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天青教会之变,乱舞刀塔第1098章 天青教会之变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天青教会之变
    “塞莉蒙妮大人和您母亲的关系摆在那里。”菲珞尔笑了一下,“温和大人这边还有事情吗?”
  
      “应该没什么事情了……不过你不是说愿意出来待着吗?这么快就想着回去了?”温和问道。
  
      “没办法,温和大人不会魔法,这种应该是由您来提供魔力消耗的单方面召唤,却需要我们来提供魔力,时间长了也很累的。”菲珞尔伸了个懒腰,“银夜森林的每一寸土地我都走过了,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呀。”
  
      “哈,这话可别让月神听见了。”温和笑着说道。
  
      “没关系,你是不知道月神大人有多么想走出银夜森林,哦对了……”菲珞尔说着,突然弯腰,从旁边的墙角下面抓了一把泥土,然后放进了手上凭空出现的瓶子里面,“月神大人吩咐过我们四个,不管谁出来都要想办法带点东西回去……上次我给忘了,被嘟囔了好久呢。”
  
      “她还真是憋的不行了。”温和苦笑着摇了摇头。
  
      “月神大人说过,要不是温和大人的实力太差,她都想直接降临到你身上,这样就可以走出银夜森林了。”菲珞尔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继续说道,“当然了,以后温和大人如果实力有了质的飞跃,这件事情也不是不能做到的。”
  
      妈耶。
  
      那个难缠的小萝莉神?
  
      还是算了吧。
  
      “好了。”菲珞尔收起手里的玻璃瓶,冲温和问道,“温和大人还有事情吗?如果没有我就先回去啦。”
  
      “还有一个问题。”温和说着,从领口把那个月神吊坠拽了出来,“这东西怎么时灵时不灵的?”
  
      “哦……那个呀,有使用的时间限制,在两个月亮升起来的间隔内,温和大人只能使用一次。”菲珞尔笑着摆了摆手,“不过那可是塞莉蒙妮大人亲手做的道具,等以后满足一定的条件,就能随时随地召唤我们姐妹四个也说不定呢。”
  
      “条件?”温和愣了一下,赶忙问道,“什么条件?”
  
      菲珞尔却没有回答,而是在一阵白光中飘飘忽忽的消失了。
  
      “嘁……跑的真快。”温和不情不愿的看着菲珞尔先前站着的地方,“起码告诉我什么条件再走啊。”
  
      与菲珞尔的一番交谈并没有太多的斩获,不过这个结果倒也没有太出乎温和的预料,就如同菲珞尔所说,丝奎奥克既然敢下放这么多的力量给仙德尔莎,就一定不害怕她会反噬自己,而这个永世契约完成的条件,应该就是仙德尔莎完成复仇。
  
      换句话来说,就是当她成功复仇,并且夺回荆棘王位的时候,就是她要付出代价的时候。
  
      真神的契约,无人可以变更。
  
      温和虽然不知道丝奎奥克有没有给这个永世契约设下时间的限制,但死拖着也不可能会等来解决的办法,而且苍白之巢里面的计划已经开始,自然是不可能贸然停下来的,这么一来,就只能像温和安慰仙德尔莎那样,等着“车到山前必有路”了。
  
      ………………………………
  
      苍白之巢中的吮魔虫并没有像天怒族人们担心的那样泛滥成灾,在贝果家族和道梅崔德家族之后,也确实没有哪个家族再一次被曝出发现吮魔虫的踪迹,天怒女皇也把手下的禁卫部队分派到苍白之巢各处,严防可能出现的吮魔虫之灾。
  
      原本在天怒人民的心中,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他们漫长生命中的一次小波动,可让谁都没有想到的是,距离上一次天青教徒巡查各处没过去几天的时间,身为禁卫队长的莫尔汗就带着手下的禁卫精锐们,把天青教会的主教堂给包围了。
  
      这一幕,是包括诺伊尔家族都始料未及的,天青教会的主教是锐梨丝,那个谁也惹不起的先祖级别人物,而且她曾经似乎还是现任天怒女皇的养母,谁也没有想到柏伊赛尔居然能够做到现在这一步。
  
      天青教会主教堂门前。
  
      一众天青教徒们握紧了手中的魔法杖,跟外面那满天空飘着的禁卫精锐对峙着,论战斗力,他们三个一起上都不见得能够打过一名禁卫精锐,论数量,他们也比这些围城的敌人少了不少,但此时此刻却没有一名天青教徒退缩,因为在他们心中,他们背后守护的,是他们第二个家。
  
      “莫尔汗大人,您这么大费周章,是有女皇大人的命令吗?”
  
      锐梨丝站在台阶上,不卑不亢的开口问道,她虽然不善武力,但是在天怒一族中却有着极高的声望,而半空中的莫尔汗也不愿意跟这样级别的存在较真,凌空行了一礼之后,低声说道:“锐梨丝大人,女皇大人有令,在你们天青教会彻查苍白之巢中的时候,也希望能允许我带人彻查一遍你们天青教会的主教堂,毕竟吮魔虫这样的东西诡计多端,必须要小心应对。”
  
      “哦?”锐梨丝抬了抬眼皮,“莫尔汗大人,这是在怀疑我们吗?”
  
      “当然不敢,锐梨丝大人是上一次抗击吮魔虫的英雄。”莫尔汗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说道,“我也是奉命行事,还请锐梨丝大人见谅。”
  
      “哼!告诉你们,我们这里是不可能再发现吮魔虫的!”
  
      一名身穿着白色盔甲的女性侍卫冲着半空中的莫尔汗大声吼道,正是锐梨丝的近侍阿提亚。
  
      “发不发的现,得我们自己亲自来。”
  
      莫尔汗大手一挥,十数名禁卫精锐顿时向下扑了过去,而门口的天青教徒们在锐梨丝的命令下也没有反抗,一时之间,场面显得极其安定。
  
      周围看热闹的天怒平民们原本都以为这只不过是走个过场,可谁也没想到的是,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冲进天青教会主教堂的禁卫精锐们,居然就从里面找出来了两只吮魔虫!
  
      虽然不是具有“同化”能力的母体,但也绝对是吮魔虫无疑。
  
      看着地面上扭动挣扎的生物,锐梨丝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她头顶上飘着的莫尔汗则阴测测的笑着,大声质问道:“锐梨丝大人,如果没有什么话要说,就麻烦您跟我去见一趟女皇大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