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叛徒,乱舞刀塔第1099章 叛徒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叛徒
同一时间,在荆棘皇宫里面,苍白之巢王庭的大臣们都有些面面相觑,因为天怒女皇平时虽然看上去慵懒,但却从来都没有缺席过日常的议事,看着空荡荡的荆棘王座,人们浮想联翩。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大臣下属的家臣找了个空档,直接溜到了自家大人的身边,附耳说了几句之后,只见那名大臣的脸色登时就变了。
  
  因为荆棘王座上无人,这名大臣和他家臣的交谈自然就成了全场的焦点,而这名最先得知了一手讯息的大臣明显也没有独享这个消息的打算,只见他一头冷汗的凑近了身边的另外一名大臣,附耳说了几句话。
  
  两人的反应,简直如出一辙。
  
  于是,这个新来的消息就如同病毒一般在王庭里面扩散着,几乎是眨眼之间,所有人就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天怒女皇手下禁卫部队的总领,莫尔汗刚刚突袭了天青教会的主教堂,并且还依照女皇的命令逮捕了锐梨丝主教……而理由是,怀疑天青教会私自圈养危险的吮魔虫。
  
  这个消息对在场的人们来说,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锐梨丝是什么人?
  
  先祖学者、天青教会最高主教、文明的传承者、天怒一族中最渊博的人……
  
  无数的名头和光环笼罩在这位大人的身上,整个苍白之巢里面,没有人敢随便对她不敬,尽管在传言之中,她的法力低微,但是人家的身份摆在那里,哪怕是现在的天怒女皇,曾经也不过是她的养女罢了!
  
  天怒女皇真的会下这样荒诞的命令吗?
  
  柏伊赛尔虽然高傲,但却深知天怒一族自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礼仪,姑且不论她到底对自己的亲生姐姐做过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她还真没在锐梨丝面前撒过野,现在突然来这么一出,倒是把这满朝文武大臣弄了个云里雾里。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荆棘皇宫外面守卫着的侍从们,突然大声禀报起莫尔汗的行踪来,众人急忙转头,看向宫殿门口大步走进来的禁卫部队总领。
  
  莫尔汗高挺着胸膛,仿佛做了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一般,而周围的大臣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出声询问,只是看着他径直走到荆棘王位的台阶下面,然后转过头来:“女皇大人还没有来出席议事吗?”
  
  “莫尔汗大人……女皇大人还没来。”一名跟莫尔汗关系还算不错的大臣低着头说道,“您……难道也不知道女皇大人为什么没有出席议事吗?”
  
  “我怎么会知道?比比葛沙大人这是话里有话呀,不知道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莫尔汗眼睛一斜,冷冷的开口问道,“你是在诽谤我,还是在诽谤女皇大人呢?”
  
  “不敢不敢……我当然不敢!”比比葛沙没想到莫尔汗翻脸比翻书还快,连比带划的否认道,“我只是无意间、无意间的关心,莫尔汗大人请千万不要误会,我没有任何其他的意思!”
  
  “希望如此……比比葛沙大人,在王庭里面当差,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啊。”莫尔汗冷笑着开口说道。
  
  “是是是……莫尔汗大人教训的是。”
  
  比比葛沙满头大汗的附和着说道,见对方没有再继续开口的意思,顿时如获大赦一般的退了开来,而莫尔汗似乎也懒得再跟他计较,直接左右看了看,然后不给王座边上的侍卫任何通报,自顾自的向着王庭的后院走了过去。
  
  莫尔汗身为禁卫部队的最高统领,一边的王庭侍卫就算有心阻止,也实在是没有这个胆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莫尔汗向里走去。
  
  对于身后众人的目光,莫尔汗毫不在意,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仿佛遇到了什么特别开心的事情一般。
  
  一路上遇到的所有天怒族人,不论是皇宫内巡守的侍卫,还是女皇身边陪伴着的侍女,都冲他恭敬的行礼,而他此时的状态却和平时完全不同,没有了那股谦逊和小心,取而代之的是高傲和狂妄。
  
  至于这其中的原因……目前只有他自己知道。
  
  走到女皇寝宫的门前,莫尔汗只是抬头看了看,然后露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他并没有像原来那样直接走进寝宫,而是直接绕到了宫殿后面,打开了一个被数道魔法阵包裹的暗门之后,高大的身躯一闪而逝,直接钻进了那个看似黑暗狭窄的空间里面。
  
  而里面的空间,却着实有些让人出乎预料。
  
  精致的华美砖石上面,雕刻着一幅幅精美的画卷,到处都充满了奥术魔法美妙的香气,奢华的座位呈“口”字形排列,而在这一圈儿座位的中央则是一个明亮的魔法平台,柏伊赛尔————昔日里趾高气扬的天怒女皇,此时正以一种极度羞耻的姿势束缚悬吊起来,然后跪在这片明亮的魔法平台上面。
  
  但此时的天怒女皇似乎完全没有了羞耻心,她痛苦的拧紧了自己的眉毛,紧闭着眼睛一言不发,豆大的汗水顺着鬓角缓缓流下,落在白色的平台砖面上,发出“啪嗒”一声脆响。
  
  “我刚刚以你的名义,逮捕了锐梨丝。”莫尔汗非但没有上去解救柏伊赛尔,反而是直接凑到了她身边轻轻地开口说道,“等你被这片魔法阵抽干了全身的奥术魔力,你那所谓的‘皇族血统’也不过就是个笑话罢了……奥术魔法不能用来攻击皇族血统,真是可悲又可笑的说法!”
  
  “你这个……魂淡!”柏伊赛尔挣扎着抬起眼睛,恶狠狠的开口说道,“这邪恶……的魔法,你是从……从哪里学来的!”
  
  “这可不是学的,我的女皇大人。”莫尔汗的脸上露出了一副畅快的表情,“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为的就是能够破除掉你们那个所谓的‘皇室血脉’!不过这也要感谢女皇大人,如果没有你……我又怎么可能会轻易得到最重要的血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