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三十五节 别人的观点,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35节 别人的观点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十五节 别人的观点

  中秋节迎来台风,三天假期报销不算,还额外附加通宵值班。领导高呼“这个中秋很有意义”,我只觉得满心疲惫……
  在J开枪之前,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房间里还藏着第三者。事实上,这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前面说过,整个房间里没有其他家具,根本就没有供人藏身的可能。
  “怎么样,一个小小的光影魔术。”陆五笑着解释。“利用光线的明暗分层,在昏暗的墙角,利用和墙壁同色的布料或者纸张,可以产生‘隐身术’的效果哦。当然,要产生这种效果,也得亏你们都是马大哈。其实你们只要走近一点,一定能看出来的。”
  他慢慢的站起来。虽然表面上他被捆在椅子上,但是这个“捆”是用一种特别技巧的绳结。看上去很紧,事实上却很容易挣脱。
  “把手举起来。”J出声了,他晃了晃手中的枪,所有的人都慢慢的把手向上举。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你是谁?”小年轻大声的问道。
  “别人都叫我J,”J心平气和的回答道。“呃,你可以理解我是一个雇佣兵,暂时客串保镖一职。”
  “好……”金少恶狠狠的说道。“我记住你了,这次我认栽,我们走!”他最后一句话是对身边两个同伴说的。
  就算是J,此刻脸上也不禁浮现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幸好,金少的两个手下还不至于像他那样脑残,至少表面上他们没有做出任何服从命令的意思。然后,金少也意识到情况没有那么简单。至少这事不能理解为一次电脑联机对战,输掉的一方打个GG,或者关掉猫的就能结束一切的。
  陆五看着面前的四个人,一开始凶眼珠居然拼死过来报信还真的让人感动了一下。但是现在看起来,事情背后似乎有什么隐情?
  但是陆五并没有兴趣了解隐情。虽然在地球位面上,时间只过了四五个小时,但是对于陆五来说,他已经有接近二十个小时没吃也没喝了(房子里没找到吃的东西,J也没有携带)。用一句老话“又饥又渴”来形容他毫不为过。他现在只想尽快结束一切。
  再加上躺塑料箱子里的时候,他可是反复的听到了对自己的处理意见——这帮人压根没想放自己活命。站在客观角度来说,这也是完全正确的举动,毕竟黑吃黑就一定要干净利落,最好不留下任何一丝线索(否则后患无穷),但是对象是自己的时候,人的心情就会完全不一样。
  而且,实际上现在已经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小少爷,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陆五说道。
  J脸上的惊讶迅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属于肉食动物的残忍微笑。
  必须要说那胖子速度够快。他手一挥,刚才用来威胁陆五的刀子已经甩向J,只可惜飞刀这种技术有一个大问题,就是为了发力,手的动作幅度比较大,远远比不上手指轻轻一扣即可的手枪快捷。在他甩出刀子的一瞬间,J已经先一步扣下了扳机。
  “砰!”“砰!”“砰……”连续四声枪响。
  彼此都在一个房间内,距离不超过五米,正是手枪发挥最大威力的距离。J的头侧过一边,一发子弹从他鬓角擦过,子弹带起的劲风刮面生疼。刚才在最刻不容发的瞬间,他的直觉本能支配了身体,让他得以避开这本是爆头的一枪。
  这一枪是那个司机开的,趁着胖子动手的瞬间,他抽出了自己的手枪,这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开的最后一枪。他的动作如此敏捷迅速,完全够得上职业水准了。只可惜他遇到的是J。
  现在站在那里的只剩下那个被叫做“金少”的小年轻了。他面色苍白,两脚发软,就算是比较迟钝的人也能看出他全身上下都在发抖,两腿尤甚。
  这并不是说他是被杀戮和鲜血吓住了,因为他见过比这种方式更加痛苦和惨烈的死亡。但是每一次,他都站在释放死亡的那一方,也就是说,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看着别人在恐惧和绝望之中死去。而不是这样被枪指着,看着同伴一个个中弹倒下。
  J的枪法极其精准,命中的不是心脏就是头颅。至今为止,他还不曾对着同一个人开过两枪呢。
  几秒钟后,他才意识到对方没有朝着自己开枪。他还活着,于是下一瞬间,他的勇气就恢复了。
  “你不能杀我!”他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是他预料之中的猎物,另外一个则是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干扰者。他所有的同伴都死了(无需对医学有什么了解,就能看出来他们全部没救了),也就是说下面要么他得自己步行回家——走上几十公里。因为他并不会开车,就算能握上方向盘,也没自信能从这种绕圈子的该死山路上平安无事的开回去。只要过了这一关,他一定会报复的……
  “不能?”说话的是J。虽然说的是普通话,但是他的口音里有着明显的异地口音。
  “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知道一部分。”这一次是陆五回答了。
  “一部分?”
  “不管你爸爸是谁,但是肯定不是我。”陆五回答。他搞不明白对方的来历,但是他也不想搞明白。这个小年轻脑子哪怕再不好使,也和他无关。“既然如此,那么你爸爸是谁一点也不重要。”
  所谓的妥协退让是有底线的,底线就是不能要命。都要杀人了,还指望对方顾虑你的身份,那就太愚蠢了。
  他歪歪头,对着J做了一个手势。
  “砰!”又一声枪响。
  ……
  “砰!”又一声枪响。
  J用熟练的动作抽出手枪弹匣,换上,然后再次举枪瞄准。“砰”“砰”“砰”几声枪响之后,远方的靶子中心又多了几个洞。
  陆五一边吃着压缩饼干,一边看着J打靶。J的枪法很准,所有的着弹点几乎都命中靶子的中心。在夕阳的光芒之下,陆五清楚的看到那个靶子的中心部分简直被打烂了。
  说起来,这是他一天之内看到的第二次黄昏了。
  这里是W市城郊,原本是一处民兵的仓库或者营地之类的,但是早已经被废弃,四周也没什么居民,正是一个合适的隐居之所。他们现在的位置原本这里应该是民兵操练的操场吧,但被J改装成了靶场,还设立了一个自动换靶的机器——按下遥控即可。
  这也是J在W市郊区设立的据点——或者叫做安全屋。陆五记得自己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干这一行的,总会设置几个这种地方,以防万一,J也不例外。
  关于这一点,J倒没有隐瞒。他承认他必须在大陆呆相当长一段时间,具体要多长连他自己都不能肯定。
  “大叔,你这么厉害,也怕别人追杀啊。”
  “不是怕,只是避开没有意义的危险。”J再一次给自己的手枪装上子弹,然后递给陆五。“想试试吗?”
  “不,谢了。”陆五表示拒绝。
  离开那个废弃小村庄,到达J的靶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虽然中国人还是习惯于吃热食,但是陆五实在不想折腾了。所以J来到这里,用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安慰一下自己的肚子。
  “这一次我给你优惠价,七十万。”J收回枪,然后从边上拿起另外一支枪——和手枪不同,这是一支自动步枪,不过陆五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枪,也许是改装过的。“要我提供发票吗?”
  “哈,大叔……不过有正规发票的话也不错啊,我最近开了一家公司。”
  “哦,对未来有什么想法吗?”J举起一个遥控器,远方的靶子立刻换了一个,他放下遥控器,拿起步枪开始打靶。虽然陆五没有现实使用枪械的经验,但是他不得不承认,J的动作非常的漂亮而沉稳,而且他的枪法真的准确极了。
  “没什么想法……”
  “你根本不是一个能做生意的人。”一梭子打完,J放下步枪,说道。
  “啊,为什么?”
  “只能说是天赋吧。”J耸耸肩,从地上捡起一瓶矿泉水。“当然,一定要说你不适合涉足商场也不对,只是……你不是那种四平八稳,能够坐在办公室使唤别人的人。假如你进入商界……一个贸易公司肯定不合适你。”
  “那我是什么样的人?适合干什么?”
  “我见过一个和你类似的。”J喝了一大口的水。“当然,只是和你类似,那个人甚至不是中国人。他的眼神和你很相像。他是个商人”
  “那个人……在哪里?”
  “天国。”J回答。“他已经死了。”
  “我能问一下……那个人是谁吗,”陆五在肚子里筹措着合适的言辞。“哪里人?”
  “放心,”这一次,J难得的笑了一下。“他不是我的目标,也没人雇佣我去杀他。那个人是一个投机商,因为偶然的原因和我见过几次面罢了。后来他在一场投机活动中失败,亏光了所有的钱。于是他到一家最好的饭店了美美的吃了一顿,然后爬到了一座五十层高的高楼顶端,从上面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