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舞刀塔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含怒一击,乱舞刀塔第1174章 含怒1击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乱舞刀塔 > 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含怒一击
随着魔咒响起,普利斯特的左手上面登时亮起了一片炫目的光辉,但即便如此,他跟温和两人还是没有办法将眼前的一切看个通透,视野所及之处全部都是被普利斯特身躯所搅动起来的黑色波纹,这感觉就好像置身于一个恐怖的地下水潭,没有人知道在这片诡异的黑暗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要命的东西。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普利斯特已经下去了,温和心里就是再不愿意,也不能太过矫情,直接强忍着心中的厌恶感跳下来之后,却惊奇的发现这些油液状的黑色液体却完全没有什么太多的触感,也没有想象中恶劣的味道,那感觉就好像这些不是流体,而是雾状的存在一般。
  
  “这些是什么?”温和伸手捞了一下,发现这些东西有着难以理解的性质,“而且汇聚在这里居然形成了一个水潭……我们是到底了吧。”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的。”普利斯特说着,目光却朝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温格拉斯……是我的错觉吗,你看那边,是不是有光?”
  
  “光?”
  
  在周围一片漆黑的情况下,两人头顶上明亮的光环已经在无意之间使得温和忽略了很多东西,他转向全能骑士所看的方向,赫然发现那边的远方居然有着一个微弱的光芒,虽然相比较之下就像是风中残烛一般微弱,但在这片冰冷且黑暗的环境之中,依然还是像指路的灯塔一般显眼。
  
  “没有方向,只能朝着那个前进。”得到了温和的确认之后,普利斯特顿时点了点头,“你意下如何?”
  
  “唯一的选择了吧。”温和点了点头,“走吧,让我们靠近去看看那是什么东西。”
  
  决定了方向之后,哗啦哗啦的水声变成了两人前进路上唯一的伴奏,在冰点之下的环境之中,尽管冰冷刺骨,但这些黑水却没有一点要冻结的意思,空气中弥漫着的灰色死气迷雾也不如先前那般浓厚郁结,起码那道微弱的光点一直清晰可见。
  
  但在这种地方,异样的安静反而更加让人心中不安,就连温和自己,都开始有些怀疑茉崔蒂是否真的会被关在这么一个炼狱般的鬼地方。
  
  微弱的光芒仿佛有生命的东西一般,一直跟两人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在走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视线中的光点却仿佛没有任何空间上的变化,依旧是在那么偏远的边缘。
  
  “这个光芒到底是什么……感觉好像一直在躲着我们。”
  
  “不……与其说是在躲着我们,倒不如说更像是在指引我们。”普利斯特摇了摇头,静静地开口说道,“不过这也只是我个人的猜测,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只有这样的一个光源,有可能是在指引我们,却也有可能是致命的陷阱……所以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你说得对。”温和点了点头,“不过我现在非常好奇的事情是,就这么一个冰冷黑暗的地方为什么会被称为献祭之渊?献祭给谁啊?”
  
  “你对全能教团的历史了解不够,这也在所难免,我虽然没有经历过那段岁月,但也听骑士团里的老前辈们说过……在全能教团还没有和全能骑士团分裂开来的时候,大家被统称为全能神教,那个时候的这片土地可没有现在这般祥和安宁,我不知道全能之神的教义是否真的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是用他自己的神迹扩散开来的,我只知道那时这片土地被称为‘被诅咒的不祥之地’。”
  
  “被诅咒的不祥之地?”温和愣了一下,“这里原来不是晴雪山吗。”
  
  “晴雪山……是很久远很久远之前的名字了,在全能神教刚刚出现的时候,这座山峰常年被冰雪和灾祸所笼罩,以至于周围很大的范围内都没有生物的存在,每天夜晚,都会有可怕的悲鸣在附近的平原上回荡。”普利斯特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说道,“而全能之神的信条之所以能够像现在这般深入人心,也是因为当时的全能神教用信仰之力征服了这片‘被诅咒的不祥之地’。”
  
  “所以这跟这个献祭之渊有什么关系?”
  
  “全能神教攻克了重重难关,在建立了繁华稳固的晴雪城之后,却依旧会有可怕的天灾不断袭来,即便人们齐心协力,这些可怕的灾难还是会夺走很多东西……历史里面并没有叙述过那个时候的全能之神到底在做什么,我们只知道在虔诚的信仰和诚恳的祈祷无效之后,人们便又走回了之前的老路。”普利斯特的话语中带上了些许悲哀,“再加上,当时在这个献祭之渊的入口处出现了很多连祭祀都没办法解释的诡异现象,所以当时的人们一致认为就是这个献祭之渊里的怪物招来了灾厄,想要平复他的怒火,就只能献上鲜活的生命。”
  
  “还真是愚昧。”温和摇了摇头。
  
  “是啊,在开拓自然环境恶劣的荒野之地本就是一件需要极大牺牲的事情,与自然的对抗又岂是一朝一夕的工作,什么怪物……不过是当时的人们假想出来的敌人罢了。”普利斯特叹了口气,低声说道,“好在当时被投入献祭之渊的都是一些亵渎了全能之神教义的野蛮种族、或者是一些为祸乡里的凶恶之人,人们就也没对这种事情起太多的反感,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下来,谁又能知道这个深渊里面到底起了什么变化。”
  
  温和被普利斯特说的全身发毛,他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我的老天,你可别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鬼故事了……本来就很冷,我现在突然感觉更冷了。”
  
  走在前面的普利斯特回过头刚想说点什么,却突然脸色一变,手上的圣光登时就迸发了出来。
  
  在看到全能骑士这般反应之后,温和一瞬间就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不由得全身一阵恶寒。
  
  有什么东西,正悄无声息的站在自己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