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三百二十九节 出其不意6,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329节 出其不意6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百二十九节 出其不意6

第三百二十九节 出其不意6


  上船以来,章瑶主要做两件事情。一个是在琥珀面前说老哥的好话,另外一个则是努力的逼陆五赶紧娶琥珀。
  没结婚之前,很多事情真的是于理有凭但是于法无据,纵然清官也难断。但是结婚了,很多事情就完全不同了,比方说小三的事情。
  现在小三的事情曝光,两个人只能大吵一架了事。除此之外琥珀真的无可奈何(如果是这样的话,琥珀就太可怜了,当然这种未来还是要尽量避免比较好)。但是如果结婚之后,那陆五就没那么轻松了。法律都是支持琥珀这边的。
  这不是章瑶胳膊肘向外拐,而是想通过这种办法来让陆五别做那种对不起琥珀的事情。毕竟以陆五的聪明,他绝对不可能忽略这种可能。到时候,以章瑶对陆五的理解(毕竟这位老哥做出了这么了不起的事情),哪怕是为了保全自己的财产,他也要和那个小三断了关系。
  当然,双方的感情长久要如何保持……至少在章瑶看来,这么一个对你百依百顺倒贴上门的大美女,相处久了怎么可能没有感情?
  这种做法,理论上完全可行的。
  “对了,琥珀家里很有钱吧?”章瑶突然问。
  “那个……”陆五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最后只能含混过去。“算是吧。”
  “她对我说,她是她们家族这一代唯一的继承人……”
  “啊,是的。”大概是某种误解吧,不过陆五确实知道琥珀是虚颜家族中现存的唯一一个术士。按照地球的逻辑,章瑶这么理解也未免不可。
  “我看了她的手机哦,里面的零用钱……”章瑶说了一句。“很多哦。”
  确实很多,陆五记得自己给琥珀一些,后来高手还是汤玛士,或者是任健?又给了琥珀一些。他虽然不关心细节,但也知道琥珀只要肯消费,消费能力一定很强。这也没办法,这个社会,有钱不一定走遍天下,但是没钱一定寸步难行。
  “真的没打算结婚?”章瑶步步紧逼。
  “那个!太早了……”
  “不早了!”章瑶说道。“你现在不事业有成了吗?不正该成家?”
  “她家里那边反对!”陆五终于被迫的没办法了。他很想吼一声“我的婚姻关你什么事”。但是可惜他在家里弱势惯了,想要突然强势的对付妹妹,一时之间还真的转变不过来。或者说两个人其实已经习惯了这种态势,习惯的东西,众所周知,一时是难以改变的。
  除此之外,章瑶说的事情,确实也让他很在意。
  这句话出口,整个房间里的气氛为之一变。章瑶的目光中多了一丝鄙夷。凭借兄妹那种长期相处所产生的默契,她本能的从陆五的那种遮遮掩掩中知道,这个回答不是真正的理由。
  而且……这个回答简直如笑话一样!
  作为唯一的继承人(虽然是唯一的继承人,但按照正常的理解这并不是说亲戚死光了,只是其他亲戚没有同等的继承权),其他亲戚想干涉琥珀的婚姻倒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但是琥珀又不是小孩子。在这个年代,结婚早就是很私人的事情,三媒六证早就是淘汰的东西了。只要自己一口咬定,别说其他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亲爹亲妈也影响不了。而且哪怕是古代,这不也有“私奔”这种事情吗?
  老哥这个人真的太渣了!
  毫无疑问,他就是用这个借口,把责任给推了出去。于是,“拖”就不是陆五的责任,而是琥珀那群亲戚的责任了。陆五就可以这样,把琥珀吊在自己身边,一方面享受美女在身边的幸福,另外一方面又尽可能的从琥珀那里捞取好处。真的是便宜占尽,亏半点都不吃啊!比起老哥来,哎,学校里的那些渣男又算得了什么呢?这才是渣男的最高境界,无责任,有好处……难怪骗的琥珀死心塌地。
  “老哥,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
  “我怎么不是男人了?”
  “是男人还怕这点阻力?难道带琥珀跑民政局去一趟都不敢?还是她不想和你登记?”
  这几个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问了陆五哑口无言。
  本来就是这样,在章瑶看来,假如陆五带她去登记,琥珀绝对是千肯万肯,不会反对的。登记之后木已成舟,那些亲戚也没辙啊!所以这个只是一个借口。
  “你就这么喜欢琥珀吗?”陆五这口气半天才回过来,反问道。
  “我只是觉得她当我嫂子也不错。”当然重点是老哥你太渣了,简直就是女性公敌,我都不得不同情一下琥珀了!
  幸好这个时候手机铃声来救场了——此时刚刚离开海岸不远,信号还勉强有那么一点。章瑶掉头去接电话,陆五赶紧从自己的房间溜出去。
  高手这段时间比较沉默——当然这很正常。那个梦王可没死,高手得使用一切渠道来寻找他到底藏哪里了。就算是高手,也分不出太多心神来干其他的事情了。
  陆五赶紧溜到了汤玛士的房间——汤玛士在上网,似乎在炒股票什么的。要特别说明的是,这艘船本身虽然没有提供卫星数据WIFI,但是汤玛士有卫星网络。毕竟科考队的设备之中,就有此类的好货,让他们哪怕在穷乡僻壤也照样能够外界保持通畅的联络。不过这个网络是受到限制的,不是无线而且只能联系专门的电脑,就是汤玛士使用的这台电脑。
  看到陆五来了,汤玛士也是随口问了几句,就又投入到自己的事情中。
  “怎么了?”汤玛士这种认真的态度让陆五都有些奇怪。
  “很糟糕!”汤玛士心情有些沮丧。因为他的研究中心需要一些先进的测量仪器,但是那些东西却在欧美对中国封锁的清单上。哪怕汤玛士也没办法买到这些东西。这其实也就是为什么“逆推”工作进展不顺的重要理由之一。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有钱都买不到的问题。
  当然了,这种事情也只能出现在汤玛士这种人头上。他没有钱的问题完全是因为他最近很赚钱……汤玛士已经是那种不在意金钱的人了,高厂长则是完全不把钱当钱看的人。最近他随随便便就送给了汤玛士一家银行……虽然只是小银行。
  你要说和陆五等人混在一起是赚是亏,汤玛士可以保证是赚。别的不说,现在他能够泰然自若的承受研究中心的花费,这本身就是一个近乎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要知道,一个研究中心,几十上百个研究人员,配套的其他人员,各种研究和安全设施……这些可绝非小数目,不是大企业怎么可能养得起。
  “怎么个糟糕了?”陆五问道。
  “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汤玛士挠了挠头,“我原本觉得,科技发展只差最后一步,只需要我指出这一步,就能踏出去……但是我没想到,哪怕如此,这一步也不是好踏的。”
  汤玛士的计划陆五早就知道,就是视网膜投影技术。这个技术很酷炫,很符合汤玛士的口味,也有很大的应用前途,可以说能够彻底粉碎目前的液晶屏模式,包括手机和显示器、电脑之类——当然“粉碎”这个词也不太合适,但是至少这个技术出现之后,液晶面板的应用范围估计就会大大缩小了。
  目前这个技术已经不存在理论上的难度,换句话说,基本上前置科技在地球上都已经点出来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再来临门一脚就行了。但是,哪怕如此大好形势,哪怕在得到来自异世界的技术成品,道路前方已经有了指引,这临门一脚却始终迈不出去。
  只能说科技进步真的是很难的事情——难度之大,非专业人士无法想象。正如历史上很多的例子一样,有的时候,技术的突破与其说是必然,不如说是偶然。最后一层窗户纸需要非常漫长的时间才能捅破。
  汤玛士长吁短叹了一番。虽然站在客观角度来说,他真的没什么好叹的。和陆五这群人(特别是高厂长)混在一起之后,他得到的东西远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多。
  “好像很多人联系你。”陆五注意到电脑屏幕上那一堆闪动的玩意。
  “事情一大堆。”汤玛士一副焦头烂额的模样。“有人想要那些标本。”
  “标本……”陆五想起那些扭曲变异的生物。这些玩意倒是确实很罕见,有收藏的价值。
  前面说过,科考队并不是那么单纯。表面上是为了寻找变异的原因,其实内在真正动机是在寻找这个变异现象和那个“入侵者”是不是有什么牵连(毕竟是同一个地区)。但是,根据高厂长的指示,汤玛士对这里的情报进行了一些修改之后,后方的大佬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这场变异完全是偶然,和例如外星飞船、太空陨石或者古文明遗产之类东西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这就是为什么相关科研活动基本结束的理由——如果是“入侵者”相关,这可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结束。
  所以这次的战利品,主要就是一系列科学报告、新发现,当然还有标本。
  这些标本,别看现在还装在船上,实际上却已经被瓜分的差不多了。
  不过陆五对这个不太关心。他更加在意那个“入侵者”——事实上,高手已经明确说过了,那个正是他之前丢弃的那把通用步枪。被他带回地球后,因为世界变动而失效的那一把。
  陆五之前还觉得这种枪械也就是一般般,甚至还比不上地球的枪械。但是没想到居然里面有这么多科技含量。只能说高科技的世界里,每一个成品都非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