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九十章 人言可畏,乱舞刀塔第1090章 人言可畏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九十章 人言可畏
    吮魔虫,又出现在了苍白之巢。
  
      而被发现的地方,却是在苍白之巢里,唯一一支教会“天青教会”的主教堂里面。
  
      对于新生代的天怒族人来说,“天青教会”可能就只是一个有着些许族人信仰的教会罢了,但在老一辈天怒族人的记忆中,上一次的“吮魔虫之灾”,就几乎全都是“天青教会”的信徒们奋战在第一线,而那一次他们损失最大,也直接从一个几乎能够跟荆棘王位之主讨价还价的强大势力,一落千丈至现在的默默无闻。
  
      所以如果说苍白之巢里谁最痛恨吮魔虫,那绝对是这些“天青教会”的教徒们,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吮魔虫”这种可怕的生物是他们用鲜血和生命从苍白之巢里面赶出去的。
  
      尽管现在的天怒族人们对吮魔虫的认识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是在“天青教会”教徒的眼睛中,这些虫子依旧存在着可能会变成食人怪物的隐患,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坚持,吮魔虫才上千年没有出现在苍白之巢中过了。
  
      可现在,这些该死的鬼东西居然又出现了。
  
      在天青教徒的意识中,这些外形奇特的吮魔虫就是可怕的瘟疫,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这只不过巴掌大小,并且似乎没有因为食物而“同化”成任何东西的迹象,但谁知道再过些时日,这些东西有没有可能会重新变成当年那些怪物,而且现在发现了一只,就说明在他们不知道的地方,还可能存在着更多的吮魔虫!
  
      这简直是一个灾难性的消息。
  
      一时之间,整个苍白之巢都像是被倒了一碗水的油锅,顷刻间就炸了起来。
  
      所有人、所有势力、所有家族都在第一时间开始排查自己的领地里面,确保没有这种可怕的虫子出现,整个苍白之巢几乎都被翻了个底朝天,每个人都宣称自己的家族或者势力领地里面没有这种可怕的东西,出现在天青教会总部里的那只,很可能是个意外……
  
      至于这个意外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众说纷纭,见仁见智。
  
      有的说这是多年前吮魔虫之灾留下来的余孽。
  
      有的说这是不知道从苍白之巢外面结界的某个角落里钻进来的。
  
      有的说是苍古神树自然产生的。
  
      有的说是有人私藏的。
  
      其他的说法还有很多,但只有最后这一条“私藏”,更能够让天怒一族的人民们接受。
  
      口口相传的话语很容易发酵,传着传着就变了味道,最开始是“有人私藏的”,然后就变成了“有某些贵族私藏的”,再然后就变成了“那些可能私藏的贵族没准是天青教会的”,最后就成了“那只被发现的吮魔虫其实是天青教会自己私藏的”。
  
      这个消息在普通的天怒族人之间传传还好,但要是传到天青教徒的耳朵里面,无异于一种对于信仰的亵渎。
  
      自己所信仰的教会,可是在当年那场“吮魔虫之灾”中损失最大的,而现在你们居然会这么污蔑我们?
  
      愤怒的天青教徒们自发的组织起来,开始挨家挨户的搜查有没有哪些家族有吮魔虫的痕迹,天青教会本来也是苍白之巢内顶端的势力之一,其中的达官贵人自然也有不少,而这些人大都跟诺伊尔家族一样,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中保持中立态度,要不是出现了真真正正的吮魔虫,他们才不会如此大动干戈。
  
      锐梨丝是天青教会现任的“教皇”,虽然她的外貌看上去异常的年轻美丽,但其实她的辈分已经能够做大部分人的“先祖”了,正是因为这样领导者有着这样可怕的资历,“天青教会”才能够在遭遇那般重创之后,没有走向没落和消亡。
  
      而且锐梨丝本人又是一个从头到脚的和平主义者,所以就算是现在聚集起来的天青教徒们打算挨家挨户的寻找吮魔虫的踪迹,人们也大都没什么异议,毕竟这感觉就好像专业的医生来自己家里寻找寄生虫一般,虽然本质的性质没有这么和谐,但也差不了太多,毕竟每个被检查的家族或势力都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如果没有一个藏在暗处的家伙,那这次的风波可能很快就会平息过去了。
  
      第二只吮魔虫被找到了。
  
      和第一只那样没有进行过“同化”的母体不同,这次被发现的,居然是一只已经同化成了魔法生物的吮魔虫!
  
      虽然和第一只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但发现了它的天青教徒们还是用自己最愤怒、最过激的方式把它给消灭了,而发现吮魔虫的这个家族————贝果家族,顿时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先是家族人员出来澄清,然后是家族族长当着苍白之巢的天怒民众们做自我检讨,直到天怒女皇柏伊赛尔亲自发声为贝果家族做担保,这件事情才算是暂时过去了。
  
      贝果家族是现任女皇柏伊赛尔的忠实拥护者,锐梨丝不愿意跟柏伊赛尔正面冲突,这也是事件平息迅速的主要原因。
  
      可在那之后,新的变故又出现了。
  
      在天青教徒们排查同样是柏伊赛尔派的道梅崔德家族时,一只高度同化的吮魔虫再度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面,尽管在场的道梅崔德家族族长拼命发誓自己绝对不知道这个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家族里面,可是这件事情怎么也不会像之前那样轻松解决了。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因为贝果家族和道梅崔德家族,全都是现任女皇柏伊赛尔最亲近的家族,所以女皇的担保在天怒族人们看来,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这时,一种不知道源自何处的言论又疯狂的传播了起来。
  
      贝果家族和道梅崔德家族发现的吮魔虫,全都是实验品!
  
      然后这个言论又急速变化。
  
      这个有可能会毁掉苍白之巢的可怕实验,是天怒女皇允许的!
  
      之后就变成了最终版本。
  
      天怒女皇在私底下豢养吮魔虫,还妄图掌控它们的力量!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