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一百八十七章 冰蚕救主,茅山捉鬼人第187章 冰蚕救主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冰蚕救主
叶少阳说道:“很正常,人死之后,魂魄只要意识到死亡,会立刻明白一些天地大道,不过你现在还阳了,这些属于天机的事情,会自然从你脑海子中抹去,免得你泄露天机。”
  
  谢雨晴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警车直接开到覃小慧所在那家医院,谢雨晴带着大家来到住院楼,刚到楼梯口,就看到前面一片乱哄哄的,一群医生护士,神色激动的跑下来,最前面的一个年长者,一边下楼一边激动的说道:“这是医学史乃至生物学史上的奇迹,赶紧打电话给总院,不,给生物研究所……”
  
  叶少阳一行人上到二楼,看到有间病房外面守着很多警察,于是走过去,一个负责守卫的警员本想阻止他们,看到谢雨晴,当场愣住,喃喃道:“谢队,你没事啦?”
  
  “别废话,覃小姐呢?”
  
  “就在里面,可是……”那警察挠着头,“覃小姐情况好奇怪啊,浑身长出白毛来了。”
  
  众人一惊,走进病房,屋里只有一张病床,床上躺着一个人,浑身上下被一层白毛遮住。
  
  叶少阳来到病床前,俯身看下去,覆盖在她身上的白毛,薄而透明,一股股凉气,从覃小慧的身上冒出来,从上面看下去,这些“白毛”确实很像是从她身上长出来的,叶少阳心想,怪不得之前那几个医生如此激动,以为发现了什么反生物学的奇迹。
  
  实际上,叶少阳知道,这些都是冰蚕吐丝。
  
  覃小慧静静的躺在病床上,表情带着几分痛苦,叶少阳定睛看去,能见到一丝丝黑气,在她的皮肤上游走,被一根根蚕丝吸出来,化作淡淡的烟雾,不一会工夫,这蚕丝受不了腐蚀,融化消失,然后另一根蚕丝又冒出来……
  
  “小神棍,她现在怎么样?”谢雨晴在一旁紧张的问道。
  
  叶少阳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不要说话,然后摆摆手,把大家都领到门外,对谢雨晴道:“她正在用冰蚕清除体内的鬼气,这应该是一种白巫术,我不太懂,不过看这样子,应该没什么事,她需要的只是时间。你让人在这守着,除非她自己出来,任何人不能进去!”
  
  谢雨晴答应一声,叫来两个警员,守在房门两边,自己跟叶少阳等人一起,来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休息,等覃小慧好起来。
  
  “少阳哥,正好来医院了,你去处理一下腿上的伤口吧,我陪你去。”周静茹说着走上来,拉着叶少阳的手往电梯方向走去,叶少阳虽然觉得一点皮外伤没事,也人家心意在这,也不好拒绝,只好跟着去了。
  
  “小马哥,你腿脚上也有伤,也一起去上点药吧。”王平看着小马说道。
  
  “这点小伤算什么,我可没小叶子那么娇贵……”小马本想表现的汉子一点,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猥琐的念头,连忙改口,“去处理下也好,谁知道都踩过什么东西,万一感染了咋办。”
  
  站起来,走了两步,腿突然一软,“哎呦不行,脚疼。”
  
  “我扶你去吧。”王平善解人意的说道,走上来。
  
  “那……那就不好意思了啊,嘿嘿。”小马伸出肥肥的咸猪手,搭在王平的肩膀上,一瘸一拐的走向电梯,嘴里不断呻吟着,但表情却是无比的享受。
  
  用酒精洗了伤口,涂了点药水,叶少阳便再周静茹的陪同下,又回到住院楼,刚出电梯,就听到有人在大声争吵,抬头一看,一群穿白大褂的医生,跟一群警察正在对峙,争吵的双方是两帮人马的老大:谢雨晴和一个领导模样的老医生。
  
  叶少阳听了几句就明白了,老医生自称是这里的院长,要进去查看病人的情况,谢雨晴说什么也不让进。
  
  “警察了不起啊,这是我们医院,你们是不是不讲道理!”一个看上去也就一二十岁的小伙子,八成是个实习医生,说话很冲,估计是想给领导当个急先锋,不断推搡着面前的警察,嘴里还一边喊着:“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打人啊!”
  
  两个警察郁闷的不行,你自己往我们身上撞,还说我们打你,有这么贱的人没有?
  
  那年轻医生总算挤出一个空,回头谄媚的看着老医生:“院长,快进来,那个浑身长白毛的病人就在里面!”
  
  突然身子一弓,向后跌倒在地上,惨叫了一声,捂着肚子,对夹在两个警察中间的谢雨晴说道:“你你你打人!”
  
  “谁打你了,谁看见了?”谢雨晴摊着手,样子非常无辜,刚才她在三个人中间的缝隙里出拳,连摄像头都拍不到。
  
  那年轻医生吃了个哑巴亏,心里很不爽,上前跟谢雨晴理论,因为激动,发生了一点身体接触,谢雨晴很夸张的向后退了一步,吃惊的看着他,“你妨碍公务不说,居然袭警?”招呼两个手下,“拷上,带回去!”
  
  那小伙立刻慌神,躲到院长身后去。
  
  叶少阳在一旁看的直摇头,谢雨晴阴人的本事,他是不止一次见过,自己也深受过其害,这小年轻,跟她玩还嫩了点。
  
  医院的人知道被阴了,也是没办法,只能暗自责怪那小医生太冲动,但总不能眼看着他被人铐起来,于是院长上前求情,谢雨晴也卖了面子,但这些人的态度也不好再强势下去,开始用商量的语气,请求进去。
  
  谢雨晴不急不慢的应付着他们,没过多久,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所有人立刻停止说话,睁大眼睛朝站在门前的少女身上望去,除了神情稍微憔悴、面色过于苍白点,别的方面面没有任何异样。
  
  一身白毛,完全不见了。
  
  谢雨晴笑了笑,对那几个医生说道:“你们不是口口声声要为病人负责吗,现在人在这,来吧,检查一下她有什么问题?”
  
  院长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几个人,道:“怎么一回事?”
  
  那小医生走出来,愣愣的看着覃小慧,说道:“你身上长的白毛呢?”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