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无不胜第465章 弱小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氪无不胜第465章 弱小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氪无不胜 > 第465章 弱小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沐天这一坐,就足足坐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古女王等人以为沐天要睡着了的时候,沐天才慢慢悠悠的起身,看了一眼呆在渔阳县县衙里面无所事事的古女王等人,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道“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久到不久,我们就权当休息好了,不过沐天,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我看是不是先把城墙修补一下,然后再把城门给堵死了,这样咱们还能够防守挺长时间的!”沈墨香建议道,别说,她这个建议还是挺靠谱的。
  
      “不了,你们先陪我出去一趟……对了,把姬信带上,另外再带上500个士兵跟着我们一同出去!”沐天眯着眼睛说道。
  
      “哈?咱们去城外干什么,咱们的主要任务不是防守渔阳县吗?”对于沐天的这个命令,古女王和沈墨香表示非常的不解,不过这既然是沐天的命令,而且结果已经注定是失败,那么出城倒也无妨。
  
      就这样,在快速的点齐了500兵马之后,沐天带着人就直接出城去了。
  
      这支小队沿着秦直道的方向一路向前,足足走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而且这一路上行走的速度极慢,沐天一直在走走看看,仿佛在寻找着什么东西一样,搞得周围的古女王等人一片茫然!
  
      “嗯,这个地方不错!”沐天在足足走了三四个小时之后,才终于在一个秦直道上面停了下来,仔细的查阅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说道。
  
      “这个地形哪里不错了?这不是一马平川吗?你难道想在这种地方设伏兵不成?”看到周围的地形,沈墨香怂了怂自己的鼻子说道。
  
      沈墨香说的确实没错,此时在这段秦直道的周围,连树林都没有,完全是一片沙石堆成的土地,而在这土地边上还有一汪湖水,湖水的面积不大,也就一平方公里左右,但是风景极为优美,比华夏那些什么传说中的4a级景区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
  
      这里的风景美自然是美,不过视野也就显得开阔无比,想要在这种地方布置伏兵,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让所有的士兵都涂成白色,然后埋伏在沙石地里面不成?
  
      “不!我说的不是这里,你看那里!”沐天的手向前方一指,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沈墨香就看到了一座巍峨的雪山。
  
      渔阳县地处燕国,而燕国自古就是苦寒之地,只要山峰足够高,那么就注定会有积雪出现。
  
      而此时眼前这座山峰就是渔阳县附近最高的一座山峰,山顶上白皑皑的一片,全部都是苍茫的白雪。
  
      与此同时,眼睛最为锐利的沈墨香也看到了在沐天手指的方向,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直通向那座山脉深处。
  
      “姬信兄弟!你对这条小路熟悉吗?”沐天将姬信拉到身边问道。
  
      “熟悉,自然是熟悉!”姬信点点头“这座山名叫白岭山,是渔阳县周围的第一高山,山上积雪终年不化,据说有几米的厚度。而眼前这条小路是唯一能够穿越白岭山的小路,很多商人喜欢走这条小路,因为如果通过这条小路的话,就能够节省十多天的路程!”
  
      “是吗!那这还真是一个好地方呀!”沐天赞许的点点头,满脸都是笑容。
  
      “沐天,你不会指望在这条小路周围设下伏兵吧!”听到沐天这么说,沈墨香的表情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
  
      “对呀!有什么不可以吗?”沐天点点头道。
  
      “当然不可能了,这座小路距离大道足足有几千米的距离,而且这根本不是通往渔阳县的道路,那一万先锋摔到了脑袋,恐怕才会去走这条危险的小路吧!”沈墨香道“就算有一百条通往咱们渔阳县的道路,他们都不会走这条路的,他们不走这条路,咱们这这里设伏不是傻瓜蛋吗?”
  
      “是呀,只有傻瓜才会走这条路,还会在这条路上设伏!”沐天的嘴角笑得更开心了“连咱们准备设埋伏的人都这么想,那么那只来进攻咱们的燕军,岂不是也是这么想的?”
  
      “沐天,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沈墨香隐隐的觉得自己已经抓到了沐天的想法,只是在一时之间,却又拿不准来着具体。
  
      “墨香,还有女王,经过这两次的战斗,我发现指挥一场战役,绝对不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也绝不是什么随机应变就能够执行的!”
  
      “一场战役需要的是大量的前期准备,不但需要指挥官的足够冷静,咱们还必须要弄清楚足够的情报,同时提前做出各种各样的策略和预备,才能够取得胜利!”
  
      “第一场战斗之所以可以先胜后败,是因为我们借由前几次的失败,弄清楚了对手的战斗方式和军队构成,还能够用零伤亡的惊人比例来解决战斗!”
  
      “而第二场战斗的胜利,则已经和指挥没有多大的关系了,直接胜利的原因就是那辆投石车,如果没有那辆投石车的话,咱们是不可能取得如此完美的胜利的!”
  
      “而这辆投石车是只有先混进渔阳县,在得到姬信兄弟的帮助,同时还要拦截住那辆至关重要的马车,才能够实现,这些条件缺少了其中一个,战斗都不可能取得最完美的结果!”
  
      “咱们之前的两次胜利其实是投机取巧的,如果不是咱们有无限重来的机会,可以在失败中寻找胜利的契机,那咱们根本没有这一次的胜利。所以我想着第三次战斗也是一样,系统不会给咱们一个必输之局,现实中也不会存在必输之局,世界上也不存在任何一场百分之百胜利的战斗!”
  
      “在这场战斗中,咱们一定会有一个获胜的办法和可能性,关键就在于咱们能不能抓住这个可能性!”沐天郑重其事的说道。
  
      “那咱们直接就战斗呗,继续从失败中吸取教训不就好了!”沈墨香道。
  
      “不!这绝对不行!”沐天突然用力的摇头道“咱们之所以可以重来,是因为我有一个特殊的道具,同时也是因为这里是万界战场的世界,而不是神木大陆的世界!”
  
      “但是咱们真正的战场并不在这里,而在神木大陆。在这里咱们有很多次重来的机会,可是在神木大陆,在咱们的沐家村,咱们绝对没有第二次机会,一旦输了,那很有可能连咱们的性命也要一同丢掉!”
  
      “那沐天你这次是想要……”古女王声音有些迟疑。
  
      “不错,咱们总不能将期待放在再来一次的上面,所以这回我打算主动一些,我要主动寻找敌人的漏洞,我要主动寻找唯一的胜机,我要在战斗开始之前就想好所有的策略,我想要在第一次就尽可能的做到做到的一切!”沐天眯着眼睛说道“这就当是一场实验好了,我想知道,当我吸取了前两次战斗所带来的所有教训和经验,全部用在这第三场战斗上的时候,究竟会有怎么样的可能性!”
  
      “将军,这次将军出征渔阳县,那个沐天小贼必定不是将军的对手,将军这次又可以赚取大功呀!”在秦直道上面,一个穿着副将铠甲的军官,有些露骨的对着身边一个将军拍着马屁说的。
  
      “哼!你这话简直是在放屁,区区一个小小的渔阳县,一个小小的沐天,这算什么大功劳,击溃一个只有一千愚民的家伙,还指望能得到燕王陛下什么奖励不成?”这个将军表情冷哼了一声说道。
  
      “咦,燕王陛下不是将这个沐天看的很重吗?甚至还要亲自率领重病来进攻渔阳县,这怎么不是大功呢?”这个副将有些不解的问道。
  
      “你这个蠢货!”将军瞪了副将一眼“区区一个只有一千人的渔阳县,一个连名字听都没听说过的沐天,就算在这燕王陛下生气,又怎么可能让燕王陛下动用6万大军来进攻呢?燕王陛下就算杀鸡用牛刀,也犯不着把这斩龙刀给拿出来吧!对于一个沐天不过是藓疥之疾,驱之则散,不过是一点小小的功劳罢了!”
  
      “那既然如此,大王为何……”
  
      “因为大王的目标根本不是渔阳县,而是长城外面的王离呀!”将军目光深远的看了一眼远方的大地道“在长城外面,还有暴秦用来防备匈奴的30万北方大军,这些军队都是秦国的精锐部队,而且还是蒙恬和王翦一手调教出来的部队,现在归王翦的孙子王离指挥!”
  
      “这支秦军是精锐中的精锐,平时都是用来防备匈奴的部队,说句老实话,和这支秦国的北方军团比起来,咱们燕军此时虽然有40万众,但基本上都是渣渣,北方军团一个集体冲锋,咱们燕国的40万大军可能就没了!”将军一脸愁苦的说道。
  
      “而这一次王上带领6万大军前来,其实更大的是想要控制整个长城防线,同时与张耳陈余二人会盟,共同商议对抗王离的办法。一旦王离知道燕国和赵国全都重新复国,王离一定会率领北方军团南下的,到时候咱们燕国和赵国只有联盟一条道路可选,否则全部都是死路一条!”
  
      “原来如此!”副将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想不到这一次明面上看上去是征讨渔阳县,这其中还隐藏着如此大的秘密。
  
      此时两个人言语中商量的全部是有关于王离和赵国的事情,至于他们接下来的对手,那个小小的渔阳县,这完全没有被这两个人放在心上,对付一个小小的只有一千人的胆大包天的小家伙,哪里还用得着什么计谋来着!
  
      六个小时前:
  
      “我想了很久,咱们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太过于的弱小!”在这雪山之旁,沐天郑重其事的对沈墨香和古女王解释道。
  
      “我知道你们听上去可能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弱小怎么成了咱们的优势。但事实就是如此,咱们清楚的知道咱们的弱小,而那些燕军也同样知道咱们的弱小,咱们太过于弱小了,所以燕军根本不会把咱们放在心上,觉得咱们只不过是一只臭虫,只要轻轻的伸手这么一弹,咱们就死定了!”
  
      “这就是咱们最大的优势,燕军心中对咱们轻蔑之极,在他们的想法里面,咱们要么是死守城池,要么就直接逃之夭夭,根本不可能对他们玩什么埋伏,他们连想象都懒得想象,如何用一千人去埋伏1万人,所以这就是咱们最大的优势,不管咱们在哪里进行埋伏,这些燕军都不会有丝毫的警惕,因为他们觉得咱们根本不敢埋伏!”
  
      “看吧,这些燕国人,根本没将咱们放在眼里!”
  
      “将军,我们在前面抓到了这个家伙!”正在将军和副将商量着长城的事情的时候,忽然有两个斥侯带着一个身形有些狼狈的家伙跑了过来,同时一脚将这家伙踹到了将军的面前。
  
      “你是何人?”将军皱着眉头问道。
  
      “回大将军的话,草民名叫姬信,是渔阳县中的一个工匠!”
  
      “你姓姬,你是燕国王族?”将军听了,有些吃惊的说道。
  
      “哎,将军莫要嘲笑草民了,草民现在不过是一介平民罢了,哪里还有什么王族的身份,不过是混口饭吃,准备等死吧!”姬信苦笑道。
  
      “非也非也!”这位将军立刻说道“你难道不知现在我王韩广,已经在燕都重新创建燕国。大王本就是王室血脉,这次燕国复辟,所有姬姓王族都能重归贵族之列,你若真的是姬姓王族,到是要恭喜您了!”
  
      “真的吗?”姬信的脸上立刻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同时立刻说道“将军放心,我绝对是姬姓王族,家中有族谱为证,王室的家简里面也是记录了在下的名字的!”
  
      “哦,对了,我有哥哥叫姬玄,他就在韩广……不,在燕王的账下做墨工令,不知将军可曾认识?”姬信道。
  
      “什么!你的哥哥是姬玄!”这个将军大吃一惊,然后仔细打量了姬信几眼,点点头道“不过,果然和姬玄大人有些相似!来人呀,牵匹马来,给姬玄贵人乘坐!”
  
      确认了身份之后,姬信得到的待遇瞬间就不同了,还有一匹马可以乘坐。
  
      “姬信兄弟,不知道你跑来大军之中所为何事?”在姬信上马之后,这位将军立刻好奇的问道。
  
      “当然是为了渔阳县的事情!”姬信立刻说道“那个沐天最近几日在渔阳县中作威作福,颐气指使,还抢了渔阳县中不少有钱人家,手中最少积累的几百两黄金,整个渔阳县中对他是又恨又厌,听说燕王大军要来了,纷纷商量着要做内应,主动配合大军除掉沐天这个畜生!”
  
      “可没想到这个沐天跑得倒快,今天早上大家醒来发现,这个沐天居然已经逃了,他带着自己的军队和上百两黄金,放弃了渔阳县,直接就逃走了,所以我连忙赶过来迎接大军,同时想要向将军说明情况,让大军不用担心渔阳县的防御问题,快快入城,以安民心!”姬信道。
  
      “哈哈,这个沐天倒也聪明,知道不是我军的对手,早早的就逃了!”那个副将笑道“不过这也不奇怪,我燕军过处,所有的郡县那都是望风而降了,不过这个沐天居然敢杀了咱们燕国的使者,罪大恶极,他投降也没有好果子吃,确实也就只有跑路这一条选择了!”
  
      副将笑得很开心,但是主将脸色却有些异常,他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之后,按着姬信的手臂道“姬信兄弟,你真的看见这个沐天搜刮了几百两黄金?”
  
      “这是当然,您不知道这个沐天有多狠,他抓来了最有钱的一个财主,然后当着全县人的面,活生生的打断了三根木杖,逼得这个财主当众吐露出了他家的藏宝库在哪,100两黄金,这些您都可以到全县城去问,大家都亲眼见到了!”
  
      “其实这个沐天就是杀鸡给猴看,他这么一弄,其他的财主都吓坏了,纷纷掏钱出来保命,根据我的估计,这个沐天最少捞了500多两黄金!”
  
      “500多两黄金!”这个将军的眼睛更亮了,立刻激动的说道“你可知道这个沐天逃向哪里了?”
  
      “这我不知呀……”姬信一愣道“我哪知道沐天会逃往哪里?”
  
      “嗯,那渔阳县距离最远,最好是通往别国的境内,但是道路却比较好走,能够逃得飞快的道路?”将军脱口而出的问道。
  
      “那就只有走白岭山间的小路了,不过将军,那条路的两侧都是巍峨的高山,山上更有白雪积累,道路最窄处最多只能容纳五匹马同时并肩而行,万一有人在这里设下埋伏的话……不行,将军,这条路实在是太危险了,您千万不能走这条路呀!”姬信一听,立刻强烈的反对道“将军,您还是跟我一起回渔阳县吧,县里面的百姓已经准备了三牲来犒劳大军,您跟我……”
  
      “不必了,区区一个贪财小人,逃命都来不及,哪里会有什么这个胆子和脑袋设下什么埋伏,再说了,他沐天胆敢斩杀我燕国大使,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我今日定要斩杀了他,为我燕国除此大害!”
  
      “传我军令,全军立刻改道,姬信负责带路,带我们去白蛉小道,不抓住沐天,誓不回头!”这位将军霸气凛然的说道!
  
      而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此刻的姬信,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