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尸神,茅山捉鬼人第216章 尸神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尸神
“这位先生,不可以呀!”司机从车上跑下来,但又畏惧那僵尸,不敢上前,在远处对着叶少阳作揖打拱,着急的说道:“先生,我们都知道你有些本事,但是尸神给面子,已经愿意离开,请先生千万不要得罪它,不然万一你不是对手,我们整车人都要遭殃啊。”
  
  听他说完,车上的人纷纷点头附和。那鬼尸看着叶少阳,僵硬的面皮上,甚至出现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叶少阳看到这一幕,不但没有感到愤怒,反而扑哧一声笑出来。“米粒之光,也放光华,就你,也该配称一个神-字?”
  
  鬼尸一怔,脸上现出迷茫的神色,他不理解叶少阳一点都不受刺激,哪里知道,自己连刺激他的资格都没有。不过他也不会想到这些,他现在就想把叶少阳撕碎,闷哼一声,双手握爪,冲着叶少阳扑了过去。
  
  叶少阳轻轻摇头,一个错步躲过攻击,钻到他身后,没等他转过身来,轻轻一掌,拍在他后脑勺上,立刻就听见“咔嚓”一声,一个完整的脑袋,顺着脸上的伤疤的轨迹,裂成了两半,一半掉在地上,另一半还顶在头上。
  
  脑袋瓜里,大脑还是完整的,好像肥肠一样的一大团,上面遍布着凝结了的血块。
  
  “呜呜……”鬼尸的口中,发出一串低沉的悲鸣,也顾不上攻击叶少阳了,蹲在地上,捡起被削掉的那半个脑壳,用力扣在自己的头上。请就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谢谢!
  
  结果没扣准,歪了一点,上沿卡在了自己的大脑上,用力挤压,结果脑浆迸裂,顺着头发和他的手流淌下来。
  
  这画面……直接让车里的很多人当场吐出来。
  
  叶少阳皱了皱眉,走过去,抬起左手,中指在尸体的鬼门上点了一下,往回一带,将一个人形的虚影拖了出来,原先的尸体,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众人定睛望去,那抹“虚影”的相貌与尸体一般无二,只是少了脑袋上的伤疤,显然,它就是那个僵尸的魂魄。
  
  轻轻一下,就把一直僵尸的鬼魂抓出来,这些人虽然不懂法术,但也看的出,面前这个年轻人的确是高人,不由肃然起敬。
  
  “**师,饶命,饶命咯。”鬼魂苦苦求饶。
  
  叶少阳冷笑道:“现在知道叫我**师了,你是哪里人,怎么死的,为什么要坐我们的车?”
  
  说完,将鬼魂从手中松开。
  
  鬼魂立刻伏在地上,呜呜哭着。“我、我叫金军,是前面丘海山金家寨的人,生前在蓉城一个工地上打工,因为跟一个工友闹矛盾,被他用铲子削死了,呜呜呜……他杀我的地方在树林里,我怕尸体被野兽吃掉,所以赶在鬼差来之前,控制自己的尸体,自己走了回来,想要落叶归根……”
  
  叶少阳听了直摇头,人都死了,怎么会有这么愚昧的思想,当下也懒得跟他再说什么,画了一张引魂符,对他说道:“趁着你在阳间呆的时间不长,赶紧去阴司报道,责罚也能少一点,你的尸体,放心我会送到你家里去。”
  
  金军老汉不惜违法阴司律法,也要附身在尸体上,为的就是送尸体回家,现在叶少阳答应为他代劳,不用自己亲自去,早点去阴司,也可以减轻一些责罚,当然求之不得。
  
  当下对叶少阳行了个跪拜礼,就地转了一圈,化作一道烟,附在了引魂符上,叶少阳松开手,灵符迎风飞起,逐渐消失。
  
  叶少阳呼出一口气,抬头看去,这才发现车内车外,所有人都在用一种震惊而敬畏的眼神看着自己,尤其是那个司机,抓耳挠腮,紧张的不像样子。
  
  “大、**师,我刚才多有得罪……”
  
  叶少阳指了指地上那具脑浆迸裂的尸体,道:“他的尸体,我看就交给你了,你负责送到他家里去,对你来说,也是一件阴德,怎么样?”
  
  “好说好说。我这车正好路过金家寨,我一定亲自送给他家人。”司机当即打开车上的行李架,抽出一张防水布,找了两个热心的乘客帮忙,把金军的尸体搬上去,小心裹好,然后塞到货架下面。
  
  大家相继回到车上,继续赶路。
  
  叶少阳不喜欢被人注目的感觉,于是和覃小慧、小马一起换到了后排去坐,那个学生还在打游戏,头也没抬一下,真是淡定的可以,令叶少阳好生佩服。
  
  开车之后,覃小慧主动告诉叶少阳,苗人尤其是这个地方的苗人,对身后之事非常看重,没有火葬,所以人死后,无论如何也要回家,最怕客死异乡。
  
  “不过,因为死后尸体不被人发现的情况极少,所以僵尸回门的情况,也不多见,”覃小慧道,“以前交通不好的时候,苗疆人为了让客死他乡的人回家,基本上都选择赶尸,宁愿麻烦一点,也绝不火葬了带回骨灰,这是一种习俗吧。”
  
  “所以,你才会无论如何也要找到你表姐的尸骨。”叶少阳压低声音说道。
  
  覃小慧点点头,“忘了告诉你,那天我跟小婷,用了一种……巫术,检查了那口水井里面的水,确定下面没有尸骨存在。”
  
  经她这么一提,叶少阳也想起这件事来,“这说明,你表姐不是死在那下面?”
  
  “不,她肯定是死在水井里,现在的情况只能说明,她的尸骨被人带走了。很可能是金帅干的。”
  
  停顿了一下,覃小慧接着道:“他不可能做无用的事,更不会好心将她掩埋,所以……他肯定是利用表姐的尸骨,做了什么不好的用途。”
  
  叶少阳一愣:“人骨能有什么用?”
  
  “有些高级的黑巫术,可以通过人骨来施展,”覃小慧叹了口气,道:“我现在不敢乱猜,等找到尸骨再说吧。”
  
  “你知道在哪?”
  
  “我猜测,人骨八成是被用在五鬼搬山阵中,既然四个阵法里都没有,那只有可能在最后一个阵法里。”
  
  叶少阳缓缓点头,认可她的说法。心中隐隐生出一种直觉,金帅肯定是把这副人骨,用在了什么可怕的巫术中,这最后一个阵法,破解起来肯定不会轻松。
  
  “对了,你刚才说到赶尸,那不是湘西的玩意吗?”叶少阳想到她之前的话,好奇的问道。
  
  覃小慧道:“只要是苗人聚集的地方,都有赶尸,只是现在交通方便了,基本上不用了。但是在一些车不能进的山区,还有一些特殊情况,还是会用到赶尸。”
  
  小马一听到这话题,立刻产生兴趣,说道:“赶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看过一些电视节目,揭秘说赶尸其实是背尸,不是真的吧?”
  
  覃小慧轻蔑一笑,刚要开口,突然一声巨响从车窗外传来,众人被声音吸引,一起转头看去,只见山崖下面的河流里,腾起了一道十几米高的水柱,缓缓落下。
  
  “有人炸鱼?”小马震惊说道,“这么大威力,不会用的是tnt吧?”
  
  覃小慧缓缓摇头,盯着窗外,喃喃说出三个字:“走蛟了!”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