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一百八十八章 鬼差的真相,茅山捉鬼人第188章 鬼差的真相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鬼差的真相
“你身上才长白毛!”覃小慧瞪了他一眼,那小医生立刻挠了挠头,看了院长一眼,道:“这……”
  
  院长上前一步,看着覃小慧,道:“小姑娘,我们想要进一步检查你的情况。”
  
  “不用了,我出院。”覃小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向电梯,周静茹立刻上去扶着她。叶少阳等人也跟进电梯。
  
  老院长立刻急了,追到电梯口,“姑娘你现在情况不稳定,先别走啊,大不了我们免你治疗费……”
  
  覃小慧毫不犹豫关上电梯门,长出了一口气道:“神经啊,再不走就被当成小白鼠了……”
  
  离开医院,周静茹打电话叫来车,送覃小慧来到附近一家宾馆,叶少阳和谢雨晴也跟过去。周静茹很霸气的直接开了一间豪华套房,屋里装修的豪华程度,令叶少阳颤抖不已。
  
  大伙坐下之后,立刻有两个身材爆好、身穿旗袍肉丝的美女进来沏茶。
  
  叶少阳看着美女蹲下后露在外面的两条****,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咕咚……声音太大,引来大家鄙视的眼神,连那沏茶的美女也抬起头来,冲他笑了笑。
  
  叶少阳知道这种时候一定要稳住,不然就露馅了,于是大言不惭的说道:“你们看我干什么?我就是太渴了,看到茶水有点忍不住想喝。”
  
  谢雨晴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这种时候,居然没有小马的声音,叶少阳转头望去,没看到小马,也没看到王平,不由询问了一下这两人的下落,也算是换话题了。
  
  周静茹道:“我刚发短信问平姐了,他们两个在一起,喝咖啡去了。”
  
  卧槽,这么快就得手了?叶少阳有些不敢相信。
  
  不一会儿,功夫茶泡好,两个美女一起动手,为每个人倒上水,然后就被周静茹请出房间。
  
  叶少阳一直目送两个窈窕美女离开,身边突然响起谢雨晴揶揄的声音:“你不是渴了吗,喝水啊。”
  
  “喝,喝,太热了。”叶少阳狠狠瞪了她一眼,凑近说道,“我好歹也是你救命恩人吧,你不感恩就算了,不用老是来拆我的台吧。”
  
  谢雨晴挑了挑眉毛,道:“就是看不惯你对美女那种急色的样子,怎么了?”
  
  叶少阳立刻就怒了,心想这人也真是,你又不是我老婆,我看别的美女,关你啥事?
  
  “少阳哥,还是说正事吧,你们肯定有正事要说吧。”周静茹看不惯叶少阳跟谢雨晴咬耳朵,故意岔开话题。
  
  叶少阳干咳两声,目光落在覃小慧身上,上下打量她一会,说道:“小慧妹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鬼气已经除尽了,完全好了。”覃小慧抬起头,看着他,“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救到雨晴姐的?”
  
  叶少阳于是简单的把经过讲了一遍,覃小慧听完后,点点头,笑道:“对亏你听懂了西边-的意思,不然雨晴姐就完了。”
  
  叶少阳皱眉道:“你当时已经快昏迷了是吧?”
  
  “对,我跟那鬼差大战一场,当时我全身被鬼气侵透,我不是昏迷,而是自己关闭了三盏命灯,免得被鬼气侵入神识,那就彻底没救了。”
  
  叶少阳缓缓点头,说道:“不对呀,你当时已经失去感知,那你怎么知道鬼差抓住雨晴姐去西边了?”
  
  覃小慧笑了笑,“你难道没想过,为什么自己一剑就能把鬼差劈死?”
  
  “你把他打伤了!”叶少阳愣了一下,用力拍了拍脑门,自己怎么忘了这茬!覃小慧怎么说也是大巫仙家族的人,当年被那鬼差和树妖合力攻击,都能保证不死,法力肯定相当不弱。斗起法来,就算不是鬼差的对手,但也绝不会让它好过。
  
  果然,覃小慧点头说道:“我拼死给它下了一道噬魂咒,我当时被它打到三魂不定,鬼气入侵,它也好受不了多少,所以才会挟着她的鬼魂,一路逃走,并且抹去鬼气。
  
  我与咒灵之间,有一种本能的联系,我能感觉到它在一起向西走,所以才跟见到我的人说出那两个字,当时说出这两个字,已经是我的极限,我只好关闭神识,等待救援,还好你很快赶来了。”
  
  听她这么一说,之前一直存在叶少阳心中的很多谜题,都得到了解释,喃喃说道:“怪不得了,它修为大伤,仅剩的那点,只够它用来清除鬼气,没法带着雨晴姐一起穿山遁地……”
  
  谢雨晴听他们讨论自己的魂魄,有点怪怪的感觉,说道:“为什么呢?鬼魂穿墙什么的,不是很轻松吗?”
  
  “那是有修为的鬼,”叶少阳解释道,“像你这种刚死的没修为的鬼……”
  
  “你才是刚死的!我已经活了好不好!”谢雨晴不满的嗔道。
  
  “好吧,”叶少阳挠了挠头皮,“当时你刚死,体内浊气太多,身体太沉,除了隐身什么都不会。它当时已经重伤,没法带着你一起穿山遁地,所以只好走了平地。”
  
  谢雨晴缓缓点头,又皱眉问道:“那他为什么不放下我,自己逃走?而且,那附近有村庄和工地,也有不少人,为什么它一直不杀人,偏偏要对付我跟小慧?”
  
  “它没有自己逃走,我猜是心存侥幸,以为我不会这么快发现你死亡,更不会这么快找到它,你对它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质,只要把你制住,将来要挟我就好办了,它打的是这个主意。”
  
  叶少阳想了想,接着道:“它变做鬼差的模样,是为了以防万一,果然我一开始差点被它骗了。我当时就在纳闷,以它的修为,就算带着你,也一样可以走的很远,没必要跟我啰嗦那么多,但我当时注意力都在你身上,大意了。
  
  这货也是够够的,扮猪吃老虎,骗了我那么长时间,它以为只要你在她手中是一张王牌,以为我不敢动你。”
  
  谢雨晴听到这,斜眼看着他,有点不满的说道:“敢情人家猜错了是吧,实际上你根本不在乎我的安危,所以才那么冒险。”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