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交代,乱舞刀塔第1129章 交代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交代
    血色巨狼的爪子几乎是擦着罗伯斯的后背滑了过去,要不是温和步子够快,他背后背着的这个家伙绝对会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飞奔冲到爱由莎身边,温和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一片刺耳的电流声,回头看去,却正见到贝恩霍勒化身的血色巨狼痛苦的挣扎着,白色的电弧来回闪耀,将凌晨的天空都彻底照亮,而血色巨狼那颤抖的身躯,更是完全无法再进一步!
  
      温和放下背上的罗伯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另外一边的爱由莎则赶忙靠过去扶住了他,两人不远处的那只血色巨狼在几经挣扎之后,终于还是挣脱了防护法阵的束缚,用那带着不甘的怨恨视线瞟了近在眼前的两人一眼,转身冲进了幽暗的野兽森林之中。
  
      “家主大人……那是什么东西?”爱由莎看了看温和,发现对方身上除了脏污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伤口,不由的轻声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发生了什么?”
  
      “你这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我头都大了。”温和无奈的晃了晃脑袋,看了看一边地上像只死猪一样的罗伯斯,“有绳子吗,先把这个家伙捆起来……费摩卡已经死了,这家伙也得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天亮的很快,但对于乐乡镇的人们来说,这绝对是惊心动魄的一个晚上。
  
      镇民们和魔物猎人全都聚集在镇口的方向,人们丝毫不在意周围潮湿的空气和拥挤的人群,全都踮着脚努力想要看清前面的情况。
  
      而在前方的空地上面,他们的镇长大人此时却被五花大绑瘫坐在地,而他身边站着的,却是刚刚才来到这里的“魔物猎人”。
  
      这算什么?!
  
      人们议论纷纷,温和却也没有阻止,他衣服上的血迹和伤痕更是平添了一股恐怖的气势,再加上背后结界外面那满目的疮痍,在场的所有人甚至没有一个敢出声质疑的。
  
      最后,还是温和自己开口说道:“各位乐乡镇的镇民们,还有暂留此地的魔物猎人们,我知道你们很好奇身为镇长的罗伯斯为什么会是现在这幅样子,也非常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是一个无关的路人,却无意间卷到了这场可怕的灾难之中……接下来,就让我把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吧。”
  
      在温和的叙述下,人们这才知道那个屡屡犯下杀人罪行的“野兽”,居然就是那个每年都会来他们镇子里的精灵向导费摩卡,也知道了他们的镇长其实早就知道这件事情,却非但没有揭露他的罪行,反而还拼了命的去包庇他。
  
      当然也有人们提出了疑问。
  
      为什么费摩卡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就要杀人。
  
      为什么他们的镇长要包庇他这个杀人狂魔。
  
      对此,温和给出了自己认为最合理的见解和回答。
  
      “费摩卡已经死了,而他正是死在了你们口中的‘狼王’手底下,‘狼王’的真实来历我想大家应该都非常清楚,他曾经是斯洛姆王国最荣耀的贵族————安布里家族最幼小的儿子,名叫贝恩霍勒,而当年安布里家族政变遭到斯罗姆王国的血腥镇压,贝恩霍勒作为安布里家族最后的火种逃了出来,而这个费摩卡的名字也是来源于他的姓氏,他的真名叫做勒耳·费摩卡,而他的亲生哥哥名叫库伦·费摩卡,当年曾经是安布里家族的护卫队长。”
  
      人群一阵哗然。
  
      “先不要急,听我说完。”温和抬手,示意面前的人群稍安勿躁,“昨晚在他们双方对峙的过程中,贝恩霍勒曾经说过是因为库伦的出卖,安布里家族才会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而库伦也在最后的战斗中被‘狼王’夺走了性命,这个勒耳身为库伦的亲弟弟,一直潜伏在这片野兽森林的边缘,就是想要复仇。”
  
      “复仇?”这时,一名胆大的镇民站了出来,激动地说道,“那他去找那个贝恩霍勒啊,为什么要来伤害我们?!”
  
      温和并没有无视这名激动的镇民,而是缓缓的开口说道:“原因也非常简单,因为以他的实力来说,根本就不是贝恩霍勒的对手,所以他只能借助‘狼王’的名义去犯下种种罪行,为的就是能够让乐乡镇和经过这里的魔兽猎人们联合起来,说不定哪天就会有一个强者出现,帮他解决掉贝恩霍勒。”
  
      “就因为这个,他就要了我女儿的性命?!”眼前的男人悲痛的无以复加,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为什么……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们是无辜的啊,我们都是无辜的啊!”
  
      “在日复一日的复仇之中,勒耳已经扭曲了,而就在那个时候,你们的这个镇长————罗伯斯发现了勒耳的所作所为,但他却没有选择通知大家。”温和的声音显得冷冰冰的,而他身边的罗伯斯则瞪着双眼一言不发,“他说自己是被威胁的,也许一开始是这个样子,但这样残忍的杀人事件已经持续了几十年,你当上镇长也有些年的时间了,难道他一直在威胁你吗?”
  
      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却突然响起了一道质疑温和的声音。
  
      “你不过是一个才来我们这里的外乡人,凭什么让我们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说得对,你说的真的是真相吗?”
  
      “镇长大人帮过我们家,怎么可能害人?”
  
      “我不相信!”
  
      “我也一样,我也不相信!”
  
      ……
  
      质疑的声音此起彼伏,温和身后的爱由莎脸色越来越差,就在她忍不住几乎要当场发飙的时候,却被前面的温和一把拦了下来。
  
      “事实胜于雄辩,我这里有两块水晶,一枚记录水晶,一枚聆听水晶。”温和说着,直接从物品包里面掏出来一白一黄两块亮晶晶的东西,甩手扔在了众人面前,“不相信的,向前一步,这里面记录的是昨晚所发生的一切,你们自己看、自己听,然后自己评判!”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