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一百六十五节 奇袭6,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165节 奇袭6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一百六十五节 奇袭6

  holoera在王大勇脚下变形、崩裂。前面说过,这台奇怪的机器的基本结构是塑料。轻便,结实。但是不管它有多么轻便结实,它的制造者都不曾考虑过抵抗暴力破坏的情况。一个成年人的体重显然超过了它的承受上限。
  伴随着那一声塑料折断的声响,陆五清楚的看到holoera被踩成了好几个部分。不过因为踩断的毕竟是上面部分,所以下面部分多多少少还有点藕断丝连。
  陆五勉力才压下心头的惊呼。
  显然,这不是王大勇掌握了某种关键性的秘密,而仅仅是一个偶然而已。否则的话,估计趁着陆五和琥珀不在家的时候,他有着大把的时间来破坏holoera。事实上,别说一个,哪怕破坏一百个也费不了多少时间。就像刚才王大勇做的一样,踩上一脚它就破了。
  一直以来,从来没有人考虑过holoera的事情,更没有考虑过它和琥珀的紧密关系。
  事实上,别说别人了,就算是陆五自己,现在也没搞明白holoera到底是一个什么电器,是用来干什么的。当然了,按照高手的说法,holoera在地球的世界界壁上形成了一个褶皱,生生的造成了一个半虚拟半现实的小空间。就算是高手也承认,一时之间他也搞不清楚holoera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毫无疑问,在相关的技术上,holoera是一个了不起的杰作。
  但是呢,陆五可不相信holoera被做出来的最初的目的就是这个。如果它真的是为此诞生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它就不应该作为一个廉价的奖品而落在陆五的手上。更不会连一个具体用途的说明书都没有。说句实话,若非一个偶然让琥珀进入holoera开辟出来的褶皱里面,也就是,没有后续那么一系列事件,那么这个东西估计就是被陆五揣摩上一段时间的用途后,直接丢进垃圾箱或者废物堆里。
  陆五倒是一直以来都对这件事情抱有很大的好奇心。他是真心想去看看那个制造出holoera的地方,也就是什么“狗尾草公司”的,至少搞明白holoera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可惜的是事情缠身,抽不出空。当然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holoera的基本材料,也就是塑料,质量很不错。至少看上去再用个七八年不成问题。这也就意味着他无需太着急。
  没想到发生了这件事情。
  这只是一个意外,一个很常见又很简单的意外。
  王大勇的本意显然只是觉得这个东西比较大,看上去有金属光泽,似乎是一个薄皮铁盒子什么的,可以踩实当弹药。但是踩下去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东西是塑料的。塑料就太轻,丢出去是毫无意义的。所以将其踩破之后,他并没有做其他的事情,一脚就把四分五裂的holoera给踢开了。
  很自然的,被他踩破的holoera里面,响起了那种电子零件过载短路常见的“噼啪”声响,而且有蓝色的电光闪动。不过这已经没什么意义了,王大勇用力将它踢开的同时,也带起了holoera的插头,将它带离了电源插座。
  他丝毫没有察觉自己做的事情到底给琥珀造成了多么大的危害。现在他面对的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已经要到分出胜负的关键了。
  正如高手所说的,他现在的胜算只有一个,那就是乘着琥珀被压制着不能动的机会,将手里的剑丢过去。一旦这一击产生致命效果,比方说击中了脖子、心脏、头部等等位置,那么就算是琥珀再不愿意,她也必须将身体虚化,让自己从这种致命伤中恢复过来。而这个过程中,她将受到相当严重的伤害。
  说不清楚她到底会承受什么样的伤害。这本质上就是一场赌博。如果琥珀撑住了,那么王大勇就只能这么坚持下去,直到魔力耗尽。反之,他就赢了。
  只要这把剑脱手,那么这个房间里并没有其他能对人造成致命威胁的武器了。
  两个人都已经明白这一点了,也在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这一刻。
  不管是王大勇还是琥珀,都集中全部注意力到彼此身上,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角落里的陆五。因为接下来的一击决定的不止是胜负,还决定两个人的生死存亡。而且,毕竟这个四周充斥着第七律魔力的环境下,作为一个没有抵抗能力的普通人,陆五哪怕不是陷入深深的睡眠之中,至少也是神智昏沉,丧失正常的行动能力了。
  “你想干什么,搭档!”耳机里,响起高手的警告。“不要骗我,我察觉到你的心脏跳动在加快,你的身体血液循环速度正在家属,肾上腺素分泌增多,此外腿部肌肉正在绷紧……你想冲上去帮小术士吗?”
  “高手……”
  “嗯?”
  “不要阻止我好吗?”
  “搭档,我不是想阻挡你,而是你要做的是一件十足的蠢事。我刚才应该说过了吧,就算是对方成功,小术士失败的可能也只有一半而已。”
  “所以我才提出这个要求。”
  “你在做一件无意义的事情,好吧,搭档,我提醒你,窗外。”
  王大勇此时正盯着琥珀,所以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件事情——他现在正站在窗口的位置。也就是说,如果此时有人在门外合适的地方,他就能清楚的看到王大勇手持长剑的架势。
  这个年代,中国人早就习惯性的没有把剑看成是一种武器了。就算一个什么人拿着剑走在路上,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是去锻炼,而不是他拿着武器要伤人。但是呢,所谓事有例外,如果加上王大勇此刻的动作神情,肢体语言,无需知道前因后果,任何人都能察觉到他是真的打算伤人。
  但是今天并非节日,也不是双休日。这意味着虽然此时是白天,但边上几乎没什么游荡的闲人。想要人多,必须要等到正中午或者黄昏两个短暂的下班时间。如果是这两个时间段,或许就有人会隔着玻璃窗注意到王大勇了。
  不过现在不是。可以说这本来就是王大勇精心挑选的时机,在这段时间里,哪怕他弄出了较大的声响,也有很大概率不会在短时间内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所以别说王大勇没有察觉了,就算他察觉到自己站在窗户边上,身影有可能会被外人看到,估计也会直接将其忽略掉吧。
  窗户上,突然响起了“噼啪!”的声响。随着这个声音,窗户上出现了一个小孔,小孔周围绽放出一圈裂痕。
  接着又是第二声。
  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的快,如此的突然,以至于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没有来得及回过神来。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声响,王大勇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板上。
  掉在地板上的不止是长剑,还有连在剑柄上的一只血肉模糊的手。
  王大勇自己也是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或者说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手腕。某个强大的力量破开了他手腕部的皮肤、筋肉和骨头,直接将它整个撕了下来。
  但是伤害到的不止是他的手。他的胸部冒出了大团的红色。
  王大勇错愕了那么好几秒后,才发出一声惨叫。他踉踉跄跄的冲向房门,用自己完好的那只手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门外传来的是沉闷的声响,显然他并不是正常的走楼梯——但是想也能知道,他既然做好了准备,肯定也安排好了逃生之路。
  不过陆五已经来不及去关心这冥月术士了,他的目光停留在琥珀身上。
  琥珀双手放下来,冲着陆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这一次可真的是……”她似乎想感叹一句,又或者想说点别的什么,但是她身体却慢慢的淡化。从一开始和普通血肉之躯没区别的实体状态,迅速变成半透明,全透明,最终就这样消散在空气之中。
  “琥珀!”陆五冲上去想抓住对方,但是手只是划过空气。琥珀就在他面前完全消失。
  门外,一个身影迅速的冲了进来。身影动作干脆利落,而且手中持有一把手枪。手枪前段加上了长长的消音器。
  陆五认出来人正是J。
  ……
  王大勇跌跌撞撞的走在街角上。
  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本来已经距离胜利只差一步了。然而两发子弹却让他的胜利变成了泡影。一发子弹射断了他的手,另外一发更加阴险,打在了他胸腹之间。此时此刻,就算是魔力戒指也不能阻挡伤势的恶化了。
  他的身前出现了一个身影。朱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面前了。
  “王大勇,看起来你失败了。”
  看到同伴的身影,他并没有感觉到好受,相反是一股难以言喻的怒火。他距离胜利只差一线,如果那个时候朱华在场的话,他就已经赢了。哪里还能出什么意外?!一股恶念莫名出现在他心中。现在他有魔力戒指,而朱华却没有!而朱华应该毫无防备,也许……
  下一瞬间,他感觉到了朱华身上淡淡浮现的魔力残痕。为什么过去他从来没有和朱华距离这么近,又这么细致的去观察感受?这一瞬间他才感觉到朱华身上的第四律魔力残痕。
  朱华伸手扶住他。就这一个挥臂的简单动作也体现出了一个真正高阶术士的身手。每个姿势都如此高雅,如此优美,如此地融合了超人的力量。这绝非依靠魔力戒指这种劣等品就能锤炼出来的举止。术士都像是处于某种更高境界的生物,仅仅是被某种束缚留在了凡间。
  他的心脏在胸膛中狂跳。恶意已经消散无踪,剩下的唯有恐惧。这一瞬间,他才明白朱华身上散发着好几种魔力的残痕,第四律……第三律……还有第二律。他想要挣脱,但身体却似乎不受控制,移动不了半步。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被对方搀扶住,并期望着对方真的是来支援救助的。
  “你受伤了?是子弹!?”朱华的声音里有几分关切。
  王大勇松了一口气。他想太多了,他们是冥月术士,一起来到这个世界的同伴。这种环境决定了他们只能抱团。他们需要同伴。因为没有同伴,他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一个人就是一份力量。恍惚间感觉一副钢钳终于离开了心脏,让他呼出的气息都正常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