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一百五十五章 布阵,茅山捉鬼人第155章 布阵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布阵
睡觉之前,叶少阳给郑枭飞打去电话,把情况从头到尾说明,顾不得郑枭飞震惊,说道:“你必须介绍一个人给我,能够直接负责明天的剖腹产手术,执行我的安排。”
  
  郑枭飞想了想,道:“没问题,我这就联系,你等电话。”
  
  十分钟后,一个自称叫方进的人打来电话,说自己是妇产科主任,是郑院长安排来跟他对接的,问有什么能做的。
  
  叶少阳也没跟他客气,提出去看一下今天下午妇产科的监控录像,方进答应下来,大家约好一刻钟后在医院大门口见面。
  
  等叶少阳赶到医院,一男一女迎了上来,两人都是三十多岁,男的正是方进,外表儒雅,彬彬有礼,女的是护士长,白天叶少阳见过,长的还不错,此时穿着一件短裙,下面是黑丝高跟鞋。
  
  叶少阳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嗯,腿型不错。
  
  “我们都在医院对面的家属区住,所以来的快。”方进介绍道,“这是妇产科的护士长,我们跟郑院长关系都很好,叶先生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吩咐。”
  
  叶少阳道了谢,跟他们一起来到监控室,路上问了护士长一些情况,更是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然后一起看了监控……叶少阳交代了方进几件事情,让他明天一定去办,然后三人在医院门外分手,叶少阳回到旅社去睡觉。
  
  第二天一早,叶少阳为了掩人耳目,让小马和老郭稍等,自己先一个人先去医,刚到妇产科的楼层,许雅娟马上迎上来,对叶少阳点点头,朝护士值班室走去,半路在他耳边轻声说道:“那个瘦瘦的,里面穿薄毛衣的就是吴丹……”
  
  叶少阳装作无意的看过去,找到她说的那个姑娘,长的挺清秀,就是脸色过分苍白,精神萎靡,这天明明不冷,她在白大褂里却穿着一件高领的薄毛衣。最重要的是,在她的眉宇之间,有一丝极其清淡的鬼气,被叶少阳细心捕捉到。
  
  来到没人的地方,叶少阳迎着许雅娟探寻的眼神,点了点头,说出自己的发现。
  
  “没想到真的是她……”许雅娟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少阳哥,你要怎么做?”
  
  “她一会要给那个叫邵娟的孕妇接生是吧,在什么地方?”
  
  “邵娟安排在三楼的手术室,可惜我也要到四楼给周小娜接生,不能帮你什么。”
  
  “你去忙你的,认真点,什么都不用管了,我会守在三楼的手术室门口,在她作怪之前,找机会抓她。”
  
  许雅娟抬头看着他,“少阳哥,你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抓到那个鬼婆。”
  
  “放心吧,不管她藏的多深,我一定会抓到她。”
  
  许雅娟回办公室,去协助医生,准备待会用的手术用品了。不一会,好几个医生护士从办公室出来,在楼梯口分成两股,一股上楼,一股径直走到位于三楼尽头的产房手术室。许雅娟夹在人群里,对叶少阳紧张的点了点头。
  
  叶少阳把目光移到那个朱丹身上,看着她夹在几个医护人员中间,走进手术室。叶少阳立刻打电话给小马,在楼梯口接到他跟老郭,这时候方进从办公室出来,对叶少阳说道:“都安排好了。”
  
  “多谢,请你调几个保安过来,暂时封锁这两个楼层,别让任何人靠近。”
  
  方进点点头,“别的好说,不让产妇家属靠近,有点说不通,不过我会跟他们说清楚利害,劝他们别过来。”说完匆匆下楼,忙活去了。
  
  等了一会,有护士扶着两位产妇上来,分别送往三楼和四楼。叶少阳三人跟在产妇后面,看着产妇被推进手术室,过了好一会没人出来,看了看表,手术差不多快要开始了。
  
  做了那么久的铺垫,该行动了!
  
  叶少阳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招呼老郭和小马,打开一张裁剪成长条状的塑料薄膜,从产房开始,一直铺到楼梯口,在塑料薄膜的两边,用铜钱压住,两两一对,也铺了过去,然后每隔八颗铜钱,在钱眼插下一支掺了七星草粉的蜡烛。
  
  小马看着地上这条奇怪的“路”,有点不放心的说道:“能行吗?”
  
  叶少阳道:“塑料是一种无法溶解的东西,加上几种法药熔炼之后,在法术界称作‘断物’,上隔天府,下分地狱,就算是接阴生婆也无法穿越。”
  
  小马道:“这么牛?那以后遇到鬼,只要用塑料袋把它套住,就出不来了?”
  
  “可以这么说,不过你得把封口扎紧到完全没有一丝缝隙才行。”
  
  “说了白说,塑料袋怎么可能没缝隙,没缝隙的话,鬼又怎么进去呢?”小马道。
  
  老郭得意的答道:“只有用法术才能做到,不然要我们法师干什么?”
  
  “就你,得了吧。”小马白了他一眼,想了想,问叶少阳:“古代没有塑料,你们需要用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断物又不止塑料一种,只是这东西最轻便好用,几十年下来,形成习惯了而已,古代自有古代的办法。”叶少阳摆了摆手,道:“你不要问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正事还没办完。”
  
  说完从背包里取出貔貅印,交给小马。“今天你负责捧印,待会等接阴生婆一旦脱离**,你就把貔貅印放下,镇住引魂道,用你的意念去控制,不管怎么样不能松手。”
  
  小马点点头,“等抓到它,你记得让我抽它一顿,给那些被它害死的母子报仇!”
  
  “放心吧,只要抓到它,你想怎么玩都行。”
  
  叶少阳把他赶到一边去,来到产房门外,听了一会,里面正在忙碌,手术应该开始了,于是画了一张血精符,贴在门楣上,将整个手术室封印住,只留了进门这一个出口,免得待会待会接阴生婆以为得手,穿墙溜掉。
  
  “时间不多了,要快!”叶少阳取出墨斗,丢给老郭,让他帮忙缠上红线,自己拿出配药的小碗,倒入朱砂、雄黄等几样常用的法药,然后取出一瓶黑狗血,倒进去搅拌起来,黑狗血一沾上别的法药,立刻沸腾起来,冒出一股腥臊的气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