氪无不胜第649章 800个满级玩家,氪无不胜第649章 800个满级玩家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氪无不胜 > 第649章 800个满级玩家
“第四帝国的开国皇帝的灵体傀儡!这玩意居然被封印在这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沐天大吃一惊,想不到这个如同野史传说一般的地摊文学故事,居然是.网
  
  传说在神木第四帝国开创的时候,那位开国皇帝陛下担忧自己未来神化之后皇朝不保,于是花费了大代价和很多珍贵的材料,甚至是自己的一部分寿命,制造合成了一具灵术傀儡。
  
  这具灵术傀儡拥有第四帝国开国皇帝近乎于九成的实力,而且还拥有一项恐怖的能力,那就是灵力污染,这是一个让所有冠位玩家看到了都头皮发麻的能力。
  
  这个能力的特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当等级比这个灵力傀儡高的对手攻击这个灵力傀儡的话,那么这个对手的灵力就会受到污染,会随机永久减少某项属性,攻击的次数越多,伤害越高,以减少的属性也就越多。
  
  而这个傀儡偏偏又是一个100级的傀儡,这也就是说,神木大陆所有的冠位玩家面对这个傀儡,都没有了出手的底气和胆量,因为冠位玩家等级最低也是101级,冠位玩家一旦出手,那就注定要永久减少自己的某项属性。
  
  如果减少的还少罢了,可偏偏这是一个拥有开国皇帝九成实力的傀儡,而第四帝国的皇帝在所有的冠位玩家之中,又算是数得着的强悍了,据说位列所有冠位玩家前十名的实力。
  
  也就是说就算冠位玩家出手,那也要苦战许久才有可能击败对方,可到了那个时候,估计身上的属性要减少一大截了,甚至一半左右都是有可能性的。
  
  对于竞争和激斗格外激烈的冠位玩家了,这绝对是一个无法接受的事情,你看那些冠位玩家们为了这一次的神木天梯塔变得多么疯狂就能够看出来了,这是一个让所有冠位玩家避而远之的存在,看到都觉得恶心的那种。
  
  在严重威胁到冠位玩家的利益之前,这个傀儡基本上杜绝了冠位玩家会对他出手的可能性,而这个傀儡却偏偏拥有高等冠位玩家的实力。
  
  也就是说,这个傀儡在实际的战斗中,堪称是无敌的,冠位玩家不敢出手,非冠位玩家又绝对打不过这个傀儡。
  
  这就是第四帝国开国皇帝要造这个傀儡的原因,他就是想要借用这个傀儡,成为自己的帝国最强兵器,让帝国成功度过1000年一度的天下大乱。
  
  事实上,这个傀儡在第四帝国毁灭的初期也确实造成了极大的麻烦,在战场上大杀四方,就算是上千名满级玩家组成的军队居然也拿这只傀儡没有任何办法,被打得屁滚尿流,当场就阵亡了上百人之多。
  
  凭借这个傀儡,第四帝国一度将所有胆敢叛乱的家伙们全部打的惨不忍睹,第五帝国的开国皇帝直接被打的地盘全丢,一度躲到深山老林里面保命的程度,眼看着天下大乱就要被镇压下来了。
  
  可是冠位玩家们对此无法袖手旁观,他们毕竟每1000年才有一次神化的机会,如果皇朝没有更换皇帝,御神木没有更换主人的话,那就永远别想得到下一道神木紫色,他们也永远别想得到神化的机会了。
  
  可是让这些冠位玩家出手,这些冠位玩家又绝对是不情愿的,出手就意味着自己的实力下降,自己的实力下降就意味着对手的实力提高,自己的竞争力变弱了,未来夺取神化的可能性降低了,那还不如不要这道神木紫气,免得便宜了别人。
  
  最终经过很多冠位玩家商量之后,这些玩家们最终决定将自己势力下面的满级玩家凑到一起,阻止一只史上最强的军队来对付这个灵力傀儡。
  
  而冠位玩家们虽然不能出手,但是他们却能够将手中各种珍贵的道具和装备借给这些满级玩家们,还有一些善于制造各种器械和阵法的冠位玩家也会出手帮助,这样就可以避免灵力污染的反击了。
  
  总而言之,在足足准备了三年时间之后,这场针对灵力傀儡的猎杀就开始了,冠位玩家们先是设下陷阱,让灵力傀儡和第四帝国的大军分割,然后集中全部力量围殴灵力傀儡,力图在对方大军支援而来前干掉傀儡。
  
  这是一场旷世大战,据说参战的满级玩家总数达到800多人,而当时所有的满级玩家加起来也不过15000人左右罢了,堪称是整个神木大陆一半以上的顶尖战力了。
  
  战斗过程如何,历史上并没有留下详细的记载,只知道最后联军取得了胜利,灵力傀儡从此消失的无影无踪,帝国的大军彻底崩溃,很快就被联军反推一波,彻底灭亡了。
  
  而在神木第五帝国建立之后,当时的开国皇帝对天下所有的满级玩家进行了普查,我发现在战争结束之后,满级玩家的总人数只剩下不足400人了,而传说当时围攻傀儡的800个满级玩家,最少有500人阵亡当场,堪称是惨不忍睹。
  
  只是这个傀儡的最终结果如何却不清楚,最大的说法自然是这个傀儡被击杀了,也有的说法是这个傀儡某个冠位玩家给收为己用了,还有的说法是这个傀儡根本无法击杀,最终只能被封印在了一个神秘的地方,未来还会有出来兴风作浪的那一天。
  
  随着三千年时光的缓缓过去,当年这段震撼世界的战斗,别变成了虚无缥缈的地摊文学,而沐天在看到这个故事之后也是一笑了之,从来没有将这个故事放在心上。
  
  毕竟这是3000年前的事情,怎么可能和自己会发生什么关系来着,可沐天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灵力傀儡居然真的就和自己发生了关系,而且还是如此密切的关系,就埋在自己的老巢身后的大山里面,这个强悍至极的傀儡要是有一天冒出来的话,那只有老巢岂不是要在顷刻之间被灭掉了?
  
  沐天突然感觉一阵恶寒,这是个天大的隐患,必须要想办法除掉。
  
  可问题是当年800个满级玩家死伤惨重也没有办到的事情,自己有可能办到吗?
  
  如果沐天有个满级的话,那沐天还有胆量试一试。可自己现在只有五十级,沐天就立刻敬谢不敏了!
  
  “战老,这件事情您是如何知道的?您应该在1万多年以前就掉进了这枚手镯里面了吧,3000年前的事情您如何知道的这般清楚呢?”沐天忽然好奇的问道。
  
  “因为当年老夫也亲自参与了这场战争!”战老长叹了一声,幽幽的说道“当年也有那么一个孩子,聪明可人,浑身上下都透着灵气,多好的一个孩子,如果不是生在了皇室,怕是这第五帝国都是由她来开创的!”
  
  “可是她偏偏就是皇室的人,那一战她也在现场,老夫陪着她一同鏖战了三天三夜的时间,眼看着那尊灵力傀儡是是如何被封印的!”
  
  “她最终不忍心老夫与这傀儡一同被封印在这山腹之内,再也没有得见天日之时,于是就在最后一刻将这镯子给丢了出来,落入了一片浮土之中!”
  
  “山河轮转日月交替,眨眼就是3000年的时光,老夫也被人遗忘了3000年的时间,要不是安康的话,老夫怕还是埋在一片浮土之中呀!”战老话说到这里,语气变得有些喃呢了起来“安康,你和那个孩子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都一样的充满了灵气,都一样那么的可爱,只可惜你有这么一个不可爱的哥哥!”
  
  “咳咳!”沐天咳嗽了一声,原来这枚手镯是林安康从山上的浮土里面刨出来的,这份运气还真的是无话可说呀,比自己还有主角光环的说!
  
  “不过战老,我感觉这还是一张空头支票呀,能杀的500个满级玩家屁滚尿流的傀儡,我怎么可能是它的对手!”沐天不爽的说道。
  
  “如果是全盛状态的傀儡,你不然不可能是她的对手,不过不仅仅是封印那么简单,还会吸收傀儡体内的灵力,让它越变越弱,最终因为灵力耗尽而死。不得不承认,但年设计这个法阵的小姑娘也是个天才,她现在估计也成为冠位玩家了吧!”战老嘀咕道。
  
  “天才阵法家小姑娘?”沐天的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不会是她吧,那可真是有够巧的,不过这应该不是巧合,毕竟两个地方相隔的并不远,她或许就是想看着自己曾经最杰出的造物来着。
  
  “这个小姑娘的阵法虽然高明,但在老夫眼里还是浅薄了一些,老夫可以随时把你送进山腹之内,也可以随时把你给接出来。”
  
  “3000年的时光过去了,就连老夫也无法断定那个傀儡现在是死是活。你可以先进去侦查一下,看看情况如何。如果傀儡已经已经被吸干了灵力的话,那所有的保护你可以不战而得,全部都便宜你了!”
  
  “如果那个傀儡还活着,那说不定也已经虚弱至极了,你说不定有一战的能力,你现在的实力应该和一个普通的满级玩家差不多了多少了,不至于被直接秒杀掉!”
  
  “如果残余的实力还很强,你无法击败的话,那老夫也可以直接将你给送出来,保证你的平安,等你日后实力再强一些的时候再来一试!“战老道。
  
  “这么说倒是很不错的,不过前辈,你不会故意给我设个陷阱吧!”沐天忽然眯着眼睛问道。要知道这里面可是个封印法阵,就连傀儡进去了都无法出来。
  
  自己进去或许简单,可如果这个战老不放自己出来的话,那这里面岂不是变成了自己的监狱了?
  
  想到这里,沐天心中当然会有不小的担忧,害怕这会不会是个陷阱了。
  
  “你这小家伙年纪不大,哪来这么高的戒备心理?老夫好端端的为何要设个陷阱给你!”战老怒道。
  
  “好吧!”沐天想了一想,还指望着自己帮他从宝库里面弄到那件道具呢,现在应该不会害死自己。
  
  而且就算想要害死自己也不怕,自己有神木复苏果实在,出来还是没问题的。
  
  “也好,安康你先回去,我和战老去这个法阵里面探索一番再说!”沐天最终还是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心,让林安康先回去,自己的选择和战老一同进入法阵之内。
  
  ——————————————
  
  “你听好了,你走到山腰……”在战老的指挥下,沐天在山上一阵摸索,最终来到了战老一个指定的位置上面,逃开了这个位置上的浮土,露出了浮土下面一个灵术法阵的痕迹。
  
  和沐天之前发现的其他痕迹相比,这个痕迹无论是从痕迹的深度,还是花纹的复杂程度,以及灵术符文的繁杂程度都比之前发现的痕迹要强悍的多,这里显然是整个灵术法阵的枢纽之一。
  
  “如果破坏了这个枢纽,是不是整个法阵就毁了?”沐天心里坏坏的琢磨道。
  
  “这里是这个灵术法阵18个分支枢纽中的一个枢纽,也是唯一一个露在外界的枢纽!”战老仿佛看穿了沐天的心思,淡淡的说道“当年设计这个法阵的小姑娘没有那么蠢,自然不会将至关重要的枢纽放在外面,万一让后人给破坏了怎么办?”
  
  “真正的核心枢纽和另外17个分支枢纽都在山腹内部,而外面这个分支枢纽其实也是给后人开的一个小后门,让他们可以凭借这个枢纽进入山腹内部,观察傀儡的情况,毕竟对于那把起点剑,就连所谓的冠位,也是觊觎不已的!”
  
  “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夫却始终没有见人来查探,也不知道那场战后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里好像被人彻底给遗忘了一样,真是奇怪呀!”战老嘀咕了一句,然后就开始指挥着沐天在这个枢纽符文上进行着各种操作,拿出各种材料。
  
  最终随着战老的最后一个指示下达完毕,整个枢纽忽然绽放出了一阵强烈的光芒,沐天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这道光芒直接吸入了山腹之内,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