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九世之双生碧落第171落 无题小姐 新,查理九世之双生碧落第171落 无题小姐 新_小说同人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查理九世之双生碧落 > 第171落 无题小姐 新

第171落 无题小姐 新


  墙上的这道门,是一扇很有特色的门。门是实木的,猫眼的位置钉着一枚长钉子,挂着一个牌子。牌子上用亮色水彩笔写着五个字:经理办公室。
  字迹稚嫩拙朴,像是小孩子的无心涂鸦。
  江断鹤在前面推开门,映入众人眼中的是这样的一个画面:
  昏暗的办公室里,正对着大门的墙上镶着一排小壁灯,淡黄色的暧昧光线投射到下面的办公桌和办公椅上。橱柜上一字排开各种各样的奖杯,可是这些奖杯底座上的小字介绍却令人哑然:最佳夜店top1、最受欢迎牛郎店top1、最受欢迎脱衣舞场top1……
  真皮办公椅上,坐着一位过分年轻的女子。橙色的及肩短发被光线镀上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边,面容被笼罩在大面积的阴影当中,看不清确切表情。墨绿色露肩短袖上衣,露出的一块白皙肩膀像半满的月亮,清冷圆润。
  她慢慢地抬起头来,她有着一双极为罕见的粉橙色丨眼眸,像春天里最娇嫩可爱的花朵。可是这花朵的蕊心却含着一滴冷露。
  女子年龄不大,不会超过二十岁,长相乖巧,却如无机质的雕塑般不近人情,无法感受到真实存在的温度。
  “……无题小姐。”唐晓翼发现是认识的人后,有点想原地死亡:怎么这里遍地走的全都是他认识的人!虽然说不上有多熟,但是见面就是很尴尬啊!
  无题——女子看了站在最后的唐晓翼一眼,搁在办公桌下的腿动了动,接着办公桌下便传来了“哎哟哎哟”的叫声。
  这、这个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无题弯腰,把办公桌下那个被五花大绑的人提起来,朝几位不速之客丢了过去。
  江断鹤反应很快,拉着边锦闪到一边,唐晓翼抱着靳千秋也躲得很快。
  于是这个人肉包袱便被直接丢在了几人之间的空地上。
  灯光昏暗,照在那个人脸上,有几分模糊和混乱。
  凌乱的黑发、特殊的蓝绿双眸、漆黑的长袍。
  是谭更漏。
  而无题坐在办公桌后,手撑在桌上,托着下巴:“他是和你们一路的吧,鸦先生,你们的衣服都一模一样呢。”
  “多谢无题小姐帮我们——”唐晓翼目光扫了一下不知死活的谭老板,“——帮我们照顾我们的好朋友了。”
  无题是道上的人。
  她的经历很俗套:从贫民窟走出来的女孩子,为了进入上流社会的梦想而不停地往上爬,依靠走私毒丨品起家,有了家底后便开起了夜店,天南地北到处都有她的分店,生意一度十分红火繁华。
  而这如过眼云烟般的繁华终结于无题的死亡。已实现自己梦想的女子不知为何,选在一个天色阴沉的星期五,自投了南沪的浦华江,了断了年轻而充满罪恶的生命。
  这里是第四重迷宫,对应的罪行是——贪财、挥霍。
  无题很爱财。
  她对于财富的渴求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不择手段、竭尽所能,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和渠道疯狂敛财。她死了以后,再也没人知道她那数目可观的财富究竟被她藏在哪里,也许她效法杜十娘沉百宝箱,让财富和她一起消失于人世间。
  而唐晓翼会认识无题,原因也很俗套:夜店从来都是情报交易的好场所,而当时一百家夜店里有七十家是无题名下的,唐晓翼作为最大的情报贩子,一来二去,可不就和无题认识了吗。
  因为认识的背景不是很光彩,且现在身边有小姑娘(靳千秋)和政府的人(边锦)在,唐晓翼委实不太想承认他认识无题……
  谁知边锦突然上前去,主动和无题握手,热情寒暄:“无题小姐!想不到我们还可以见面!就算你现在因故过世了,我也没有忘却与你的交情!你永远都是政府的好伙伴!”
  “……??”唐晓翼目瞪口呆。按理说边锦是政府的人,扫黄打非是一年抓得比一年严,无题的夜店肯定是吃喝嫖赌无一不全的,边锦现在居然还说和无题有交情?还是政府的好伙伴?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政商勾结?
  想想也就明白这个操作了:无题看谁不爽、想敲谁竹杠,就把人叫到夜店来,再一个电话打给边锦,边锦调人过来突击检查,可不就是瓮中捉鳖么。要是无题敲竹杠成功,那就放人,钱平分;成不了,那就搁局子里蹲着吧。
  大部分被抓的都是后一个结果,倒不全是因为无题敲不成竹杠,是因为边锦在公事上特别有原则,抓的如果真的是罪大恶极之徒,那就是说什么都不肯放人了。无题也不拦,反正边锦那边有理有据的,而无题这边完全可以用“政府不好通融、说不动”为理由挡回去。
  谁说政府全都是光明正义的,在黑暗世界还不得用肮脏手段才可以办好事。
  边锦个人性格便是亦正亦邪的,切换自如得很,唐晓翼也不反感——重要的是皇帝陛下不反感,随边锦去。
  无题也挂着官方化的微笑,握了握边锦的手。她调转目光盯住唐晓翼,说道:“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来本店消费么?”
  “可是您这里不是只有一个办公室吗——”难不成九重迷宫人性化到这个地步,把无题的夜店也一起搬过来了?
  无题摇了摇头,示意他们去开他们进来的那道门。
  离门最近的靳千秋主动开了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瞬间闯入办公室。
  门外已经不再是第三重迷宫的走廊了,而是一间灯光闪烁气息淫丨糜的夜店。
  灯红酒绿,衣着清凉的男男女女贴身热舞,酒精与情丨欲,毒丨品与药物,罪恶污秽的空气混杂着往上蒸腾,氤氲了情调与灯光。
  门外守卫着大量的黑衣保镖,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他们往里望了一眼,见老板——无题并没有什么新指示,便又把头转了回去。
  “哇塞,厉害诶。”没心没肺的靳千秋果然如是感慨道。
  无题勾唇一笑,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跨过躺在地上的谭更漏,走到门边——靳千秋身边。她乜了靳千秋一眼,突然伸出手指,勾了一下她的下巴。
  无题说道:“谁不喜欢美丽的小女孩呢?鸦先生很喜欢,我也很喜欢。”
  她走出了这道门,几个人只得跟上。
  穿过涌动的人群,唐晓翼在夜店奢华的装饰布置中寻找着这一重迷宫的守护者——普鲁托(Plutus/Pluto)。它是希腊神话中的财神,也有人认为它是罗马神话中的地狱之王。但根据但丁的《神曲》设定,但丁已将卢齐菲罗作为地狱之王,因而此处的普鲁托应当是希腊神话的财神。
  放满酒的几何造型酒柜——没有——布满涂鸦的红砖石墙——没有——角落里的书柜——那个女神像!
  那是希腊神话中财富女神普鲁托的经典形象。一对翅膀,一手拿天平,一手拿羊角,象征丰收,羊角里不停地往外涌出金银财宝。小小的女神像的底座上,雕刻出了一堆钱币。
  唐晓翼刚想直接回收了普鲁托,无题却打了一个响指,他的面前立刻挡了一名彪形大汉,唐晓翼蹙眉,看向无题:“无题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你是在打我的财神的主意吗?不可以,我的财富不可以被你抢走。”无题冷冷地看着他,她注意到唐晓翼一直在往普鲁托雕像的方向看,很自然的便以为他是想抢走她的财神——也就等同于抢走她的财富。
  爱财如命的无题才不会容许他人抢走自己的财富。
  唐晓翼摊了摊手,歪头一笑:“可是您已经死了,要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用?连带着现在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人死如灯灭,没有什么痕迹,更没有鬼魂一说。”
  言下之意,连您都已经不存在了,何必死死抓着这无用的金银珠宝?
  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为什么要如此执念于钱财呢。
  千金难买我乐意。
  “人类最成功的创造就是货币,人类最失败的创造也是货币。”无题视线扫过夜店,定格在一个角落,她勾起嘴角,迈着轻快的步子向那里走去。人群自动给她分开一条道路,有如过去摩西分开红海。
  道路的尽头是一张赌桌,穿着暴露的兔女郎荷官翘着二郎腿,戴着红手套的双手灵活地玩着扑克牌。
  无题站在赌桌旁边,回头看向站在原地没有移动的唐晓翼等人,倏地一笑。模糊暧昧的灯光里,她的笑容像是一朵纱做的假花,失真而浮华。
  “你不是想要那个女神像吗?陪我赌一把,你赢了,就送给你。”无题的声音低沉平静,在夜店的空间里滑过,人群刹那间沉寂下来。
  而唐晓翼笑得很平静,透露出拒绝的意思。
  “也是,仅仅只有女神像这个筹码,可不足以让曾经称霸蒙面赌场的鸦先生出马……”无题的目光落在唐晓翼身后的靳千秋身上,清脆地打了一个响指,“保安。”。
  她眯起眼,指尖指向靳千秋:“把她给我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