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一百五十六节 明星不好当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156节 明星不好当3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一百五十六节 明星不好当3

  陆五出发去昆仑山之前,就已经从侦探社那边知道有人在调查他。
  不过那个时候他不是很在意,毕竟有什么事情可以回来再说。后来发现冥月术士的事情之后就更不在意了。因为雇佣侦探调查他的,九成九就是冥月术士们。
  要特别说明的是,虽然陆五已经知道自己因为第二律魔力的缘故,冥冥之中已经有了一个仇家。但是这种仇家是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给你的——或者如果真的有什么痕迹可追寻,那么那些术士们也不至于死的那么不明不白了。以任健的事情为例,在遇到事情之前,任健是完全没有察觉到任何可疑的征兆。
  事实上,按照陆五的结论,金爷对任健的那种仇恨其实非常莫名其妙,不合逻辑。与其说说那是仇恨,不如说那叫做迁怒,殃及池鱼。如果是根据“冤有头债有主”的原则,那倒还能进行正常的推测和预判,但是如果遇到金爷那种无原则的殃及池鱼,这种事情就根本是没办法预测和推理的,很有那种“脑子进水”的观感。
  就好像路边遇到一头疯狗一样,真的遇到了,除了自认倒霉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才体现了命运的伟力。让你防不胜防,避无可避。这已经脱离了那种“走在路上,高楼上恰好掉下来一个花盆砸你脑门上”的档次,从哲学上来说,这已经从天发杀机转变成了更有效率的人发杀机。哪怕你真的躲到渺无人迹的某个深山老林里去也逃不过。也许就有某个司令员偷偷的下令把那块无人区当成某种新式武器的试验靶场了呢?
  “不知道?有钱有势?”
  “那人只是一个下面的人,经人介绍找上了我。”李泽解释道。“名义上说是来了解派出所这边的情况的,如果不是他提起了你的名字,我都猜不出来那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下面的人……我的意思是,具体出面的人是谁?”
  上面的人是谁不知道,那没关系,找下面的人,所谓扯起萝卜带出泥,一级一级的追查上去,自然而然的能找到对方。
  “是一个副主任……我猜应该是一个秘书。”李泽并不明白陆五的立场和掌握的力量。他只能根据更加现实的力量对比进行提醒。“找这种下面跑腿的是没有用的。你总不能把人抓起来拷打追问吧?”
  不好意思,我就有这个打算。陆五嘴巴动了动,但是隔着电话,身边又有一个任健,他这些话只能塞回肚子里。
  “如果你是想根据他的身份去找到身后的主使人,”李泽继续说道。“那基本上也没戏。因为人家敢派出来,就不怕你追查。”
  “不是说是秘书吗?问问他到底是谁的秘书不就行了?”陆五纳闷,根据秘书找领导,那很自然的啊。
  “秘书又不是老婆,是可以借来借去的。”李泽说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呃,没什么。我确定。”
  “听说你买下了那个钢铁厂?”李泽追问。
  “不是我……好吧,我算是投资人之一。”陆五想起对方的身份,这种事情要追查其实还是很容易的。只要能追到任健,就能很容易的追到陆五。说白了,现代的制度都是有据可查的。表面上,任健被推出去挡在前头,但是其实只要是有心人,就一定能找到陆五的头上。
  “那个钢铁厂水很深,”李泽用平静的口吻提醒。“你应该知道,只要政府那边一松绑,那就不是几个亿的问题……这块大肥肉不知道多少人虎视眈眈。”
  “呃,那个,我们是合法的买下来的……”陆五想起了任健之前说的事情。其实一开始,任健脑子里想的就是“投机”两个字。炒房炒成房东实在是预料之外的事情。
  “合法不合法,不是你说了算的。你应该听说过‘放大镜下无完人’这句话。”李泽似乎叹了口气。“除非你真的像煮鸡蛋一样洁白无瑕,否则只要肯下功夫去找,那就一定能找到你的漏洞。到时候有的是办法让你吐出来。”
  “谢谢了。”陆五同样叹了口气。他真的没指望用这种转卖土地的东西发财,事实上,只要琥珀在他身边,只要那枚徽章可以自由使用,那么对他来说,金钱真的不是一个问题。
  陆五现在已经知道,两个世界虽然世界规则并不完全相同,但是却可以称得上“大致相同”。这意味着,一个世界制造的东西,到另外一个世界依然可以用——最多也只是需要某些细微调整而已。
  而且两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地球要略逊一筹的。虽然很难形容这个“一筹”到底是多少,但是陆五明白,瓦歌上能够制造出很多地球上无法制造的东西。哪怕脱离例如魔力戒指这种不科学的玩意,不说那些类似于反物质动力之类术士们自己其实也没有完全掌握的东西,随便拿出一些日常生活中(而且是欠发达地区的日常生活)的科技设备,就是地球上做不到的。
  其实从瓦歌那边弄这些贵金属贩卖真心不是发财的好办法。真的要发财,最好的办法是贩卖科技。比方说例如外骨骼装甲、超高性能能源存储装置、电磁炮等等诸如此类的玩意来。甚至直接弄一条生产线过来。你可以说贵金属之类胜在安稳,武器之类目标太大,会引起多方势力觊觎,不是陆五目前的状态能够掌握住的。但是同样安稳而且不引人注目的方法其实也很多,比方说别人的医疗系统,哪怕是最低级的,陆五自己也使用过的止血喷雾剂(前面说过,效果惊人而且),只要把技术和图纸弄过来,人工生产的话,可和现在的情况完全不同。
  就算如高手说的,科技不受控制的进步其实蕴含的威胁极大,甚至可能埋下文明覆灭的危机。但是技术也有很多类型的,那些“边角料”的技术,比方说单单一个止血喷雾剂的进步,能改变什么东西?事实上,除了让伤者得救的几率更大一点之外,这种新技术对于地球的政治、经济、文化等等东西的改变显然是无限接近于零的。
  就算真的其中的科学原理蕴含什么推动文明进步的重大秘密,陆五这边也可以将其技术原理秘而不宣啊。世界上的秘密,特别是商业方面的秘密多的去了,只要不是涉及国计民生的,没多少人去理会的。比方说可口可乐的糖浆配方,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说不清楚是一种什么心理,但是陆五发现自己在这方面欲望不是很强烈。当然你可以说高手在他身边,类似于瓦歌程度的科技,高手挥挥手就能提供。触手可及的东西,理所当然不会给你带来特别的急迫感。当然也许任健说的对,陆五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当然,如果是给任健当助手什么的,那还是勉强合格的。
  也许,仅仅是也许,在见识了更广大的世界,接触了那些更加奇妙而不可思议的存在之后,眼光自然变得长远了。
  “虽然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李泽又警告了一句。“但是没有大背景的话,吃下钢铁厂不是好事。”
  “我知道了。”陆五随口回答道。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警告已经到位,亦或者听出了陆五那种略带敷衍的态度。李泽又说了几句之后,挂掉了电话。
  陆五转过头,看到的正是任健认真的表情。
  双方的距离很近,刚才的电话陆五并没有瞒着对方,所以任健哪怕不是听见了全部,至少也是听见了七八成。
  “呃,看起来似乎真的是……”任健欲言又止。
  “你知道?”
  “陆五,你知道,之前我们这边受到很大的资金压力。”任健说道。“买下这个钢铁厂(关键是这片地皮)可不是小钱,你打捞上来的所有那些古董……全部卖了都不够。所以我那个时候是银行贷款了的。”他脸上清楚的表现出一丝尴尬。其实他自己叶知道,买下钢铁厂是很冒险很冲动的行为。
  其实不说,单单是资金,原本就不是他能够吃下来的。全靠政府出面贷款的。但是说到底,贷款是要还的。别怀疑,社会主义的银行催债手段同样狠。
  说起来,就是他太嫩了,冒冒失失的就冲进这个漩涡中心来了。确实,任健打了别人一个措手不及,在各方势力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成功的蛇吞象。然而他毕竟底蕴浅薄,就算是别人一时反应不及,都差点噎死。如果不是陆五的话,任健现在一定已经破产,背着一屁股债。他人生的最终结果就是很不名誉的出门躲债去——日后注定隐姓埋名,了此一生。
  总之,那段日子真心是任健最难熬的日子之一。甚至之前丢失合同都没有那么糟糕。因为丢失了合同,说来说去那也是他一个人的事情。但是生意的资金可是陆五打捞沉船得到的啊。第一笔大买卖就赔进去的话,他以后怎么面对陆五?人家这么信任你,这么支持你,你怎么能这么对不起别人?真的要如传说中的一样,藏到某个小角落里,一辈子不相见吗?
  所以那个时候,面对着一心落井下石的唐总,以及那个如苍蝇一样嗡嗡嗡让人想起来就恶心的钱经理,任健也不得不虚与委蛇,勉强应付。
  “我知道,你说过了。”
  “那个时候,有人一直过来和我商谈从我手里低价购买钢铁厂的事情。”任健想起那个姓钱的就满心不爽。“不知道这是不是一条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