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三百三十一节 出其不意8,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第331节 出其不意8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三百三十一节 出其不意8

第三百三十一节 出其不意8


  “我们接近了……老大。”一名手下向王智汇报。
  这艘猎物倒真的是王智最喜欢的那种类型。首先船型不是特别大,意味着船员少,自卫能力不强。其次呢这是一艘上个世纪的中古款船只——不是说旧型有什么问题(只要保养得当,船只的使用寿命其实很长),而是性能定然要逊色很多。这种船只被劫持了,通常来说不会引起船主一方发狠的报复的。偏偏这种船只在这个星球上数量却很多,所以改装一下就能直接卖掉——那可是一大笔收入啊。丝毫不比索马里海盗那种劫持船只然后勒索赎金的做法收益差。
  所以在看到这样一个合适的目标的时候,身为海盗头目的他本来应该满心欢喜,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发一笔横财了。
  可惜的是现在的他一点也没有即将发财的那种喜悦。相反,他时不时的用充满畏惧的神情偷眼看一下船舱里的两个女人。
  两个穿着乱七八糟的海魂衫,扛着经典的AK47,衣着打扮和他的手下(也就是正牌的海盗)没什么区别的女人。饶是如此,在不经意之间依然能看出这两个女人那明媚的容颜。
  不……这不是两个女人,这是两个披着人皮的魔鬼!
  你见过一个人快的连枪都无法瞄准吗?你见过徒手把枪管给扭弯吗?你见过徒手拆楼啊?你见过一个看上去柔弱的女子能微笑着把一个男人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下来吗?如字面一样的,轻轻松松的,把成年男人的脑袋连带着一段长长的脊椎骨,从脖子上硬生生的扯下来哦。
  王智手下足足有四五十人,但是人数没用,几十个男人在几分钟内全部被制服,嘴硬的那几个(只能说他们实在没眼光)直接就被脑袋扯下来了。
  不过那几个还不是最倒霉的,最倒霉的那个家伙直接被变成了一个肉团。整个过程持续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王智没有亲眼看到,但是却是亲耳听见那凄惨渗人的惨嚎声。等到一切结束的时候,王智看到的是一个如字面上一样的肉团。整个人体,别说骨骼了,就连筋肉都是巨大的力量给挤压成了一个比篮球大不了太多的肉球。
  王智完全不想知道人是怎么变成了肉团的,别说好奇心了,就连想都不愿去想。事实上,如果不是用得着自己这帮人,王智确信自己和那个肉团也会有相似之处。
  只能用“超自然”来形容的不可思议的力量,还有那种微笑中将人类虐杀的冰冷和残酷。这根本不可能是人。与其说是那种超自然能力震慑了王智,不如说是那种居高临下的轻蔑态度,就算是海盗也没想象过这种将同类生命轻贱的宛如蝼蚁一样的态度。
  这一定是魔鬼,或者具体点说,一定是传说中那种似人,但是凶残嗜血,名为“罗刹”的鬼神。
  王智过去偶然听一个得道高僧说过这种事情。当然那个时候,他是一笑而过的。不过遇到这种事情之后,他又从记忆里把当年的东西给想起来的。王智现在可是深恨自己当时一笑而过,为什么没有细致的问一下那位高僧要怎么对付这种鬼神呢?毕竟鬼神什么的肯定有什么办法应付,否则人类也不会占据整个世界了不是?
  过去,王智是个无神论者(没办法,吃这碗饭的基本上无神论者居多),但是现在他胸口已经挂上了一串念珠。没办法,事实永远是最好的老师。无神论无法解释这两个女人,那么你就理所当然会投入宗教的怀抱了。
  想到这两个女人,他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眼睛。哪怕此时此刻,那个巨大黑眼圈还留在眼睛上呢。
  普通人或许会觉得这是他眼睛上挨了重重一拳留下的痕迹。但是王智自己知道,那根本不是一拳……那个女人空中遥遥的对他虚弹了一下手指,以此形成的冲击力就在他身上留下了这个痕迹。
  “那个……”虽然很不想过去,但是王智不得不过去,免得惹起对方不快。他很清楚,只要对方愿意,几分钟的时间,他和他的手下就别想还有一个能活。“我们接近了。”
  “哦,按照你们的规矩来吧。”那个女人淡淡的说到。
  “那个……朱小姐……”王智战战兢兢的开口。
  “不要叫我朱小姐,”女人皱了一下眉头,她可能没察觉,但是仅仅是这个表情上的变化,就足够让面前这个号称杀人不眨眼的海盗心脏不争气的漏跳了半拍。
  “你应该叫我……叫我什么来着?”说话之间,冥月术士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硬质塑料小卡片——如果有中国人在场,应该可以一眼认出正是中国身份证——仔细看了看。“朱红。直接这么叫我就可以了。”
  说起来也奇怪,明明叫朱红,但是这个人却不觉得自己姓朱。不过王智完全没有任何好奇心了,他唯一的念头就是赶紧满足这两个罗刹的需要,送她们走,然后,离的越远越好。
  “真的正常一样吗?”王智完全不懂这两个女人想干什么,但是却也本能的明白这艘船绝不是如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对。”朱红笑了一下,“我不希望出一点……篓子!”
  货轮终究是货轮,庞大笨重,速度不快,在这种追逐中注定会失败。两艘船交会之势越来越明显。就算是船长也承认这已经不可避免了,他开始考虑能不能利用交会那一瞬间来个撞击,直接把海盗船撞沉。
  可惜的是这方面的经验,反而是海盗占据上风。在接近尚未接近的时候,海盗那边就开始开火了。
  就武器来说,其实只能算单兵装备中很普通的火箭筒和机枪,说不清楚有没有其他武器。但是,毕竟是薄皮大馅,根本没有为战斗考虑的货船,哪怕是这种程度的武器也有危险。
  第一波攻击是刻意落空的。小船上有高音喇叭声传来,要求这边停船。
  船长无奈,货船真的是太不经打了。哪怕是单兵级别的武器也很有威胁。当然,真的打沉那很难,却能对船上的人员造成很大的威胁。而且对方这样下去,很可能在火力掩护下强行登船,到时候就难免有伤亡。
  在这个年代,不管船长还是船员,可没有为船只赔上性命的义务。
  按照常理,这个时候船长估计要开始向上帝祈祷了,但是这一次的情况有点不同。船长虽然很紧张,但是他隐约能感觉到汤玛士并不害怕。
  是的,照理说,这位家里有钱的大人物应该比他更害怕。别看西方宣传什么人人平等,但是其实人和人是不可能平等的,大人物的性命更加宝贵——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一点,但是它就是客观存在的。
  但是呢,汤玛士的态度虽然也有点紧张,却不害怕。所以他显然有什么底气在。有理由认为这底气的来源可不是他能支付高额赎金。
  其他几个人也都在场,其中甚至有一个女的。这几个人都比较镇定,比船员还要镇定。
  “怎么才能解决掉海盗?全杀掉吗?”J突然冒出一句。
  这么一艘船的海盗,大概有十几,二十来个人。考虑到特定的环境,其实J的本事也很难打赢。毕竟人家都是武装到牙齿的。但是现在,情况已经不同了。
  “不,不用。”船长一看就觉得有门了。别看J这样一幅普普通通的样子,但是作为一个老油条,船长可是能够从他眼角中不时闪过的寒光中看出这个人可能……不一般。话说回来,他一直觉得随船的这群人中间,肯定有汤玛士的保镖存在,却一时很难判断到底哪个才是保镖。不过现在他可以确定了,九成九就是这个自称J的亚洲人。“其实海盗没有想的那么厉害,只要我们……”
  他说了最近一场事情。
  海盗抢劫也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的,毕竟猎物也会反抗。海盗们也早就不是中世纪甚至更早的那些要钱不要命,嗜血如狂的野蛮人。之前这个区域就发生一场战斗,就是水手和海盗的战斗。水手们凑巧(为什么这么凑巧就不得而知了)也有枪,双方就直接展开了枪战。
  结果,这群海盗远没有人们预想的那么能打。双方只能算稍稍交火,一个大胆前冲的海盗被打死(也许还有几个伤员)之后,这群海盗立刻就撤退逃走了。这种程度的海盗,哪怕用“乌合之众”来形容都不为过。
  “也就是说,只要打死一两个,他们就会害怕的逃走,对吧?”J问了一句。
  “差不多。”船长承认,同时用眼睛看着J。后者就在说话的时候,从身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一把手枪。
  不是那种常见的小型手枪,而是一把很大,枪管很长(以手枪的标准而言)的手枪。按照地球上此类武器的规律,这玩意的威力一定不小。
  “我可以干掉前面两个。”J说道。“不过他们有火箭筒,甚至其他装备,我担心他们狗急跳墙,用火箭筒或者迫击炮之类的武器乱轰。”货船速度太慢,这种情况就是单方面的挨打了,恐怕有危险。
  “其他的我们来吧。”陆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