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一百二十五章 失算的鬼仆,茅山捉鬼人第125章 失算的鬼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失算的鬼仆
叶少阳摇了摇头,“葬礼是真的,那少女不见得是被它杀死的,不过这一带是它的势力范围,他得知我们来到,故意赶在送葬队之前,弄坏我们的轮胎,然后进入少女的身体,引我注意,当时我们注意力都在少女身上,它趁机杀掉死者的父亲,然后变化成它的样子。
  
  就算它是妖灵,想瞒过我也不容易,因为它身上有无法掩盖的妖气,不过它的计划很完美,我一只把妖气当成是女尸身上散发出来的,然后它假装要去埋葬女儿,上了我们的车。它的目的,就是上车,然后制造鬼墙幻境,把我们弄下山崖。”
  
  “卧槽,这智商,真是绝了。”小马惊叹道,“不过它既然这么厉害,有必要费劲这么干吗?直接开打就是了。”
  
  叶少阳冷笑一声,“对付你们这样的,当然什么鬼蜮伎俩都不需要,看你一眼,你就死了。我有七星龙泉剑在手,摆开了打,它有什么自信能打赢我?当然是怎么省事怎么来。”
  
  小马踢了踢地上的尸体,道:“这畜生,有没有冯心雨耐打?”
  
  “就算比不上冯心雨,也差不了多少。”
  
  “不会吧?”小马瞪大眼睛,“我怎么看你那么轻松就把它杀了?”
  
  “轻松?”叶少阳真想吐他一脸,“我刚说的是,它摆开了打,未必打得过我,但当时它已经进了我们的车,你们两个没用的又在旁边,要不是我提前识破,抢得先机,把天地生死扣塞到它嘴里,废了它一半修为,后果不堪设想。”
  
  老郭想起方才的经历,也是一阵后怕,说道:“小师弟,这家伙是不是七老妖的鬼仆?”
  
  “八成是,七老妖也就是个妖灵,这鬼妖给它当仆从,都有点亏,不可能还有比它更强大的鬼仆。”
  
  小马道:“我想不通,它是怎么提前知道我们要来这里?”
  
  “这一带就是它的领地,鬼妖的知觉,比人类强一百倍,我们可能刚进山区就被它发现,然后才制造了这一场阴谋。”
  
  小马嘿嘿一笑,说道:“这家伙机关算尽,还不是被我们灭了,它要早知道是这结果,还不如摆开了打一场,就算打不过起码还有逃走的机会,对了小叶子,它的魂魄逃走了,会怎么样?”
  
  “它的魂魄,修为也到了鬼首等级,实力不弱,不过失去了妖身,实力怎么也要打一半折扣,下次遇到它就好对付了,咱们九死一生,也算没有白费力气。走吧,先上车。”
  
  老郭把车从悬崖边上开回来,三人上车,看见后排作为上只有一滩黑血和绿色的粘液,汉子的尸体不见了,座位上放着一枚亮晶晶的雕母大钱。
  
  叶少阳从挡风玻璃下抽了几张抽纸,捏住铜钱,擦了擦,装回腰带里,说道:“看清了吧,这肉身是假的,妖灵一死,这假的肉身也化掉了。”
  
  小马在干净的一边座位上坐下,不解的说道:“小叶子,之前只听你说过鬼尸,很吊,鬼妖又是什么,到底是鬼还是妖?”
  
  叶少阳解释道:“有些鬼魂,会附在别的物体上,借住物体的特性来修炼,自己获得修为的同时,这个物体也逐渐具有灵性,如果是非生物,会成为邪灵;尸体,就成僵尸;活的肉身,就成为妖,但是意识收到鬼魂的操控,成为鬼灵、鬼尸、鬼妖。”
  
  小马恍然,喃喃道:“哪一个最厉害?”
  
  “这要看修炼的方法,还有很多因素,哪能一概而论。”叶少阳不想再谈论这话题,左右看了看,招呼老郭,“开车吧,去那小镇。”
  
  老郭迟疑道:“还去啊?”
  
  “为什么不去?”叶少阳很吃惊。
  
  老郭发动汽车,摇了摇头,叹道:“又是九死一生,车也坏了,小师弟,这次有没有人买单?”
  
  叶少阳想了想道:“我们现在等于给星城集团办事,找周静茹吧,她也不差钱。”
  
  老郭眼前一亮,道:“这敢情好,星城集团财大气粗啊,哪像那个刘明,抠抠搜搜的,还要我打八折,这次小师弟帮忙,给我多算点钱。”
  
  小马立刻说道:“亏你说的出口啊,你知道周静茹跟小叶子什么关系,没准哪一天就结婚了,整个星城集团都是小叶子的,你就坑吧,反正你坑的也是小叶子的钱。”
  
  叶少阳一脚踢过去,“不要胡说八道!”
  
  老郭却当真了,眉飞色舞的说道:“我觉得这事靠谱,那小丫头看得出来,的确喜欢你,只要你稍微主动点……我看真的有戏!”
  
  “都别胡扯了,”叶少阳翻了翻白眼,“开你的车吧,我要再调息一会。”
  
  说完闭上眼睛,调息了两个周天,睁开眼睛,朝车窗外看去,车子已经开到一个山间平地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民宅,亮着星星点点的灯火。
  
  “这就是那个小镇?”叶少阳问道。
  
  老郭点点头。
  
  叶少阳也不跟他们客气,说道:“你们下去打听一下那个蛊师的住处,我先调息一下,待会万一找到他,少不了还得斗法。”
  
  想到那只出现过一次,还没有交过手的六眼鬼童,叶少阳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老郭二人下车,向小镇走去,叶少阳关好车门,继续调息了两个周天,这一次,总算恢复的差不多了。
  
  转头一看,老郭和小马都站在车窗外看着自己,急忙下车,说道:“怎么了?”
  
  “没怎么,问到结果了,看你在调息,没打扰你。”
  
  老郭指了指北面的山峰,“我们打听到,最近没有外地人过来,唯一的外地人,住在对面半山腰,是几年前来的,建了个大院子,说是搞养殖的,但是非常神秘,从来没有人看过他出售过什么东西,有村民翻到他院子里面,看到好几个池子,养的都是蟾蜍和蜈蚣之类的毒虫。”
  
  叶少阳心下震惊:民间养殖,倒也有养蟾蜍卖蟾酥的,蜈蚣更不用说,九香虫本来就是中药,不过这只养不卖,的确不正常。当下问道:“有没有打听到,这个人的特征?”
  
  “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小马道,“单身,从来没人看到过别的人进出他的宅子,就连这个人都很神秘,而且他宅子附近毒虫很多,已经闹到没人敢靠近的地步了。”
  
  叶少阳缓缓点头,“苗疆蛊师整天跟一堆毒虫打交道,从描述上倒是符合,不过这地方存在三年了,难道这家伙三年之前就来了?他来干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