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头蛇蝎,茅山捉鬼人第225章 3头蛇蝎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三头蛇蝎
金帅急忙命令大家后退,但那施法的三个黑衣人由于离得太近,还没来及后退,就被几只蜜蜂围住,令人惊叹的是,那是蜜蜂不是叮咬,而是用口器撕开人的皮肉,残忍的钻了进去。
  
  短短一分钟不到,那三个黑衣人已是遍体鳞伤,每一个体内都钻了上百只蜜蜂,在皮下游走,一张脸上,数不清的小鼓包,缓缓移动,有些移动到眼皮下面,钻出来,再从耳朵、鼻孔里再钻进去……
  
  整个场面,残忍和恶心到了极点,等于在用蜜蜂生生的扒皮。
  
  那三个黑袍人,倒在地上,翻来覆去,双手用力的扯着自己的皮肉,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
  
  叶少阳呆呆的看着这一幕,总算明白为什么叫“扒皮蜂”了。
  
  “小慧……”叶少阳回头朝覃小慧看去,“不要闹出人命。”
  
  覃小慧用手指轻轻叩击方鼎,那些蜜蜂立刻从三人体内钻出,飞到半空中,便化成黑灰,落在地上。
  
  叶少阳这才明白,原来这些蜜蜂也不是真实的生灵,而是一种蛊术。心中叹服,原来白巫师的蛊术,也是这么的神奇。
  
  那三个黑衣人,软软的倒在地上,没死,不过真是应了那句话:不死也脱层皮。
  
  这三人自从倒下之后,他们用黑气造出来的那只三头蛇蝎,也自动烟消云散了。
  
  金帅皱起眉头,继续命令更多人施法,又是两只三头蛇蝎被造了出来,朝叶少阳等人爬过去,叶少阳和覃小慧一人对付一只,只见那三只舌头,张嘴吐信,满口獠牙中,有黑色汽化的液体不断流出来,长着毒针的尾巴也跃跃欲试。
  
  叶少阳从来没对付过这玩意,一时间不知怎么下手,猛然间,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大叫:“你们小心啊!”
  
  抬头看去,两个黑乎乎的东西被扔下来。叶少阳怔了一下,猛然明白过来,黑狗血!
  
  立刻一把拉住覃小慧的手,急速后退,几秒钟后,只见两包血浆袋,准确的砸在那两只三头蛇蝎身上,砰的一声炸开,血浆喷射,就好像一道强酸淋过,将三头蛇蝎瞬间烧成一股黑烟,风一吹散去。
  
  金帅和他的那些血巫师手下,当场怔住,纷纷抬起头看去,却只看到越来多的血浆包丢下来,有几个黑衣人当场被砸中,被破了法身。
  
  金帅这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带着惊慌失措的血巫师们向后退去,那几个被血浆包砸中的,大脑有点发懵,退得慢了一点。
  
  叶少阳怕被黑狗血误伤,不敢上前,小马却是毫无顾忌,手提木棍,追上这几人,一通乱砸,当场就昏过去两个,有两个没昏过去的,也躺在地上直哼哼。
  
  有个家伙试图反抗,被小马用肩膀顶了一下,轻松撞飞出去,跌了个狗啃泥。
  
  “过瘾,太过瘾了!”小马嗷嗷大叫,“巫术什么的良辰不会,比肉搏,擦,良辰不介意陪你们玩玩!”
  
  “小心点,回来!”叶少阳赶紧把小马叫回来,他知道,这帮血巫师绝没有眼前看上去这么脆弱,只是被打了措手不及,才伤了几个人,一旦他们调整过来,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果然,在后退了一段距离之后,在金帅的指挥下,这帮家伙逐渐稳住阵脚,有几个血巫师开始作法,因为有很多人相隔,叶少阳也看不清具体经过,只看到几个人跪在地上,用手指在地上画着什么符号,接着一阵鬼哭之声,在死人沟里响彻,不断有各种形态的鬼魂,向着山顶方向飘去。
  
  “这是血巫术中的控魂术!”覃小慧立刻说道,“这些都是真的鬼魂,血巫师平时遇到鬼魂,都会拘起来,炼化成为自己的鬼仆,利用它们来战斗。”
  
  叶少阳咬着牙,缓缓点了点头,现在他总算明白,这帮人邪恶在什么地方了。光是擅自拘魂不放,这一点就是违反了天地大道。
  
  山顶上,突然惨叫连连,两边的人都抬头看去,只见一道佛光,在悬崖的边缘蔓延开来,不断有鬼魂被收进去,叶少阳一看便知,是滕永清在作法。
  
  不过飞升的鬼魂越来越多,到了应接不暇的地步,山顶上传来一声长叹,接着,一道金光射出,将一只试图靠近的鬼魂打得魂飞魄散,精魄在空中纷飞。
  
  一枚小小的东西,从空中落下,正好掉落在叶少阳身前,叶少阳特意看了一眼,是一枚菩提子。
  
  滕永清在用菩提子杀鬼。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佛家讲究慈悲,能超度鬼魂的情况下,绝不会选择杀鬼。他这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
  
  “以大和尚的法力,应该能挡得住,我们也上!”叶少阳说完,扬起勾魂索,向着对方冲去。
  
  金帅立刻分了几个人出来,对着叶少阳作法。几个血巫师一起咬破指尖,把血点在一块石头上,然后画了几个特别的符号,叶少阳突然感到双脚一紧,低头看去,却是被一双枯骨给抓住了,急忙用勾魂索抽断。
  
  这才看到,自己脚下多了一道裂缝,与死人谷的走向平行,从自己脚下一直向前延伸到远处。
  
  无数骷髅,从裂缝中爬出来,朝着叶少阳三人走来,有些腿断了,就在地上爬,有些脑袋不见了,依然能够前进……
  
  这次不用覃小慧解释,叶少阳也猜得到,这一定是对方用了什么巫术,把这些当年埋在地下的尸首都唤醒了,不过,从这些家伙头都掉了、依然可以行走和攻击这一点来看,血巫术的诡异与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虽然都是一群枯骨,多数还肢体不全,但是这些家伙的力道很大,叶少阳用勾魂索挡了一下袭击,结果被震得虎口发麻,为了速战速决,只好抽出七星龙泉剑,一路冲杀过去,金帅躲在一群黑衣人身后,双肩耸动,但是身体被挡住,也不看到他在干什么。
  
  突然,叶少阳看到那群黑袍人的衣摆扇动,定睛看去,立刻看到了一副令人头皮发麻的场面:
  
  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