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无不胜第419章 葛朗台与林泽水,氪无不胜第419章 葛朗台与林泽水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氪无不胜 > 第419章 葛朗台与林泽水
“……”沐天盯着林泽水看了好一会之后,才一脸莫名的问道“男爵大人,我对安康没有您想象中的那种事情,而且我是有女朋友的,我是不会背叛她的!”
  
  “没有感情也不要紧,反正你已经亲了我的女儿,我女儿这辈子除了你之外也嫁不了其他人了,感情的事情可以到时候培养!”林泽水倒是不以为意摆摆手道“至于古女王,既然做不了决定,那就两个都娶了好了,只要是做妻,那就没有问题了!”
  
  “您倒是看得开!”沐天撇了撇嘴巴,和所有的古代皇朝,封建社会一样,神木大陆压根就不讲究什么一夫一妻制。
  
  事实上神木大陆的制度还要更加开放一些,不但允许一夫多妻制,甚至还允许一妻多夫制,就算是多夫多妻制,也不是没有例子来着。
  
  总而言之,神木大陆明确的婚姻限制,神木大陆的婚姻那是属于强者的制度,只要有两人交换了结婚戒指,那就算是合法的婚姻关系了。
  
  当然了,如果没有交换结婚戒指,那就是不合法的婚姻关系,那样的话就连孩子也生不下来,只是一个单纯的玩物而已。
  
  不过虽然婚姻制度如此的任性,但是大家族和大势力之间的婚姻还是比较讲究的,只要夫妻两个的势力相近,实力也相当,那么双方一般都会保持一夫一妻的关系,顶多就是养着几个没有戒指的妾而已。
  
  “唔,这么看到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呀!”不得不说,沐天心中有些心动了,但是想到此时自己的女人还大着肚子,就商量另娶一个的事情,沐天都觉得自己有些人渣了,于是道“男爵大人,这件事情我要回去和女王商量一下,恐怕不能够现在给您答复!”
  
  “可以,这件事情你可以不急着给我答复,但那块地的事情,你必须现在就给我答复,拿块地你还争不争?”林泽水神情严肃的问道。
  
  “男爵大人,我就不明白了,这块地我真到手中又会有什么坏处呢?和您说的娶安康妹妹不冲突呀!”沐天有些莫名的问道。
  
  “不!这是一件冲突的事情!”林泽水摇摇头,然后道“你若是买下了那块地,你就会成为那块地上的庶神木的主人对吗!”
  
  “是的!”沐天点点头。
  
  “但是一个人只能够成为一棵基础神木的主人,一旦你成了那块地的主人,你就再也成不了平阳男爵府的主人了,你也就迎娶不了安康了,你明白了吗?”林泽水道。
  
  “还有这种设定……”沐天瞪了瞪眼睛。
  
  “不错,沐天,你是一棵好苗子,我将安康许配给你,别人可能会说是我的女儿下嫁了,但是我觉得这或许是安康高攀了你,你未来绝对不止一个平阳男爵可以限制的了得!”
  
  “沐天,你有极大的潜力,又有古女王这样的帮手,背后还有山德鲁的鼎力相助,我相信未来你一定可以成就一番大事业。所以不要将目光聚集在那一块小小的土地上面,我这偌大的平阳男爵府都在等待着你。”
  
  “等这次拍卖一结束,我立刻向所有人宣布你和安康订婚,还宣布你就是平阳男爵的继承者。等到安康一成年,你们就立刻结婚,到时候我平阳男爵府积攒了500年的资源全部为你一人所用,未来就算你想要争霸天下,做一做那至高之位,不是没有可能性的!”林泽水深深的看着沐天说道。
  
  “男爵大人好厉害,把我所有的老底都给看穿了!您居然连山德鲁大人也知道了!”沐天苦笑道,林泽水刚才那句话可透露了一个极为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林泽水居然知道了山德鲁的存在。
  
  “当然了,我好歹也是平阳男爵,一个暮光冠位在我的地盘上住了三百多年的时间,我如果还是一无所知,什么都发现不了的话,那我这平阳男爵就白干下去了!”林泽水笑道。
  
  “大人,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沐天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说道“男爵大人,我沐天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您对我的厚爱我没齿难忘。但是我现在绝不接受任何订婚之类的事情,在没有取得女王的允许之前,我绝不会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还有,那块地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一定要拿到手中,况且我觉得平阳男爵的位置还是在林家的后人手中一直流传下去更好一些,我沐天未来必定可以取得更高的爵位,到时候我也不会辜负了安康,辜负了男爵大人的大恩大德!”
  
  “你真的决定了?”听到沐天这么说,林泽水长叹一声问道。
  
  “我决定了!”沐天点点头。
  
  “那我如果说,你一旦做出了这个决定,就是与未来的林家为敌,我林家会竭尽全力的剿灭与你呢?”林泽水瞪着沐天的眼睛道。
  
  “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沐天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林泽水。他不过就是拒绝了当林泽水的女婿,还顺便拒绝了继承林家而已。这对林泽水来说貌似不是什么坏事呀,林泽水怎么还要用这种口吻来威胁自己。
  
  “你不需要问为什么,你只需要知道,你一旦今日拒绝了我,未来的某一天,林家一定会与你为敌的!”林泽水淡淡的说道。
  
  “是吗……”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林泽水这话,沐天的心中突然冒出了熊熊的战意,于是沐天慷慨道“既然未来的林家想要与我沐天为敌,那就不妨大战一场好了!”
  
  说完之后,沐天就直截了当,一刻也不停留的离开了男爵府……嗯,刚才那番话说得似乎有些太过火了一些,万一林泽水想要先来一个斩草除根,在男爵府里面就把沐天给杀了的话,那沐天还真的就无可奈何了,搞不好真的会死在这男爵府里面。
  
  所以看上去气势汹汹,霸气十足的沐天,在和林泽水闹翻之后的第一时间,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男爵府,不过林泽水倒还算大气,并没有任何想要阻拦沐天的意思,任由沐天离开了自己的府邸。
  
  要知道只有在男爵府中,林泽水才有权利大开杀戒。否则一旦进入了平阳市的范围,就算是平阳男爵,也不能够击杀任何一个玩家来着。
  
  “殿下,您要我办的事情我已经办到了,我也和沐天彻底决裂了,您可以放过我的女儿了吧!”在沐天走后,林泽水忽然一屁股坐了下去,身上顿时冒出了无数的冷汗,同时眼睛凝视着不远处的一株小树说道。
  
  “哈哈,没问题,安康小妹妹我立刻就放了她!您可以派人去闫珊谷地图2的那座红瓦的小房子里面接您的女儿了!”那株小树的声音忽然颤动了一下,最后变成了一个人影的模样,大摇大摆的坐在了林泽水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林泽水说道。
  
  如果沐天在这里,一定会惊呼一声“葛朗台”
  
  是的没错,这个此时此刻正在威胁林泽水的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在青鸾山脉和沐天竞争的葛朗台。
  
  “哎,可惜了,本来还想用你们林家,用这平阳男爵之位专注这个小子,让他为我所用的,但是可惜了,他居然看不上你这平阳男爵的位置,哈哈哈!”葛朗台开始狂笑了起来,可是笑了没一会之后,忽然又用力的将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地上,大骂道“该死的,为什么本殿下明明选定的是最弱小的阳洲,可到头来却有个沐天这样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殿下请您心安!沐天不会是您的对手的,您可是堂堂的皇三子殿下,沐天一个小小的普通玩家,不可能是您的威胁的!”林泽水宽慰道。
  
  “呵呵,我是皇三子,你怎么不说那个沐天很有可能是我的太子大哥呢?”葛朗台冷笑了一下,林泽水则没有回答。
  
  坊间的传闻他也听到过,已经有不少人将沐天和瑞德太子捆绑在一起,觉得沐天就是传说中的瑞德太子,但是林泽水清楚,这个沐天绝对不可能是什么瑞德太子。可要问林泽水为什么觉得沐天不是,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其实说句就连林泽水自己也有些不相信的话,林泽水甚至感觉这个沐天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身上总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也罢,既然这个沐天想要和本殿下争,那本殿下正好报那日在青鸾山脉之中的一箭之仇,青鸾被你给得到了,这块地你却休想弄到手里,天下的好处岂能让你一个人都占了!”葛朗台目光阴冷的骂了一句,而林泽水在旁边和全程不发一言,不说一语,权当没听到一般。
  
  两个人就这么尴尬的坐了一会儿之后,然后林泽水的脸色就忽的一阵大变,同时立刻对葛朗台道“殿下,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去办了,你也答应放了我的女儿,可为什么半路上还要派人将我的女儿再次劫走?”
  
  原来刚才林泽水收到了通讯,被林泽水派去接回林安康的人惊恐的向林泽水报告说,他们在成功的接到了林安康,准备回归平阳市的时候,半路上忽然又被一只70级的玩家队伍给包围了起来,将林安康给强行抢走了。
  
  所以林泽水还会愤怒得像葛朗台质问道。
  
  “哎,林男爵你消消气,不要这么愤怒嘛!”葛朗台拍了拍手,脸上重新恢复了笑容道“本殿下向您发誓,我真的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我既然将您的女儿重新放了,不会下贱到再派人给抓回去的,男爵大人您就放心好了!”
  
  “那安康她……”林泽水满头大汗的问道。
  
  “这个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应该是别人抓了您的女儿吧!”葛朗台两手一摊“好了,本殿下答应你的事情都办到了,虽然你这男爵辅助起来不错,但终究不如帝都宫殿的一个小小别苑来的漂亮和宏伟!”
  
  “本殿下还有事情要忙,就先走一步了!”说完,葛朗台就站了起来,转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又猛的转过头对林泽水道“男爵大人,本殿下最后再提醒你一句,你祖先当初如何坐上这平阳男爵的位置,你一定比我清楚。如果没有我们家的话,你们早就被世人千刀万剐了”
  
  “所以你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既然已经和那个沐天决裂了,那就好好的为本殿下服务,未来本殿下重登大宝,开辟一个全新的时代和皇朝,那你这男爵之位也可以上升一下,给你一个侯爵当当也未尝不可,安康也自然会成为本殿下的贤妃,日后少不了你们林家的好处!”
  
  “至于那个沐天,他不过是刚刚从蛋里面钻出来的小蛇罢了,他日后或许会成长为神龙,不过他也不会再有这个时间了,他的人生,也就到此为止了!”
  
  “还有,你跟沐天说,你们林家只有安康一个继承人,您好端端的干嘛骗他呀,您不是还有一个公子吗?哈哈哈哈!”说完,葛朗台才真正的离开了男爵府,留下林泽水一个人坐在那里,眼角忽然留下了几滴浑浊的泪水。
  
  “今天的事情有古怪!那个林泽水总感觉憋着什么事情,好像在害怕什么一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冷静下来的沐天,开始细细的琢磨今天这突如其来发生的故事。
  
  粗略一看,今天的事情不过就是林泽水看中了沐天这个青年才俊,打算将女儿下嫁,但是却意想不到的被这个青年才俊给拒绝了,于是乎就恼羞成怒,反而打算与这个青年才俊为敌。
  
  但仔细一想,这和林泽水往日的行事风格完全不同,另外沐天一路上虽然没有看到任何可疑之处,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沐天觉得更加可疑。
  
  偌大的一个男爵府,居然连一个守卫都没有看到,空空如也的就好像一个废弃豪宅一般,这实在是说不通呀。
  
  可虽说沐天已经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的状况,但沐天毕竟不是神仙,无论如何也猜不到是葛朗台在这里面给自己上了眼药水。
  
  不过沐天对此依然保留了一份谨慎,同时也正是因为这份谨慎,未来才救了沐天一命。
  
  不过这些就是几十章之后的事情了,沐天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在明天的拍卖会中将那块地给买下来。
  
  既然林泽水周亲自出面阻止自己买下那块地,就说明这块地之中必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沐天对这块地变得更加的好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