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捉鬼人第二百二十八章 血貔貅,茅山捉鬼人第228章 血貔貅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茅山捉鬼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血貔貅
金帅趁叶少阳对付自己那些手下的同时,来到祭坛前,解开了那个少年身上的绳索,拖着他向棺材走去。
  
  叶少阳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把昏迷中的少年摆在棺材上,手拿着一把匕首,对着少年的胸口比划着。
  
  仇人之心!
  
  叶少阳虽不知道这少年的身份,但想也知道,金帅一定是想把他的心挖出来,当作仇人之心来祭祀。
  
  眼看这少年要被挖心,叶少阳扬起勾魂索,啪的一声抽在金帅脸上,将他打飞出去,然后命令小马赶紧上前,把这少年转移到安全地方,只要保护好他,今晚的祭祀就没办法完成。
  
  叶少阳顿时感到内心轻松了不少,一个金帅,实在翻不起什么大浪。
  
  金帅重新站起来,后退几步,目光极其怨毒的看着叶少阳,颤抖的说道:“你坏了我的好事!”
  
  叶少阳淡淡一笑,道:“所以呢?”
  
  金帅一狠心,居然干出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把右手的尾指塞进嘴里,嘎嘣一声咬断。
  
  叶少阳当场怔住,把自己手指咬断,这得多大的毅力才能做到?最重要的是……他到底要干什么?
  
  “少阳哥小心啊,他要施展血巫术了!”
  
  叶少阳回头一看,覃小慧正从后面跑过来,看到金帅的反常表现,也是一脸紧张,说道:“小拇指是血巫师的命指,把命指咬断,一身修为就废了,但可以施展出强大的禁忌巫术……”请,谢谢!
  
  叶少阳再看金帅,嘴里叼着咬断的手指,疼得满头大汗,却还强撑着,用一种怨毒而绝望的眼神望着叶少阳,然后……开始用力咀嚼断指,咬的嘎嘣响,一股血水顺着嘴边流下来,汇聚在下巴上。
  
  这幅画面,给人的感觉不是恶心和恐怖,而是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想到他用力嚼碎的是自己的手指,叶少阳便感到后背有一丝凉凉的。
  
  突然,金帅张开嘴,向外喷出一口咬碎的肉和骨头渣,然后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那堆碎肉落在草丛里,瞬间腐烂成一滩黑血,左右摇晃着,从中间倏然伸出一只手来,吓了大家一跳。
  
  那只手抓住黑血的边缘,慢慢爬上来,却是一只通体红色的动物,体型像狗,脸长的却像是猪,没有嘴唇,两排黑色的犬牙直接暴露出来,牙缝中流出一股股黑色的黏液,上面爬着很多又细又长的红色虫子。
  
  “这特么什么玩意!”叶少阳一边后退,一边并起双手,用右手的指甲,划破左手掌心,一共四笔,画成一个“爻”字。
  
  “这是貔貅,血貔貅!”覃小慧紧张的说道,“这东西喝风生灵,要速战速决,千万别让它吸太多空气!”
  
  果然,她话刚落音,血貔貅裂开两排獠牙,深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的颜色立刻变得深了一层。
  
  叶少阳一抬手,打出一把五帝钱,血貔貅立刻闪身躲避,不料叶少阳这一招只为封位,算准了他逃跑的方向,用最快速度冲了过去,血貔貅的反应也是极快,身体一拱,钻到叶少阳腋下,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叶少阳肩膀咬去。
  
  叶少阳扬起左手,一掌拍在它身上,掌心的爻字血符立刻激发,将其拍落,然后不给它逃走的机会,左掌一兜,捞住它的脖子,身体顺势一倒,压了下去,左掌按在它脑门上,殷红的血,从爻字血符的伤口里不断流出,接触到血貔貅的身体,立刻好像被火烧一样,发出噼啪的油爆声,白烟冒起。
  
  这是叶少阳听到覃小慧的话之后,采取的决断之计:用自己天师血,配合爻字血符的威力,争取在最短时间内灭杀这血貔貅,不给它任何增长灵力的机会,他从没想过见识这怪物吸气到最后,能强大到什么地步。
  
  血貔貅的身体,从上往下一点点化成了粘液,挣扎也变得越来越无力。金帅看到自己废了一身修为召唤出来的血貔貅,一点本事也没发挥出来,就被叶少阳斩杀,心中又惊又怒,不过这货也是有着足够的隐忍,趁着叶少阳对付血貔貅的工夫,立刻想到逃走,然而刚往谷口方向跑了几步,突然一个人影挡在面前,定睛一看,是覃小慧。
  
  覃小慧冷冷的看着他,说道:“背叛大巫仙家族的叛徒,还想跑吗?”
  
  金帅听了这话,冷冷一笑,“我是叛徒,但我起码是个人,不像你,连人都算不上了”
  
  “住口!”覃小慧一抬手,金钱镖飞出,从金帅脸颊上飞过,切下一块皮肉。
  
  金帅惨叫一声,捂着脸往回跑到祭坛旁边,覃小慧追上去,他就绕着圈跑,这货虽然修为丧失,但体能还是不错,覃小慧从右边追,他就往左跑,从左边追就往右跑,弄的好像捉迷藏似的,覃小慧累得气喘吁吁,却是抓不住他。
  
  那边,小马把那少年放好之后,立刻返回,寻思着自己能干点什么,看到叶少阳在费劲的灭杀血貔貅,刚要上去帮忙,叶少阳抬头训斥道:“别管我这边!它一会就不行了,你忘了我让你来干什么!”
  
  小马一怔,立刻想到自己的使命,屁颠屁颠的来到那口棺材前,看过去,祭池里的血已经流完了,三块玉环也不再旋转,从中间的孔洞里,不断向外冒出红色的血光,还有类似一个人的匀称的呼吸。
  
  血蛊尸王?
  
  小马脸上立刻露出猥琐的笑容,从腰上解下一包血袋,打开后全倒进了棺材上的孔洞里,立刻听到下面那个家伙“咕咚、咕咚”的喝着,还发出了一身舒服的呻吟,一袋倒完,小马憋住笑,又打开一袋倒下去,那东西喝了两口,突然停住。
  
  几秒钟之后,一声充满愤怒的吼叫声,从棺材里传出来:“嗷……”
  
  然后棺材盖被从下面砰砰的用力敲击着,黄铜做的棺材盖上,立刻起了好几个鼓包,但依然纹丝不动。
  
  通过这家伙的一系列行为,小马能感觉到它的愤怒,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最(醉)新樟节白度一下~篮、色書吧