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无不胜第263章 一身铁骨刘驱虏,氪无不胜第263章 1身铁骨刘驱虏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氪无不胜 > 第263章 一身铁骨刘驱虏
    <>
  
      “荣军大院”,一个听去有些俗气老套,好像从七八十年代走出来的名字。
  
      而事实这个大院也确实兴建于七八十年代,甚至有不少地方还保留着七八十年代的风格……如好几座连在一起的只有两层的小平房,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面,是绝对找不到第二片了。
  
      刚来到这座城市的新人看到这个大院,一定会嗤之以鼻,觉得这是迟早要被拆迁的城市的污点。但只有这个城市的老人才知道,这个大院的地位究竟有多么的尊崇,而住在这个大院里面的老人们,又具有多么强大的能量。
  
      大约是畏惧于这座大院的威势,出租车司机并不敢在大院门口停留很长的时间,放下了沐天二人急匆匆的离开了,而当沐天二人准备向里走的时候,在不起眼的地方走出两个保安了,非常有礼貌的拦住了沐天两人的去路,笑着说道“这里住的都是老人家,如果你们在里面没有认识的人的话,不要进去打扰这些老人家了。”
  
      如果不是已经杀了不少人的沐天,清楚的从这两个保安身感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那沐天一定会以为这两个保安是两个和蔼可亲的好人。
  
      “我们是刘老的朋友!次刘老还请我进去过呢,我们给刘老送药来了!”汪妍徵连忙解释道。
  
      “哦!我记得你!”一个保安看了汪妍徵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这个保安能记住汪妍徵倒也不怪,毕竟只是两三个星期以前的事情,而且这件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整个荣军大院下都鸡飞狗跳的,他们两个保安也差点受到严重的处罚,幸好最后刘老被人给送了回来,所以这个保安对当时的事情印象特别深,也顺便记住了后来从荣军大院里面出来的汪妍徵,毕竟在这个大院里面,一张生面孔实在是太难得了!
  
      “那太好了!我们可以进去了!”汪妍徵欣喜的说道。
  
      “不行!”保安还是摇摇头“你不是这里的住户,想要进去必须要得到邀请,如果真是刘老的朋友,那给他的家人打个电话,到时候我们自然会放你进去!”
  
      “啊……”汪妍徵顿时面露不甘,她要是有刘老的电话,那她早打电话进去了,可问题是,当初她在护送刘老回来之后,几乎是被刘老那个面目阴沉冷峻,好像想要吃人一样的孙子给赶出来的,要不是为了沐天,打死汪妍徵,汪妍徵也不会想要跑到这里来的,因为汪妍徵早知道自己会自取其辱了!
  
      “能不能麻烦你们给刘老的家里打个电话,说几个星期前他一命的那个小朋友来看望他老人了!”沐天结果了话茬,对保安说道。
  
      “不行!我们没有这个权利,我们也没有刘老家的电话!”保安干脆的拒绝道。
  
      “是吗!可是你保安室里面那本小册子面,写的不是刘老家的电话吗?”沐天笑道。
  
      “你怎么知道的!”保安吓了一大跳,立刻眼神变得无冷峻了起来,同时一股股凛冽之意开始在周围环绕着,手掌更是悄悄的放在了腰间,连汪妍徵完全不懂任何气势的女人,也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有些难以呼吸,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自己的喉咙一样难受。
  
      “哦!不要激动,我只是随便猜的,保安室里面有一本住户家的通讯录并不怪!”沐天笑嘻嘻的说道,保安这才松了口气。
  
      “好了,我把刘老家的电话想起来了!”沐天笑了笑,直接对着汪妍徵报出了一个号码。
  
      听到这个号码,保安的气息为之一窒,因为这个号码正是写在保安室的那本小册子里面的号码,而这个号码是专门用来和保安室联络的,所以除了保安室的保安之外,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号码才对,可为什么这个号码会在沐天的手?
  
      “难道说有人潜入了保安室获取了号码?”保安的心一惊,连忙回头往保安室一看,却发现保安室的大门依然紧闭着,那个指纹锁也牢牢的扣了起来,而沐天和汪妍徵两个人更是全程呆在自己的面前,这个家伙怎么可能偷看到联络不的号码呢?
  
      “难道说是刘老的家人给了这个号码?不对呀,刘老的家人不可能会把这个号码给别人呀!”保安的心充满了疑惑,但却又实在无可奈何,毕竟人家现在是要和刘老家联络,万一人家真是刘老的朋友,自己岂不是得罪人了。
  
      于是乎,这两个保安看着汪妍徵拨通了保安的专用号码,然后听着汪妍徵道“您好,请问是刘驱虏爷爷家里面?我是汪妍徵,是几个星期前送刘驱虏爷爷去火车站的那个女护士。不是……不是……我没有其他的目的,我只是给刘驱虏爷爷送药来了,我找到了次那个医人,他答应再送一颗神药果实给刘老服用,我真的没有恶意,你不要挂电话呀……”
  
      汪妍徵显然被刘老家里人给当做骗子拒绝了,电话当场被挂断,汪妍徵急的眼泪都快要哭出来了,而一旁的保安也变得面色不善,似乎已经认定沐天和汪妍徵的身份可疑,正准备将他们两个抓过去盘问的时候,一个有些苍老,但气十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咦,这不是小汪吗?你来看爷爷了!”
  
      “刘老!”汪妍徵欣喜的转过身子,看到一个神气十足的老人正站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手还端着一个鸟笼子,一副刚刚遛弯回来的模样。要不是已经事先知悉了这个老者的身份,谁能够想到,这个和普通老人看去并没有什么区别的老者,会是一脚能够让整个华夏抖三抖的老人呢!
  
      “刘老您好,好久不见,看来您的气色不错!”沐天也转过身子,用略带敬意的目光看向这位老者说道。
  
      “咦,这位是……你是那个小神医呀!”刘老先是愣了一会儿,然后才认出了沐天的身份,顿时惊喜的说道。
  
      这位刘老可清楚的记得,汪妍徵并不是那个救自己的人,真正救了自己的人,是一个看去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和他手那颗神的果实。后来刘老的孙子也曾经派出大量人手,甚至调阅了整个城市的监控录像,想要找到这个年轻人,从对方手得到更多的那个救命神药,可最终这个年轻人却神秘的消失了。
  
      对此刘老也不免有些失望,他倒不是想要活得更长,只是单纯的想要对这个年轻人说声谢谢罢了!
  
      本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个神秘的年轻人,想不到现在居然自己送门来了。
  
      “太好了!我终于见到你,来来来,快点和我到家里去坐坐!”刘老立刻热情的拉起了沐天和汪妍徵的手,带着两个人像荣军大院里面走去。那两个保安自然也不会有任何阻拦,敬着军礼目送刘老进入。
  
      “好了!解除警戒,保险复位!”两个保安对着嘴边的话筒轻轻的说了声,周围500米范围内最少有二十几个同时将手的步枪给放了下来,一个如此重要的院子,怎么可能才会有区区两个保安呢!
  
      ——————————————————
  
      进入刘老的家会发现,刘老家的摆设几乎和荣军大院这个名字一样陈旧,里面都是一些八九十年代的老物件,堆得整个屋子满满当当的,房子的外面种满了花花草草,里面则有好几个装满了各色鹦鹉的鸟笼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硕大的玻璃鱼缸,有一些金色或者红色的小鱼在里面自由的游动着。
  
      这完全是一副普通老人的家庭,没有丝毫浪费铺张的地方。
  
      “来,家里没有什么好招待你们的,次小习他来看我的时候,送了我一两武夷山大红袍,今天见到两位小朋友高兴,我亲自给你们!”刘老一坐下,立刻热情洋溢的找出了这个茶壶,往里面大气的抓了一把茶叶,正准备亲自给沐天两人茶的时候,两个风韵犹存的年妇女保姆才急匆匆的跑了出来,从刘老的手抢过了茶壶,又掏出不少药物让刘老服用,最后她们又亲自将茶壶给倒满开水,才小心翼翼的消失在了会客厅里面。
  
      “哎!我说了我身体好,用不着别人来服侍我。我打了半辈子的孟什维克,结果自己到头来还要当个孟什维克,这算什么事呀!”刘老叹了口气道,显然,他对于这些保姆并不喜欢。
  
      “刘老,话可不能这么说,像您这样的先辈们奋斗了大半辈子,为的不是咱们所有后来人,都能够过孟什维克的日子吗?这不是您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吗?现在这目标实现了,您应该开心才对!”沐天笑着说道。
  
      “你知道孟什维克!”刘老诧异的看了沐天一眼,然后笑道“年轻人懂得还挺多的,这年头知道孟什维克是什么的人可不多了!”
  
      “前辈热血的奋斗,我等晚辈终身不敢忘却!”沐天郑重其事的说。
  
      “好!虽然不知道你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但冲你这句话,我老刘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热茶”刘老亲自给沐天满了一杯热茶,但这是刚刚烧开的茶水,里面滚滚热气翻腾,刘老正准备让沐天放在桌凉一凉再喝,结果沐天居然拿着这杯滚烫的茶水一饮而尽了!
  
      “你……”刘老看得眼睛都直了,一口将90多度的热茶给喝酒去,这种壮举,算他年轻的时候也办不到呀!这个年轻人是疯子吗?
  
      “好茶!”沐天赞叹了一声,然后不动声色的将空空如也的茶杯放回了桌面……这些热茶确实挺烫喉咙的,但是和神木大陆战斗时所受的疼痛相,这点烫伤真的不算什么!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不是一个凡人!”刘老赞叹了一声道。
  
      “刘老过奖了,我确实是一介凡人,这不我有事找您,这直接求门来!”沐天倒也干脆,没有任何遮遮掩掩的意思,直接将自己的本来目的给说了出来。
  
      听到了沐天是有求而来之后,刘老的眉头先是跳了跳,明显有几分不悦的表情,但还是笑着说道“小友救我一命,我理当报答,说,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老刘能帮忙的,但说无妨!”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个年轻人,较喜欢看电影,看得久了,自己也想要办一个电影公司,自己拍摄一两部电影。不过这各种手续较麻烦,所以希望能够得到刘老的帮助,让这些手续尽快办完!”沐天道。
  
      “这不是走后门吗!”刘老的脸色当场一变,然后断然拒绝道“这恐怕不行,小友你算要老刘我这套房子,老刘我送给你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我老刘这辈子也绝不干什么有愧于良心的事情。你想要找我老刘来走后门,那你们找错人了,我老刘是绝不会做这种有违党性之事的!”
  
      “不是……刘老您听我说……”汪妍徵神色一慌,这本来双方谈得还挺好的,万万没想到转眼之间,事情变成了这副模样,自己两人居然触怒了刘老,于是汪妍徵立刻补救道“刘老您误会我们了,这个电影集团的事情只是顺便的事情,我们真正的目的是给您送神药来了,是当初救你一命的那个果子一样的神药,这才是我们来找您的目的,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的!”
  
      汪妍徵本以为自己这样一番话之后,能够让刘老开心,同时得到刘老的原谅。
  
      可是让汪妍徵万万没想到的是,刘老反而变得更加愤怒了起来,气的在桌子用力一拍道“我明白了,你们是想用恩情来让我老刘犯错误。不错,你们的救命之恩,我老刘无以为报,但不要以为我老刘会吝啬一条区区性命。这条命我老刘还给你们也是了,谁稀罕你们的神药!”
  
      刘老的左手飞快的伸进了沙发背后,旁边两个保姆脸色瞬间大变,冲来想要阻止什么,但老刘已经从沙发底下拔出了一把手枪!
  
      要说这位刘老倒还真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丝毫的胁迫的意思。
  
      因为这位刘老将手枪拔出了的第一时间,直接对准自己的太阳穴扣动了扳机,而后瞬间枪声大作,这个刘老居然真的一言不合自杀了!
  
      “啊!!”两个保姆顿时发出一阵阵的尖叫声,以为自己即将看到鲜血满地,而地位尊崇的刘老当场横死的场景。
  
      如果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这两个保姆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否承受住刘老家人的愤怒。
  
      幸运的是,她们最终并没有看到那副惨剧,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手及时的抓住了枪口,然后用力的向下一拽,所以子弹虽然最后还是射了出来,但是却射在了地面,而沐天的手掌变得一片鲜血淋漓,手掌间被子弹射穿出了一个血淋林的洞口。
  
      “首长您没事!”
  
      “首长!”
  
      下一秒,一大群人冲进了房间里面,那一声枪响可把这些人给吓坏了,还以为刚才那两个进去的小年轻是要刺杀刘老的。
  
      结果当他们进入房间之后却惊讶的发现,刘老屁事没有的站在那里,而一个小年轻的手掌却血流如注,明显是受了枪伤。
  
      “住手!不许动!举起手来!”这些人立刻将枪口对准了沐天。
  
      “混账!你们把枪给我放下,快点给这位小兄弟包扎伤口!”刘老这才从震惊恍然大悟,扯开嗓门命令道。这些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既然是刘老的命令,那除了服从之外也没啥好说的。
  
      这些人几乎个个都精通枪伤的治疗手段,而且身还常备了各种急救道具,所以沐天受了伤的手掌很快涂了一层药剂,然后被纱布给一层又一层的缠,最后这些人准备将沐天送到医院去进一步治疗。
  
      “不用!一点小伤而已,不碍事的!”沐天摆了摆手道。
  
      “小兄弟,枪伤不浅,我年轻的时候都不敢硬扛,你还是去医院一趟!”刘老神色复杂的说。
  
      其实在开枪的那一刻,刘老心已经后悔了。倒不是说刘老怕死,而是刘老发现如果自己真的自杀了,那这小男生和小女生肯定会被自己的家人疯狂报复,他们这一辈子怕不是完蛋了,自己到头来反而害了自己的救命恩人,这是刘老万万不想看到的事情。
  
      不过刘老自己也没有想到,沐天居然有胆量在千钧一发的一刻堵住自己的枪口。这份胆量算当年在战场的刘老自己,自问恐怕都是没有的。
  
      在这一刻,刘老觉得自己又小看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呵呵,不是我吹牛,医院的技术我才信不过呢,我自然有我们沐家的祖传秘方,这一点点枪伤不在话下,刘老我们还是继续谈一谈,您只要不再动枪,我心满意足了!”沐天笑道。
  
      “哎!我老刘这辈子没服过谁,你这小年轻倒算一个,好,这枪我不动了!”刘老顺手将手的手枪丢在了桌面,然后示意周围冲进来的人离开,最后深深的看了沐天一眼道“小兄弟,不是我老刘矫情,是我老刘真的活够了。我老刘这辈子没什么可自豪,唯一能够聊以**的,是我这一身铮铮铁骨,还有这满袖的清风,你不要让我破坏我大半辈子的坚持好吗?”
  
      刘老这话也算是和沐天说了掏心窝子的话了!
  
      “刘老可否心平气和的听我一言?”沐天面色依然沉静的说道。
  
      “好!”刘老点了点头。
  
      “在下请问刘老一身,按照咱们国家的法律,若是申请一个公司的营业执照,国家的最短审批期限是几天?”
  
      “这个……”刘老愣了一下,他哪里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呀。
  
      “是0到7个工作日!”一旁的一个惊魂未散的保姆忽然开口道“根据工商总局的规定,最长7天,最短不计时,必须要完成营业执照的办理工作!”
  
      “哦!那一个《电影生产制造许可证》的最短审批时间呢?”沐天又问道。
  
      “这个没有具体的时间限制,只要所有的手续审批合格,所有的件符合要求,那要尽快完成办理!”保姆又回答道。
  
      “那还有……”沐天又说了几个件出来,结果回答几乎都是一样,是只要所有件具备,那没有任何办理时间的限制!
  
      “刘老您看,其实我们求您的事情并不是要让您给我们开后门,只是希望我们能按照正常的流程来办理手续罢了!”沐天叹了口气说道“刘老您也知道,这个世道说好也不好,一个小人物只要卡我们一下,我们可能要耽误一两年的时间,这才是真正的犯罪呀!”
  
      “刘老请您放心,我没有丝毫让您开后门,给我任何特权的意思,我也会把所有需要的件和资质全部准备好,保证所有都符合国家的规定,我只有一个希望,是能够不要得到任何人的阻拦和拖延,在法律规定的合法范围和时间内,让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些件和执照全部办理完毕,这难道也是走后门,这难道也会侮辱您的铮铮铁骨吗?”沐天感慨道。
  
      “你这小家伙,话说的倒厉害,可我老刘怎么感觉还是有些不对味呢!”刘老嘀咕了一声,但却没有刚才那种自杀的决然态度了,脸甚至还带了几次笑容。
  
      “刘老,我是一个华夏人,我最大的梦想是能够让我们华夏做出和美国相当……不,超越了美国的好莱坞,做出这个世界最棒的电影出来,不要让好莱坞的电影一直压在我们华夏人的头,这才是我成立这个电影公司的梦想!”
  
      说到这里,沐天又掏出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直接点开了一个高清件,在桌面播放道“刘老请看,这是我们团队做出来的一段电影特效,难道这样的电影特效,这样的电影,不应该早点给全国人民看一眼吗?”
  
      “我看看!”刘老掏出来的老花镜,开始郑重其事的欣赏起了沐天的这段影片,然后刘老像之前的汪妍徵一样,嘴巴越看越大,最后大到了难以闭合的程度,直到整个短片播放完毕,刘老才一脸震惊的抓住了沐天的手道“这真的是你做出来的电影?这真的是我们华夏人做出来的电影吗?”
  
      “我保证,这是我亲手拍出来的电影!”沐天表情肃穆的说道。
  
      “好!给你破个例,我给你开了!”刘老的手在桌面用力的一拍,而周围的保姆吓得嘴巴都无法闭合,这还是他们第一次从刘老的口听到主动给谁开后门这样的话呀!
  
      “刘老不好了,小雪受伤了,我给您把人送回来了!”
  
      “我的王大局长,你放开我,我只受了一点小伤而已,我还要回去接着办案子呢,你送我回家干什么!”小院的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而刘老的表情又是瞬间一惊,无紧张的说道“什么!小雪受伤了!快把小雪给我送进来,这孩子,伤的重不重!”
  
      啧啧,这个刚刚还打算举枪自杀的老头,现在居然对一点小伤如此关心起来。
  
      “你别推我!我自己会进去,这是我家!”一个穿着警服,满头利落短发的小姑娘被推进了屋子,然后被走过来的刘老给一把抱住,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下身体,最后隔着警服在她的肚子一摸,才惊讶道“乖小孙女,你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肚子,不是被汽车给撞了!”
  
      这个刘老当真是厉害,隔着警服一摸,居然摸出问题来了!
  
      “没事!没被车撞,是被野猪给撞了一下!”刘老的小孙女无所谓的说道,然后看到桌面放了一壶热茶,立刻笑道“好了太爷爷,我真的没事,我肚子早不痛了。这样好了,你让我喝口茶再去班,我下班了回来陪您!”
  
      警服小孙女笑嘻嘻的说道,然后跑到了刚才刘老坐的位置,踢了满满一杯茶,然后发现这茶烫的厉害,于是将茶水端到嘴边,一边用力的吹着气,一边好的打量着周围,这才发现自己家里还来客人了!”
  
      “真是稀,太爷爷他居然和这么年轻的客人喝茶!”警察小孙女嘀咕了一句,然后抬起头,看到了这个年轻人的。
  
      “啪嗒!”整个茶杯瞬间跌落了下来,撞在了桌面,一股浓浓的白烟瞬间冒了起来。
  
      “小雪你要是非要去班的话,那他爷爷也不拦着你,这是我们刘家孩子该有的模样,你去班!”刘老脸露出了心疼的表情,但还是如此这般的说。
  
      “额……小雪忽然感觉肚子又有点痛了……小雪今天不去班好了!”小孙女瞬间改口道,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46/46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