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那位大人,乱舞刀塔第1084章 那位大人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那位大人
    看着伦策背后陡然乍现的飘忽黑影,塞卢斯和丽麻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什么人?!胆敢闯入我们诺伊尔家族最神圣的议事之地,不管指使你的是谁,今天你都别想活着回去!”
  
      “哼哼……真是好大的口气,念在你什么都不知道像个白痴的份上,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礼,但是下不为例!”
  
      冰冷刺骨的声音从黑影的身上飘散出来,那颤抖的音节仿佛一只只蚀骨的毒虫,狠狠撕咬着丽麻跟塞卢斯两人全身的皮肤,头皮发麻的感觉让他俩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
  
      “真是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塞卢斯身为诺伊尔家族的亲卫队长,自然脾气火爆,此时更是一言不发就想要向伦策背后站着的黑影发起攻击,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坐在主位上的族长大人居然一拍桌子,猛地站了起来!
  
      “塞卢斯,坐下!不得对温格拉斯大人无礼!”
  
      塞卢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族长大人反应会如此巨大,不由双腿一软坐回了原位,而伦策口中的敬语更是让对面的丽麻浮想联翩,努力的猜测着这个黑色影子的真实身份!
  
      温格拉斯大人?
  
      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
  
      天怒一族骄傲无比,更视自己背上的双翼为荣誉和灵魂,而这个混沌的黑影明显没有这么明显的标志,再联合上最近接连不断的袭击事件,和在平民间流传甚广的传闻……
  
      丽麻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猜到了这个“温格拉斯大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族长大人!这难道……这难道就是袭击了美瑞纳斯的那个人类?!”
  
      丽麻不傻,自然不可能把所有的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她不擅长武力,可对面却坐着一个战斗高手,身为亲卫队长的塞卢斯,虽然不敢说是诺伊尔家族当代的最强者,但也绝对是前几之列,而自己这么一说,想明白了一切的塞卢斯自然会跳出去当那个出头鸟。
  
      在丽麻心中,这并不是算计,而是普普通通的各司其职。
  
      “什么?他就是那个卑劣的人类?”
  
      果不其然,得到了讯息的塞卢斯顿时狂躁了起来,就在他的双手浮起电光,打算先发制人的时候,整个奥术结界会议室里面,却突然涌现出了一股可怕的黑暗威压!
  
      “轰!!!”
  
      突如其来的威压如同一个大碗,直接扣在了包括伦策在内的三人头上,头昏目眩的感觉侵吞着他们的体力,脑海里无数疯狂且混乱的回响更是让他们几乎脱力,好在这片威压只有短短的一瞬之间,但回过神来的时候,包括伦策在内的三名诺伊尔家族高层,还是像被剃掉了骨头的鸡一样,瘫坐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面。
  
      “我刚才说过了,下不为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名叫温格拉斯的混沌黑影上前一步,沙哑飘忽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三人的脑海里面,“你们家族那个侍女的死,跟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承认后来的袭击事件都是出自我的手笔,但你们没发现这之间,有着本质性的区别吗?”
  
      “温格拉斯大人……没有伤害那些人的性命,就是为了告诉我们,第一次的袭击者,另有其人。”伦策不是威压的主要目标,自然第一个回过神来,“而且温格拉斯大人还告诉了我一件很关键的事情……那就是杀害了美瑞纳斯的罪魁祸首,很可能就是柏伊赛尔身边的大红人莫尔汗!”
  
      “哼……诽谤诋毁的事情我也能做到,这么说有什么证据?!”恢复了点体力的塞卢斯不满的低声说道。
  
      “嘿嘿嘿……所以说你们这些家伙在我眼中真的蠢笨如猪,你们应该也知道柏伊赛尔手下有一对左臂右膀,一个叫**洛斯,一个叫莫尔汗,对吧?”温格拉斯的声音不紧不慢,却显得更加沙哑了些,“而且我听说过不少有关于这两人跟女皇大人的绯闻,就算是左臂右膀也会有亲近之分,更何况是两个大男人……而之前在禁物宝库外面发生的袭击事件我也有所耳闻,把罪名推到我的头上,可为什么不会是莫尔汗下的手呢?”
  
      “温格拉斯……大人!”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边的丽麻也抬起头来,冷冷的开口说道,“莫尔汗大人可是禁军队长,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残害同族的卑劣事情来呢!”
  
      “呵呵呵……你们现在的女皇大人,不也是靠着残害了自己的亲姐姐,才做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吗?而你们尊敬的族长大人,当年不也是对自己‘挚友’的遭遇选择了视而不见,直接转身投入了新女皇的怀抱吗?”
  
      这几句话说的在场的三人哑口无言,就连反驳了温格拉斯的丽麻都有一种自己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的感觉,真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莫尔汗因为嫉妒杀了**洛斯,但又无法跟天怒女皇交差,再加上那时候他们正好发现了我,于是就把所有的罪名都丢到了我的头上,在这个时候,苍白之巢里面如果‘适时’的出现一些袭击事件,那这整件事情的说服力,是不是就又上了一层楼呢?”
  
      温格拉斯的一番话让在座的三个诺伊尔家族高层全都如梦方醒。
  
      难怪被袭击的人没有一丁点关联,也难怪那些遇难的人全都是各个家族的仆从!
  
      拨云散日一般的感觉让几人久久不能言语,但最后还是心直口快的塞卢斯压不住心中的疑问,开口问道:“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还知道的这么详细,你到底是什么人?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只是一位大人身边的仆从罢了,曾经的我侍奉真神,而现在只不过是那位大人手下的一个工具。”飘忽的黑影仿佛笑了一下,继续说道,“至于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就要问你们的族长大人了……不过该说的话我也都已经说了,你们可以继续你们的会议了,等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回来找你们的。”
  
      说完,飘忽的黑影便陡然消散,要不是这个传承了几代人的奥术结界会议室每次打开都会有明显的征兆,丽麻跟塞卢斯真的会以为那个鬼魅一样的家伙还留在这片空间里面。
  
      “他说……那位大人?”
  
      丽麻捕捉到了有用的讯息,低声咀嚼着,这时主位上的伦策却突然开口说道:“不用再怀疑和猜测了,丽麻……温格拉斯大人口中所说的‘那位大人’,就是我们平时常说的‘那位大人’,那个名叫仙德尔莎丝木的荆棘王座继承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