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苍白之巢大变革之前的第一杆旗,乱舞刀塔第1078章 苍白之巢大变革之前的第1杆旗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苍白之巢大变革之前的第一杆旗
“你要去跟……扎贡纳斯谈一谈?”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直都非常强势的仙德尔莎却突然显得有些怯懦,“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你不会以为,凭你这个只有侦查功能的魔法眼睛,和我这样狐假虎威的演技就能把你的荆棘王座夺回来吧?”温和瞥了身边的仙德尔莎一眼,“扎贡纳斯是强大的战斗力,他的实力我亲眼所见,只有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并且愿意帮你,你才有机会……注意我说的是有机会,夺回那曾经属于你的荆棘.网”
  
  “可我曾经那么对他。”仙德尔莎低声说道,“我体内的复仇女神契约,导致我见到任何一个天怒族人都会狂躁不安,扎贡纳斯也不例外……而且他真的会帮我吗?”
  
  “你会用这个‘苍天视界之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几十……年前?”
  
  “呃……好吧,那你使用它的这几十年以来,就没有去偷偷观察过扎贡纳斯?”温和问道。
  
  “不单单是这几十年,在我变成现在这幅样子以前,扎贡纳斯也是那种能在图书馆或者自己的书房里面待上十几年不出门的人……也正因这份近乎偏执的求知欲,他才能够掌握无数强大的奥术魔法,成为现在这样近似于无敌的存在。”仙德尔莎老老实实的回答着说道。
  
  “还真是凭自己实力单的身……”温和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仙德尔莎没有听清温和嘴里在嘟哝什么,其实就算她听清了也不一定能够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没什么……总之,你跟他之间可能存在着不小的误会,我跟他怎么说也一起待过几天的时间,虽然不敢说自己完全了解他这个人,但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还真有一番猜测。”温和转过头,半安慰的冲着仙德尔莎说道,“所以换句话来说,就是你会用‘苍天视界之眼’这几十年来,完全没有偷偷观察过扎贡纳斯,对吗?”
  
  “也不完全是……扎贡纳斯有着很高的奥术魔法造诣,每次我想要用‘苍天视界之眼’去看看他的时候,都会提前被他的感知魔法所发现。”仙德尔莎低声说道,“在我眼里,他的实力要比莫尔汗那样的存在高出一大截,久而久之……我也就再没有尝试过。”
  
  “那你到底知不知道他住哪里?”
  
  “当……当然知道!”
  
  “那就行了,我们明天晚上行动,你负责把我带到他家门口,接下来的……交给我就可以了。”
  
  “……”
  
  仙德尔莎没有回话,她对于现在的自己有些迷茫,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情不自禁的去相信面前这个年轻人类所说的话。
  
  是因为复仇女神定下的契约,让她不相信天怒一族的原因吗?
  
  那也没有相信人类的道理吧。
  
  还是说……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是一个真神之长子?
  
  仙德尔莎不知道,但只能这样宽慰自己。
  
  ………………………………
  
  诺伊尔家族度过了不平凡的一个夜晚。
  
  族长伦策,财务总管丽麻,亲卫队长塞卢斯,三人在家族最隐秘的奥术结界会议室里,展开了长达十数个小时的会谈,知道第二天临近正午的十分,三人才表情憔悴精神疲惫的从奥术结界会议室里面走出来。
  
  正在知晓此事的仆人们对三位大人会谈的内容展开各种猜测的时候,族长伦策大人却发布命令,让诺伊尔家族收拢回来的所有人员全都聚集到三位大人昨晚使用过的奥术结界会议室,而身为财务总管的丽麻大人和身为亲卫队长的塞卢斯大人,则一刻也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的开始了自己紧张的工作。
  
  作为苍白之巢大变革到来前的第一批知情者,伦策近乎完美的抓住了最珍贵的稻草,在其他家族还依旧浑浑噩噩度日的时候,诺伊尔家族已经在背地里面悄悄扯起了第一杆大旗。
  
  尽管诺伊尔家族上下都认为他们的族长一定是脑子发疯了,但诺伊尔家族里有着严明的纪律和制度,而正是这些铁打不动的纪律和制度,才奠定了诺伊尔家族能在错综复杂的苍白之巢内,平静的走到现在这一代!
  
  暗流的涌动自然逃不过很多人的眼睛,这其中当然包括当今的天怒女皇————柏伊赛尔。
  
  “女皇大人……蝙蝠家族的人今天似乎突然变得活跃了起来,一大早上的时候,他们家族的财务总管丽麻就开始悄悄的收购粮食和魔法卷轴。”一名全身穿着黑色铠甲的天怒战士飞到荆棘王座之前凌空跪下,“而我的属下们则回讯称,他们家族的亲卫队长塞卢斯似乎还亲自跑了一趟那些隶属于他们家族的附庸部族……虽然在女皇大人面前这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属下还是认为有必要汇报一下。”
  
  “做的不错,这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很多时候正是这些不起眼的讯息,隐藏着极大的秘密。”
  
  柏伊赛尔这一次倒没有像之前接见莫尔汗和*洛斯的时候那般放浪形骸,而是穿着正装端坐在华美大气的荆棘王位上,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庄严肃穆,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无形的皇者威压。
  
  “属下愧不敢当女皇大人如此的夸奖。”
  
  “诺伊尔家族能够在苍白之巢里屹立数千年之久,自然有他们自己的道理,但他们不过是一些顺风倒的墙头草罢了,不用浪费太多的人力,给予监视便可以了。”柏伊赛尔娇小的右手松松的握成拳头,顶在自己右边的下巴上面,“倒是扎贡纳斯那边,有什么动静?前些天我可是听说过了,卫戍部队新上任的队长带人去找他了是吗?”
  
  柏伊赛尔这话一出,一边的莫尔汗再也不能快乐的装哑巴了,只能上前一步,跪在天怒女皇面前低声说道:“赛德维达几人的行动是属下指使的……不过那似乎是一个小小的误会,还请女皇大人不要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