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二十七章 撒豆成兵,茅山捉鬼人第227章 撒豆成兵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撒豆成兵
他突然站起来,转过身,朝着祭坛奔去,这时候他才看到叶少阳,身体顿时僵住。
  
  “你……”金帅步步后退,说道,“叶少阳,你不要逼人太甚。”
  
  叶少阳听了这话,几乎被气的笑起来。“金麻子,你居然敢说……我逼人太甚,要不是你特么的在我体内种下血蛊,我犯得着这么跋山涉水来找你吗?你以为我暗恋你啊,这么喜欢跟你捉迷藏?”
  
  金帅哼了一声道:“你是茅山天师,就算我不下蛊,让你知道我的计划,我不相信你不多管闲事,我给你下蛊,只是先下手为强。”
  
  叶少阳淡淡一笑,冲他努了努嘴,道:“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今天肯定跑不了了,来吧,有什么本事就使吧,我让你先出招。”
  
  金帅看了他一会,终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我不是你的对手,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为你解除血蛊,你放我走,怎么样,从今后咱们两不相欠,我保证绝不会再打你的主意。”
  
  叶少阳歪头看着他,“你是白痴吗,还是把我当白痴?你已经无路可逃了,我干什么要给你机会,杀了你,我一样取你的血……”
  
  “血”字说完,叶少阳锵的一声拔出了七星龙泉剑,一道紫色的能量,立即在周围荡漾起来。
  
  金帅心神一凛,眼中逐渐流露出决然之色,盯着叶少阳,冷冷说道:“那就只好拼个你死我活了……”最新章节已上传
  
  叶少阳点点头,道:“说的没错,你死,我活。”
  
  扬起宝剑,对着金帅一剑劈了下去,剑落下的虽然快,但金帅提前做了准备,侧身闪过,躲在了棺材背面,恰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叶少阳回头看去,是那些血巫师追了上来,顿时皱起眉头。他们来的,太不是时候!
  
  突然,头顶上落下一个东西,叶少阳本能的接住,一看,竟然是一枚菩提子!
  
  立刻向上瞟了一眼,看见了一束火把,插在悬崖边上,汪婷和滕永清并肩站在火光下面,两人手中,各自拎着一个书包,鼓得不能再鼓。
  
  这是干什么?
  
  叶少阳一瞬间陷入了迷茫。汪婷和滕永清的神色非常着急,汪婷空着的一只手,抓起火把,照向书包的下面。
  
  一的水,顺着书包的底部,流了下来。
  
  叶少阳猛然间明白过来,再往下一看,那几个黑袍人与汪婷二人的垂直距离,只剩下十米不到,这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机会!只要能拖住他们,哪怕十秒钟,就能够一举将他们解决!
  
  不过这些家伙都是人,自己那些道术对他们完全不起作用,有什么手段可以拖住他们?
  
  叶少阳灵光一现的想到了什么,手伸进腰带,摸出了一大把铜豆子,对着前方撒了过去,大部分都落在汪婷二人身下悬崖的正下方,那几个血巫师注意到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但是过了一会什么也没发生,于是放心的跑过去。
  
  小马提着木棍,紧跟在他们身后,由于角度的问题,他并不知道汪婷二人就在悬崖上方,不过对叶少阳刚才的行为,他看的一清二楚,心里大为不解:都到这个时候了,他怎么还用铜豆子这种基础法术?而且看上去毛用没有,难道小叶子激动的有点神志不清了?
  
  于是忍不住大声吼道:“小叶子,弄他们吧,快想办法啊!”
  
  叶少阳一怔,在人群的缝隙中,看到了小马,立刻朝他摆手,低声道:“走开,快走开!”
  
  “为什么要走开?”小马为了听的清楚,还往前追了几步。
  
  特么的,真是头猪,活该你倒霉了!叶少阳在心里骂了一声,已经没有时间再去管别的事了,双手结印,念起咒文:“阴阳伏平,御定三清,降妖除魔,神威敕定,八方鹰扬……撒豆成兵!!”
  
  双手向前推出去,下一秒钟,那些被血巫师们踩在脚下的铜豆子,在一瞬间爆裂开来,爆发出一道道金色的幻影,站立在山谷中间,好像真的像是天兵天将下凡一样,那些个血巫师哪里见过这场面,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法术,一个个当场站住,做出戒备的姿势。
  
  实际上,这的确是法术,只不过对人体无效,所以那些刀兵的幻影在原地游荡了一圈之后,化作金光散去。
  
  血巫师们松了一口气,迈步刚要动,突然之间,头顶上空传来一个女子愉悦的声音:“给你们洗澡啦!”
  
  大家一起抬头,只见一大片血水,从上面淋下来,心中刚产生躲避的念头,就感到头上一凉被那血水兜头淋了下来,因为血水很多,而大家之前被撒豆成兵吓唬,站的非常近,所以……很悲催的所有人身上或多或少都被淋了血水,甚至包括……小马。
  
  小马看他们停下,觉得机会来了,刚冲上去,把木棍举起来,没等落下,就被淋了一头……
  
  小马伸手抹了一把,又腥又臭,立刻骂起来:“擦,黑狗血!”但是立刻又欢喜起来,自己是牺牲了一个人,但是……对方全体血巫师都被黑狗血淋了,破了法身,暂时都成了普通人。
  
  “卧槽,春天来了啊!”小马大叫,举起木棍,跳起来对着一个血巫师的后脑勺狠狠抽下去,那家伙身子一软,当场休克。
  
  小马又接连出手,对旁边的血巫师下手。
  
  这帮家伙当时都还在发懵和沮丧之中,冷不防的被小马持械攻击,一时反应迟钝,而且这些人天天修炼蛊术,近身打斗的能力几乎为零,所以……很不幸的,十来个修为远超过一般蛊师的血巫师,成了小马这样一个普通人棍棒下面的牺牲品。
  
  有一个家伙被打的时候,情急之中,忘了自己被破法身这件事,还傻比比的对着小马的额头上点,口中喊道:“嗜血万蛊!”
  
  小马一棍子抽在他脑门上,“蛊,我让你蛊,我让你一头都是鼓!”
  
  一顿棍棒下去,把这个白胡长长、一看就有仙风道骨的血巫师打的上窜下跳,哀叫连连。
  
  小马制服一个,又去对付另一个,有三个想上来抓他,都被他撞飞,他手中又有冷兵器,以至于几分钟下去,居然一个人降服了十几个血巫师,除去被打昏的一两个,其余都被打的蹲在地上不敢动,谁动就是一棍子下去。
  
  叶少阳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卧槽,你太牛逼了!”
  
  小马得意洋洋的抬起头,突然怔住,指着叶少阳身后,“快快,阻止他!”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