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二十四章 扒皮蜂,茅山捉鬼人第224章 扒皮蜂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扒皮蜂
从他身边跑过的时候,叶少阳看到一条全身黑色的三角形的蛇,从他袖子里面钻出来,心想这大概就是他没来得及施展的手段。
  
  手一甩,打出三支五帝钱,将蛇头切断,流出一股腥臭的黑血,流在草丛里,植物立刻就枯萎了。
  
  叶少阳再向前飞奔,扑向第二个人……
  
  悬崖上方,汪婷和滕永清一口气跑到对应祭坛所在的上方,朝下方看去,一干血巫师排列整齐,跪拜在祭坛前面,金帅指挥几人,将四禽四畜宰杀后分别扔进不同的祭池里,八道血线,顺着血槽逐渐流向棺材中间,在三道玉环附近融合在一起。
  
  滕永清看着这一幕,纳闷道:“像那几只家禽,没有多少血啊,尤其是那鸽子,有用吗?”
  
  汪婷根据自己的猜测,解释道:“禽畜之血只是祭祀的一部分,而且是最不重要的组成,后面还有宠物之魂、仆人之眼……”
  
  没等她说完,就看见金帅亲自拿着一只方鼎,放在祭坛上,打开盖子,手伸进去,提出一只活蹦乱跳的东西,捧在手心,然后将一只火把凑了上去。正好等于为汪婷二人照亮,定睛看去,却是一只通体绿色的蟾蜍,身上长着数不清的红疙瘩,在火光下泛着一种阴冷的光,看上去就恶心的要命。
  
  “这是……血蟾蜍!”汪婷睁大眼睛说道,“五毒蛊灵!”
  
  “什么?”对这些蛊术方面的东西,滕永清也是很好奇。
  
  “蛇、蝎、蜈蚣、蟾蜍、毒蜥,选五种三年生的雄虫,关在药鼎里,让他们互相吃,剩的最后一个,不管是什么,都是五毒蛊灵,然后用人血喂养……”汪婷一拍脑门,道:“我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宠物之魂!”
  
  果然,金帅找人捧来一只芭蕉叶,上面铺满木屑,点燃后烘烤着血蟾蜍的身体,血蟾蜍耐不住热,不住挣扎,身上的血疙瘩一个个炸开,金帅手捧一只牛角,扣在血蟾蜍的脑袋上,一边用火烤它,一边念着听不懂的咒语,不多时,血蟾蜍两腿一瞪,死去了,一缕缕的黑气,离开身体,钻进牛角尖之中……
  
  “被抽魂了。”汪婷喃喃说道,“为了祭祀,他们连珍贵的五毒蛊灵都奉上了。”
  
  只见金帅手捧牛角,恭恭敬敬的放在三道玉环中间,然后,金帅来到那群黑袍人中间,随便点了一个,那人毫不犹豫的来到祭坛前,用一把匕首,插进自己的眼里……
  
  “天哪,仆人之眼!”
  
  “这些人,居然自愿献身,太可怕……”滕永清宣了一声佛号,再看过去,那群黑衣人正把之前用板车拉来的那个少年,抬到祭坛上,用绳索绑起来……
  
  汪婷立刻叫了一声:“他们要取仇人之心,我们得救这少年,不能让他死!”
  
  两人取出黑狗血,就准备往下砸的时候,那群黑衣人突然退回到原先的地方,重新跪拜下去,金帅也面朝祭坛跪拜起来,一起低声诵念着什么,一时半会看不到要结束的意思,看来在真正的活祭之前,还有一些繁琐的程序。
  
  就在这时,一个黑袍人跌跌撞撞的从谷口方向跑进来,凑到金帅面前,神色慌张的说了句什么,金帅立刻命令两个人守在祭坛旁边,其余人一起冲向谷口。
  
  “肯定是少阳哥他们进去了,我们赶过去帮忙吧!”汪婷说完,朝着谷口方向奔去,
  
  滕永清不解的问道:“怎么他们不抓紧时间把祭祀完成了,把血蛊尸王放出来,谁敌得过?”
  
  汪婷转头俯瞰了一眼那口棺材,那三道被鲜血滋润的玉环,缓缓的旋转着。上面的印记一点点亮起来,向上冒着血气。
  
  “他们肯定着急,但是我猜是机括还没打开,他们也没办法,只能等待。”
  
  山谷中,叶少阳一掌将一个黑袍人打飞,倒在地上之后,还想起来,后脑勺上立刻挨了一闷棍,昏死过去。
  
  “哼哼,什么血巫师,我让你能!”小马得意的摇着棍子,别人拼命,自己在后面补刀,这种感觉就是过瘾,还没有危险……抬头一看,黑压压一群人跑了过来,
  
  “你们小心了!”覃小慧大声提醒道,自己却不再前进,坐在地上,把之前用过的那口方鼎摆在面前,倒了一些奇怪的粉末进去,然后划破自己的大拇指,手指一掐,一串血线流进方鼎之中,然后盖上网罩,开始念咒。
  
  那边,金帅一看到叶少阳,大吃了一惊,“你、你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又看到后面不远处的覃小慧,神色更是惊慌不已。
  
  他哪里知道,覃小慧等人早就对他的行动了如指掌,还以为自己瞒住了所有人。但他立刻明白了一点,如今被覃小慧和叶少阳一起堵在这死人谷里,不是鱼死就是网破。
  
  “我来,给你送云笈天书啊。”叶少阳人畜无害的笑了笑,目光落在他瘪下去的那只眼睛上,“幸好你还有一只眼,不然我把天书给你,你也没办法看了。”
  
  小马也凑了个热闹,大声喊道:“独眼麻子,你们血巫师是不是没人了,选你这丑鬼当老大。”
  
  金帅被刺激的浑身颤抖,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但他还是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他知道近身战斗的话,这些人加在一起都未必是叶少阳的对手,于是命令三人立刻作法,其余人暂时向后退去。
  
  那三个人立刻双手交握,好像道术中结法印一样,口中念念有词,一股黑气,从三人的衣服下摆飞出,盘旋落地,汇聚在一处,形成了一只通体黑色的怪物:上半身是三只蛇头,脑袋两边,却长着一对巨大的钳子,尾巴高高翘起,尖端挺着一只手指头长短的尖刺,往下流着绿色的液体。
  
  “这是蛇蝎蛊!”覃小慧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千万小心!”
  
  言毕,捧起方鼎,用力对着网罩吹了一口,一大堆火星,从网罩飞出来,在空中立刻化成了无数只蜜蜂,朝着金帅等人飞去。
  
  “扒皮蜂,快退!”金帅大声惊叫起来。
  
  叶少阳一听愣住了,扒皮蜂,什么意思?蜜蜂怎么扒皮?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