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一百四十章 一直在等你1,茅山捉鬼人第140章 1直在等你1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四十章 一直在等你1
是一个女人的哭声,中间还夹杂着一种奇怪的有规律的声音。
  
  叶少阳坐起来,朝卫生间看去,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正好洒在卫生间的落地玻璃上,这片玻璃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趴在玻璃上,七窍流血,伸出长长的舌头,一下下的舔着玻璃,之前听到的奇怪声音,就是舌头舔玻璃上,发出的沙沙声。
  
  靠,真的有鬼!
  
  大半夜的看到这幅场面,叶少阳也是惊了一下,仔细感知了一下,鬼气很淡,说明这女鬼修为不强,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一进房间,没有察觉到鬼气存在的原因,本身修为就低,又躲在厕所里,所以自己忽略了她的存在。
  
  鬼吓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尤其是这种光吓人,并不附身的鬼,都是受到某种执念的驱使,为了搞清楚她想干什么,叶少阳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蜷缩在被窝里。
  
  那女鬼见他被自己吓到,很是满意,停止了哭泣,身体穿过玻璃,身上裹着一件白色的睡袍,在地上爬过来,眼球凸起,鲜血不断从七窍中流出来,光是看这样子,倒也有几分恐怖。
  
  叶少阳装作很害怕的样子,颤颤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出去,离开这个房间。”女鬼伸出手指,朝着叶少阳抓过来,冷冷的说道,一般人遇到这情况,也就直接开跑了,叶少阳却没有,一直到被她的手抓住脖颈,脸上害怕的表情一扫而光,抬头看着女鬼,淡淡说道:“为什么要赶我走?”请用小写字母输入网址:.
  
  他这么一个反转,反而让女鬼呆住了,愣了一下,张牙舞爪,做出各种狰狞的表情。
  
  叶少阳倍感无聊的耸了耸肩,道:“快说吧,就冲你没想附身伤害我,只是想赶我走这一点,我饶你不死,假如你真有什么冤情,我或许还可以帮帮你。”
  
  女鬼一怔,突然明白过来,向后退去,说道:“你是法师!”
  
  叶少阳叹了口气,鬼神自有天知,这女鬼到这一刻才发现自己是法师,说明修为的确低到可怜的地步,否则也不会白费力气,吓唬自己半天了。当下对她伸出手,往回一拉,女鬼立刻被定住不动,眼中流露出凄切的表情,但没有求饶。
  
  叶少阳看这她,道:“你不甘心被超度?”
  
  女鬼点点头。
  
  “那为什么不求饶?”
  
  女鬼叹了口气,“落在你这样的法师手中,求饶也没用了,虽然心有不甘,也只好任凭你处置了。”说完,两行清泪流了下来,鬼虽然没有眼泪,但只有想哭的时候,他们才会模拟出流泪的样子,跟真哭没有区别。
  
  叶少阳道:“你究竟有什么冤情,只管说。”
  
  女鬼看着他,确定他真的要听,这才幽幽说道:“我叫徐函丹,是本地人,我是半年前死的……我生前有一个交往了三年的男朋友,他家有钱,我是普通家庭,我们在一起三年,我……什么都给了他。
  
  他父母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给他介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女朋友,逼他们在一起,我跟他约好了,一起离开这里,出去打工,那天晚上,我发短信跟他约好在这家旅馆的这个房间见面,结果……我半路遇到一个抢劫犯,痛了我一刀。我硬撑着爬到旅馆门口,老板看到我,结果怕惹事,故意把门关上了,我流血过多而死……”
  
  说到这,她叹了口气,表情十分的伤感,“我死了,就没法陪他一起走了,但我想跟他有个交代,所以我的魂魄赶到这里来,等着见他一面,了却心事,结果,他没有来。我相信他一定是有急事忘了,等忙完了,一定会来的,就这么一直等下去,等到今天……”
  
  叶少阳深深吸气,没想到这里头还有一段伤感的爱情故事,说道:“你为什么不去他家找他?”
  
  “去过一次,他家门上贴了灵符,我进不去,只好回来这里等他,我怕别人住进这间房,让他没法进来,所以凡是有人住进来,我都会想方设法把人吓走,后来店老板察觉到不对,找来一个三脚猫的法师,没法收服我,就贴了一道符在窗户上,把我困在这间房里。
  
  这法师还算有良心,在灵符上开了阴门,只要我想,随时可以前往阴司销帐,但是我不甘心,我就想见他一面,问问他为什么没有来,想看看他现在过的怎么样……哎,人死如灯灭,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这个问题,叶少阳回答不了,而且他脑中想的是另一个问题,“徐美女,你是说,店老板知道你在这个房间里是吧?”
  
  徐函丹点点头,咬牙说道:“这奸商,胆小怕死,虽然不是杀我的凶手,但如果他当时能帮我一把,或许我不会死,而且,那个法师明确告诉他,只有等我执念消失,自愿前往阴司,在此之前不要让别人住在这间房里,免得我发泄怨气,做出伤人的事情。不过这家伙利欲熏心,凡是房间不够用的时候,遇到外地客人,就安排在这间房。如果被我吓走,就再开给别人,来这一带探险旅游的人不少,反正都是来这一次,不图回头客。”
  
  叶少阳摇了摇头,见死不救,在阳间不算犯法,但是死后到了阴间,会收到惩罚,想了想,对徐函丹说道:“这样吧,这奸商坑我住闹鬼的房间,你帮我吓吓他,我带你去见你的情郎,满足你这个心愿,然后送你去阴司,怎么样?”
  
  徐函丹愣了一下,点点头,“只要能看到他现在过的怎么样,我也心安了。全凭**师吩咐。”
  
  “好,你先躲起来,听我安排。”
  
  徐函丹笑了笑,“我也早就想吓吓他了,但是他很聪明,一直不进这间房。”
  
  “我会让他来的。”叶少阳本想自己行动,突然想到,自己不太适合扮恶人,而且待会需要有人帮衬,不然一个人演不来,于是来到隔壁,敲了半天门,小马把门打开,睡眼惺忪的问道:“干啥?”
  
  叶少阳道:“有件事得你去办。”
  
  “现在?”小马一愣,打了个哈欠,转身回到床前,一头扎上去。
  
  “真不去?”叶少阳说道。回答他的,是小马一声高过一声的鼾声。
  
  叶少阳冷笑一声,走上前,揪着他耳朵,说道:“这件事能赚钱,到时候我分你一万,你爱干不干,不干继续装睡。”
  
  话音刚落,鼾声也停止了,小马转过头来看他,道:“真有钱赚?”最^新^章^节百渡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