,当有人能够突破他家族的防线,那也就能突破他心理的防线。”温和笑着说道,“不过他要是知道……在那样的状态之下我只能跟他说话而做不到任何其他的事情,会露出什么样的愤怒表情呢?嘿嘿嘿,还真是有点小期待呢。”
  
  “恶魔。”
  
  一边的爱由莎听到温和那阴测测的笑容,居然皱着鼻子低声叫了一声。
  
  “就是。”
  
  伊琳居然还附和了……
  
  “咳咳,我说你们俩,是不是该休息了?”温和清了清嗓子,没敢在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直接冲着两个女孩说道,“天都快亮了,还有好多事要等着我们去干呢。”
  
  “不是被关在那个树洞里,就是被关在这个地洞里,都快长毛了啦!”爱由莎冲着温和撒了个娇,“好像出去透透气呢!”
  
  “你去呀,你要是被外面巡逻的那些天怒法师烧成烤猪,我们就把你抬进来吃了!”
  
  温和自然知道爱由莎闲的发慌,但这个时候跑出去,还真是自找没趣的选择。
  
  “哼!(╯‵□′)╯︵┻━┻!!!”爱由莎跺了跺蹄子,郁闷的向着里面临时搭建的床铺走去,“睡觉就睡觉嘛,人家顶多是只鹿,才不是猪那样粗鄙的生物!”
  
  没有理会爱由莎的抱怨,温和直接把视线移到了仙德尔莎的脸上:“你知道扎贡纳斯的住处在哪吗?如果可能的话,我想跟他谈一谈……他的力量,是必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