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一百八十九章 血蛊尸王,茅山捉鬼人第189章 血蛊尸王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血蛊尸王
叶少阳道:“那不是冒险,我又不知道他是在装,在那种局面下,我只能那么做,难道真让他带走你?况且,我有自信,我那一剑无论时机还是速度都是正好,只要小马不掉链子,我肯定就得了你。”
  
  “如果失败了呢?”
  
  叶少阳笑笑:“失败了,我肯定把他劈死,给你陪葬。”
  
  谢雨晴咕哝了一句:“我才不要他陪葬。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呢,那鬼差为什么不杀别人,专杀我们两个?”
  
  叶少阳想了想道:“这也是猜测,第一,它之前被我打伤了,一直在养伤,最近才恢复过来;第二,它的目的,是完成五鬼搬山阵,它不是那种凶残的恶鬼,没有杀人的必要,它冷静的很,知道杀个把人,对它根本没有好处,反而容易暴露自己,让我注意到它,从而耽误它自己的事情。”
  
  覃小慧听到这,说道:“没错,我调查过,它一直在七奶奶庙里呆着,把五鬼搬山阵各自积累的邪灵之气,通过阵法传送给七老妖,这才是它的主要任务,杀人是四个阴生之鬼的事情,它不需要杀人。”
  
  叶少阳一听,就知道她肯定知道不少事情,忙问:“你还没说你的经历,我听小茹说,你不是去调查金帅的下落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第一站会到七奶奶庙?”请,谢谢!
  
  覃小慧沉吟了一下,看着叶少阳,说道:“关于我追捕金帅的经过,我回头再告诉你吧,我已经找到了他,但是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抓不住他,所以我回来找你,跟我一起去找他……”
  
  听说他找到金帅的下落,叶少阳立刻激动起来,但有人比他还要激动,谢雨晴和周静茹同时问道:“他在哪?”
  
  覃小慧轻轻吐了口气,说道:“死人沟。”
  
  众人心中一寒,光是听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好地方。
  
  叶少阳沉声道:“死人沟,在什么地方?”
  
  “南疆,十万大山。”
  
  叶少阳皱起眉头,看着她,“你说的是云贵川三郡接壤的十万大山?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覃小慧道:“你救过我一命,所以我也不瞒你,这个金帅,也是我们大巫仙家族的后人,是我的叔叔辈,但他是一名血巫,一直被家族通缉,下落不明,我回到西川之后,调查了一番……过程就不说了,总之,我确定他已经逃进死人沟,躲了起来。”
  
  叶少阳想了想,覃小慧说的,的确符合逻辑:金帅一定知道自己成了石城警方的一大通缉犯,他还瞎了一只眼,连易容的本钱都没有,所以他唯一选择,就是往外地去逃。
  
  这一点,叶少阳自己也曾猜测过,不过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个金帅,会放弃这里的一切,穿越层层封堵,逃到十万大山那么遥远的地方。
  
  “你说的那个死人沟,是什么地方?他为什么要往哪里逃?”叶少阳问道,“还有,血巫是什么?”
  
  覃小慧目光转动,看了一眼谢雨晴和周静茹,叹了口气,道:“你们也不算外人了,我就直说了吧,你们也知道,苗疆巫术分为黑白两种,白巫重医,黑巫重蛊,但是叶少阳你弄错了一点,黑白二巫,本是同宗,苗疆巫术,救人也害人。
  
  每一个苗族家族里,都会有一两个黑巫师,他们学蛊术的目的不是害人,而是保护族人,不被别的宗族伤害,因为过去在苗疆,宗族之间为了抢领地和财物,爆发战斗是常有的事,蛊师虽然不能在战争中起到太大作用,但是有一定的震慑力。我这么说,你们能听懂吗?”
  
  叶少阳点头说道:“明白,就像一个国家的军备武装,本意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防止战争,可能永远都用不上,但是如果没有,别人就会欺负你。”
  
  覃小慧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我很高兴你能理解,因为很多人一听到蛊术,立刻想到是坏的东西,其实,就算在我们苗疆,只要不是为了战争,也很少会有人对别人使用蛊术。但是在我们苗疆,的确有一种蛊师,他们修炼的蛊术,叫做血巫术……
  
  血巫术无论是修炼还是施展的方法,都非常邪恶,经常会害人性命,所以我们大巫仙家族,几百年来一直打压血巫术,一旦发现有人修炼,那是肯定要处死的,所以血巫师非常的少,一般都躲在深山老林里修炼……”
  
  说到这,覃小慧喘了口气,端起茶碗抿了一小口。
  
  叶少阳等人听到最关键处,都非常的好奇,但是按捺着性子,等着她说下去。
  
  过了有一会,覃小慧才接着往下说:“关于血巫术,我不想说太具体的了,而且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到了现代社会,苗人的地盘也统一了,不再有战争,所以黑白巫师的数量都在减少,我们大巫仙家族,在几十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惨剧,到我这一辈,更是人丁稀少,融入社会,行踪也不再那么神秘。
  
  关于我自己的事,我就不多说了,我前面说那么多,想告诉你们的是,这个金帅,是我们大巫仙家族的叛徒,他修炼了血巫术,我们家族追查他很多年,就在几年前,确定他在石城,我跟表姐来这边上学的真实目的,就是寻找他的下落……”
  
  她抬起头,用略带歉意的目光看了叶少阳一眼,道:“对不起,之前我骗了你。”
  
  叶少阳笑了笑,道:“我刚救你出来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五鬼搬山阵?”
  
  覃小慧摇摇头,“我昏迷那么久,很多事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到西川之后,听我的族人说了不少事情,自己也调查了,现在能够确定,金帅已经到了十万大山,在一个叫死人沟的地方,跟几个血巫师一起,打算进行某种血祭的仪式……”
  
  叶少阳立刻紧张起来,问道:“什么仪式?”
  
  覃小慧深吸一口气,道:“复活血蛊尸王的仪式。”
  
  “血蛊……尸王?”叶少阳怔怔的看着她,这名字完全没听过,但是借用小马常说的一句话听上去好厉害。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