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两百八十四节 旅途1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284节 旅途13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两百八十四节 旅途13

第两百八十四节 旅途13


  是的,只要一个稍微不敏感一点的人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更别说他们根本看不懂这些小众外语了。话要说回来,从某种角度来说,使用这种别人看不懂的文字做合同,反而是个败笔,有点欲盖弥彰,掩耳盗铃的味道。
  显示器里,几个人都看到陆五拿过合同,打算签字。
  就算是很镇定的几个人,特别是汤玛士的那个“按扣”克鲁格,是最紧张的一个。毕竟这事情,他是推动者。别怪人家奸诈,设计出这么一个圈套来……实在是财帛动人心呀!
  这不是涉及几百万上千万的规模。他们的家族,虽然在世界顶级富豪的圈子里,只能算二三流,但是几百上千万什么的可也不放在眼里。那种程度的话,丢给汤玛士那个浪荡子弟却也无所谓。这就是为什么汤玛士会被派过来经营那个外贸公司的缘故——大家都觉得,这种程度能打发走汤玛士也是可以接受的选择。
  但是架不住浪荡子弟的运气好啊,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一座金山。偏偏被金山砸到的这位居然毫无感觉……真的是把边上人的肚子都要气破了。
  所谓“爱屋及乌”,反过来也是一样。这就是为什么眼下会出现这种事情的缘故。
  只要签下字,那么接下去的事情他们就很有信心。毕竟当初成立外贸公司的时候,合同规定,如果有争议,要到美国去仲裁。同时,中国的《民事诉讼法》和《仲裁法》也有相关规定,涉外经济贸易发生的纠纷,当事人可以通过订立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或者事后达成的书面仲裁协议,提交中国或其他仲裁机构仲裁。也就是说,陆五和任健必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下,以压倒性不利的条件,和他们进行一场几乎完全没有胜算的官司。而且,一切有利的证据都在手上,哪怕陆五这边请了最好的律师也没用。
  然后,接下去会发生什么,那就每个人都可以想象了。一座金山,啊,不,应该说半座金山(毕竟老头子也有一半,那边可真的不好图谋)就落到他们的手上了。
  屏幕上,陆五拿起合同,拿起笔,似乎想签字。要特别说明的是,任健看着一份用自己看不懂文字写成的合同的时候,虽然说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并没有看细节(毕竟他不认识这些外文),而陆五则是一张一张的把合同全部看完,仿佛他能看懂一样。
  幸好,前面说过,这个圈套绝不是那么浅显的。他们也是考虑过合同会被人看懂的可能性——毕竟么,邮轮上有什么人,那是无法预料的。哪怕是小语种,中国也终究是有人认识的。也许正好有那么一个懂的人在邮轮上呢,这个人又正好认识他们,或者因为偶然和他们结识了呢?而且他们自己也是有学习能力的,说不定因为某些理由而学了这门外语呢。
  陆五看完了区区几页的合同,然后抬起头,突然冲着屏幕一乐。那是一个每个人都能一眼看出来的,喜出望外的笑容。
  虽然知道对方不可能直接看到自己,只是冲着摄像头做出这个表情而已……但是不得不说,这个笑容让人心头一凉。每个人都下意识的想到“被看破了”。
  幸好,他们的计划已经完成了一半。哪怕现在被拆穿也无所谓……只能说“未尽全功”。半座金山没有,四分之一的金山也不算亏了。
  不过这可能只是一个意外。陆五拿起笔,很麻利的在合同上签下了字。
  几分钟后,赌局重新开始。
  和刚才说过的一样,牌面本来就是如此,所以筹码到位了,这一局当然就是陆五大胜。
  接下去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陆五必须输光才行。毕竟如果他把所有钱赢了过来,那么任健和陆五理所当然就会要求把合同销毁。合同这个时候还在邮轮上,没有拒绝的理由。或者说真的想要耍赖,那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只要坚持到邮轮靠港,那么这个计划就完全成功了。合同原件就可以邮寄出去……到时候就万事不愁了。
  痨病鬼很快就看到了自己期待的暗号。这个暗号的意思很简单:别在用那种赢三把输两把的招数了,快点赢!
  毕竟是曾经是金手链的赌王。痨病鬼虽然被人聘请过来干这种不体面的事情,但是内心深处其实是反感的。眼看着暗号出现,他立刻来了精神。
  这些真正靠着赌博赢钱的人,无不是数学和心理方面的大师。哪怕他们没有专门学习过相关知识,单凭本能也够了。稍微判断了一下,他就判断出自己这把牌可以获胜。
  他的牌面简单的说就是同花——这是好牌,而且是几率极高的牌,因为理论上,有九张牌可以让他能够凑成同花。他的底牌只需要是九张中的任何一张,他就赢了。
  而陆五手里则是一片破烂,大大小小,零零散散,底牌不管是什么也只能追求一对。更糟糕的还不占对方同花的牌。
  牌面上是完全的胜势,痨病鬼毫不犹豫的加上了重注。
  每一个还具备理性的赌徒,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选择放弃。毕竟在这种劣势局面前放弃只会损失很少的赌注。当然,真的赌到眼睛发红,已经没有理性的赌徒不是这样。而陆五这边上来其实也就是玩那么多把,很明显脑子清醒的很。
  几乎没人出声。这是一局很明显要被放弃的牌。整体来说,对方获胜的几率太高,他的底牌除了九张可以同花的牌之外,还有一大堆的对子牌的可能性。随便凑成哪一种,都可以获胜。
  “我跟。”陆五说道。
  “喂,陆五!”边上任健忍不住提醒了一声。“这种牌可不能跟啊!”他虽然水平不够,但是也知道对面是个老手。也就是说,对方的表情伪装技术哪怕不能说出神入化,起码也是个中高手。你无法通过察言观色来判断对方的心理状态,至少不是每次都行。这种情况下,唯一可以作为判断依据的就只有牌面了。
  “没事,”陆五回答道。顺手把自己的底牌给亮了出来。
  陆五是完全的散牌,什么都凑不起来的那一种,最大的也只是一个黑桃皇后罢了。
  这个简直就是疯了!或者说正常人都不会觉得这是脑子正常的选择。这一局输了,陆五刚才赢的可是要全部吐出来啊。
  把底牌亮出来之后,陆五这才动手,想要把自己的筹码推上去。
  “稍等一下,CHINESEBOY!”痨病鬼突然喊了起来。“你真的要跟?”
  “当然,为什么不跟呢?”陆五反问。
  “你看我的牌,我的赢面是……在剩余的牌中,我有三分之二的几率会赢啊。”痨病鬼脸上难得的丢掉了那种微微戏谑,仿佛看猴戏的表情。“你靠着散牌……不足三分之一的几率来和我赌这么大?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很难得,别看痨病鬼的中文说的并不利索,但居然懂得“脑子有病”这个词。
  “因为我相信我有强运。”陆五回答道。
  “仅仅因为相信自己的运气……”看得出来,痨病鬼把“脑子有病”这个词在喉咙里酝酿了很久,总算没有第二次吐出来。
  “哈,现在我很相信运气了。”陆五回答道。“因为我遇到过一个运气非常非常厉害的人。然后我就明白,世界上没有比运气更重要的东西了。”
  “什么?”痨病鬼显然不理解陆五的意思。
  “嗯,发生了一个地球毁灭的危机。”陆五真心实意的说道。“然后,那个运气很好的人过去了,结果那个危机就这样……结束了!”
  痨病鬼一脸都是莫名其妙,他大概觉得陆五已经脑子不正常了,或者他的中文水平不够,听不明白陆五具体想隐喻什么。当然这一点绝对是他想多了,因为别说他,边上的任健也听的云里雾里,一脸迷惑,稍远的其他那些中国人也都不例外。
  “那个人用自己的勇气和智慧拯救了地球?”痨病鬼试探着问。“就像电影里的那样?”
  “不,他什么都不知道。”陆五回答。“他完全是因为好奇心随便过去看了看。他不知道危机来自何方,更不知道要如何化解危机。他甚至对危机本身都一无所知。但是因为他运气好,所以危机自然消失了。就是这样!”陆五哈哈大笑起来,一脸轻松的表情。
  “服务员,我怀疑他作弊!”痨病鬼不再说话,转而对边上的赌场工作人员说道。“他的耳机一定有问题!”
  几名相关人员走上来,礼貌的请陆五拿下自己的耳机,并且询问这个耳机是干什么的。
  陆五摘下耳机,很明确的表示这只是一个蓝牙耳机,虽然是骨传导的先进型号,但是归根结底只是和手机相连的蓝牙耳机。陆五把手机亮了出来,给他们看。证明自己完全只是在用手机听音乐罢了。
  赌场人员先是致歉,然后把手机和耳麦拿走。过了一小段时间之后,他们才返回,证明这真的只是用手机听音乐罢了。
  当然了,这也很正常。前面说过,例如在对方的后面偷看,然后把对方的牌面偷偷的告诉同伴之类,都是很低等的做法。这个年代早就没人用这么LOW的手段了。
  陆五把耳麦戴回去,然后毫不客气的把筹码推了上去。
  因为痨病鬼迟迟不动,所有荷官主动的帮他翻开底牌。
  四周一片惊叹,是的,痨病鬼也是散牌。尽管他牌面很好看,但底牌很烂,最终结果他最大的也就是一个十而已。
  这连续两把的大胜,直接把陆五输掉的所有钱都赢了回来,事实上把任健输掉的都赢了一部分回来。
  如果换个情况,痨病鬼觉得自己应该起来走人了。这显然不对劲,而且他已经赢了很多了。此时离开正当其时。但是这一次他不是单纯的赌博,而是被人委托而来,没办法后退的那一种。
  下一局马上就开始了。
  接下去的比赛没什么可说的。应该说,陆五简直就像是不正常,常常在该跟的时候不跟,该放弃的时候不弃。莫名其妙,毫无理性,与其说是一场心理方面的较量,不如说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的随便撒气,一切都随心所欲,毫无理由。但是偏偏他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而痨病鬼的筹码越来越少了。
  “不行,这家伙可能撑不住……”在监控室这边看着一切的几个人都已经察觉到不对头了。这陆五赌博完全不按牌理出牌的。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就是说这种事情吧?哪怕前赌王,金手链的获得者,也撑不住这么一轮王八拳。“用应急计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