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一百八十三章 绝不让你死3,茅山捉鬼人第183章 绝不让你死3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绝不让你死3
听见她的声音,叶少阳心中一疼。
  
  鬼差立刻怒道:“叶天师,你这是什么意思,她已经死了,你难道还想带她回去?”
  
  谢雨晴听了这话,当场愣住,看看鬼差,又看看叶少阳,喃喃道:“我……死了?”
  
  叶少阳叹了口气,道:“别怕,我想办法带你回去。”
  
  人死之后,魂魄一旦认识到自己死亡,会知晓天命,逐渐明白很多天地大道。谢雨晴想起自己惨死的经历,幽幽叹了口气,道:“没错,我是死了。”
  
  同时,她也明白了很多别的事情,抬起头,用一种绝望但是平静的目光看着叶少阳,涩涩一笑,“才几天没见,没想到就阴阳相隔了。少阳,你走吧,你虽然是天师,但也不能逆天改命,能在死后再看到你一眼,我很满足了。”
  
  叶少阳摆摆手,“别矫情了,老实呆着,等我带你回去!”
  
  谢雨晴一怔,眼中泛起一道希望之光,很快又黯淡下去,暗暗叹了口气,心想人的寿元乃是天定,自己寿元已尽,叶少阳虽然是天师,又能怎么样,难道他敢阻断六道轮回?不,这绝不可以!
  
  叶少阳把目光转向鬼差,说道:“劳驾差爷,帮我查一下她的寿元,要是真没了,我愿意过继三十年寿命给她!”
  
  谢雨晴闻言,当场怔住,冲他喊道:“叶少阳你胡说什么!”下一章节已更新
  
  鬼差也是一愣,道:“她是你什么人,你愿意为她过命?”
  
  “她是我朋友,又是为了给我办事而死,我必须带她回去。”
  
  鬼差一笑,说道:“既然你愿意过命,我也没话说,但我的职责就是抓她回去,你要是真想救她,去找判官说吧。”
  
  叶少阳想了想,道:“那我跟你一起去阴司。”
  
  “那就劳烦先生等几天,这方圆几十里,还有好几个人等我引魂,路途遥远,怕是三五天才能回去。”
  
  叶少阳一听就懵了,道:“三五天之后,尸体都臭了,她还怎么还阳?”
  
  鬼差道:“那我不管,任务不完成,我总不能把她单独一个送到阴间去。”
  
  叶少阳道:“所以我才让你行个方便,你把她交给我,我自己去阴间找判官过命,怎么样?”
  
  “这可不行,万一你私下送她还阳,我就麻烦了。”鬼差正了正色,指着叶少阳,喝道:“我陪你说这么多,很给你面子了,生死有命,分毫不差,你可别误了我引魂的点!速回了吧!”
  
  此路不通,只好用下策了。叶少阳压住火气,喊了一声小马的名字。
  
  一直以来,小马在一旁听他们对话,一边在默念叶少阳教给他的咒语,突然听到他叫自己,看过去,问道:“干啥?”
  
  叶少阳背过身,冲那鬼差努了努嘴。
  
  小马愣了一下,知道该自己出场了,想到对方是鬼差,还真有点怵,清了清嗓子,往前走了几步,看着鬼差,说道:“你……到底放人是不放?”话说出口,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鬼差眉头一皱,瞪着他,怒道:“嗯?”
  
  “呃……那什么,鬼差老爷,你把我朋友放了,我给你多烧点纸钱,怎么样?都是出来混的,有个差不多就行了不是,不然再给你烧一辆宝马,两个纸扎的美女?”小马决定先来软的。
  
  “放肆!”鬼差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挡本座引魂,当真不怕死么!”
  
  小马一听这话,火气真的被激了出来,卷起袖子,骂道:“你个老梆子,俗话说抬手不打笑脸,我好好跟你商量,你不干也就算了,骂我干什么?”
  
  鬼差大怒,喝斥道:“混蛋,放肆!”
  
  “还骂?你不要以为你长的丑就能出来吓人啊,你看看你黑的,你是烧窑的还是卖炭的?”
  
  小马心想,反正第一句也骂了,要死也不在乎多骂几句,干脆过过嘴瘾,将来也可以跟人吹牛自己骂过鬼差。
  
  想到这一点,小马兴奋起来,继续发挥:“你这人也是够了,你黑就黑吧,穿的衣服也这么黑,走夜路开车撞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真想一个雷给你炸到冰岛去,让你看看你有多黑,你”
  
  “够了!”鬼差怒吼一声,睁着两只充血通红的眼睛,望着小马。
  
  小马立刻向前走了一步,拍着胸口说道:“干啥,打我啊,来来,我给你打!”
  
  叶少阳感觉到鬼差身上,一股股能量正在蔓延而出,随时会爆发,立刻捏紧了七星龙泉剑的剑柄,做好了准备,然而,那鬼差却是逐渐压制住气焰,对着叶少阳冷哼了一声,道:“我知道这是你授意的,好你个叶天师,这笔帐,崔判官会亲自来跟你算的。”
  
  说完,用力拉动草绳,将谢雨晴拉的趔趄了一下,向前走去。
  
  谢雨晴回头,依依不舍的看着叶少阳,轻轻摇了摇头。
  
  “我走了,你不要想着救我了,你保重!”
  
  “我一定,带你回去!”叶少阳咬牙说道,举起七星龙泉剑,打算豁出一切,也要把她从鬼差手中抢回来。
  
  那鬼差似乎在发泄怒火,走两步就扯一下草绳,拉的谢雨晴站立不稳,摔倒在地,结果草绳也断了。鬼差又随手摘了一根草,编织成绳,绑住谢雨晴的手,牵着她往前走。
  
  “你个缩头乌龟……”小马还想追上去骂,叶少阳拦住他,锵的一声抽出宝剑,对着鬼差的后脑勺砍去。
  
  这一变故,令在场两鬼一人都惊呆了。小马惊道:“卧槽,真打啊!”
  
  鬼差一把抓住谢雨晴,人影一动,向后飞出几米远,瞪眼看着叶少阳,神情惊讶到了极点。
  
  “姓叶的,你居然敢跟鬼差动手!你不怕阴司怪罪下来!”
  
  “当然怕,”叶少阳把宝剑扛在肩上,歪着头,笑吟吟的看着他,“鬼差大人,你的勾魂索哪里去了,还有鬼牌呢,拿给我看看?”
  
  鬼差面色一变,阴沉沉的看着他,道:“你没资格看!”
  
  “装,接着装,”叶少阳感慨的摇了摇头,“要不是你用来引魂的树枝突然断了,你真就骗过我了,对于一个没修为的新鬼,你不用勾魂索,随便找一条草绳拴在她手上,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草绳断了之后,你宁愿费事现编一根,也不愿把勾魂索拿出来,这我就看不懂了。所以……”
  
  叶少阳把手伸进腰带,解下自己的勾魂索,凌空甩了一下,冷笑道:“因为,鬼差大人,你的勾魂索,在我这里?”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